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革時代的命

2019/12/22 — 15:13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Gay 礎建設】

運動已經走了半年,稍為降溫。好些人擔心步雨傘的後塵,無疾而終。於是千方百計要想出一些抗爭的行動,然後不斷吹風籲人參與,為抗爭「吊命」,勉強維持熱度。其實抗爭降溫的原因實在是太多,一來客觀地說堅持了半年,大家實在身心疲累,心靈壓抑得隨時崩潰,與此同時好像苦無出路,國際形勢在變但不能急於一時,和理非遊行似乎無實效,勇武抗爭亦到了樽頸,抗爭的成本經過幾何級數的遞增已經高得可怕,這是一個外貌年輕身穿黑衣就會被捕的時代。關鍵不在於行動本身,而是驅使我們繼續抗爭的意志。當我們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時候,究竟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香港、怎樣的時代,以致我們要革一場怎樣的命。如果過了半年,我們都只懂得「五大訴求」,然後對著清單比劃,想著如何在五個方格劃上剔號,抱歉這不是時代革命。

今日運動之所以走到樽頸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我們的視野只看見五大訴求,然後不斷思索甚麼手段或者方法可以達成五大訴求,經過香港人非常現實和功利的計算發現所有方法都「無用」,於是停下來望天打卦苦尋出路。二,人是情緒驅動的生物,當眼前盡是催淚白煙,子彈橫飛,示威者被毆打得血肉模糊,甚至來一條蒙面惡法,然後香港人的憤怒值終於儲滿了可以使用「大技:十八區開花」,當街頭抗爭的悲壯畫面稍為減少,大家的怒氣值就停住了。這個時候大家開始互相質疑,為甚麼那麼容易平息,「人很犯賤」云云,籲要保持憤怒,不忘記不罷休。這個時候大家氣人,也氣自己。

廣告

還原基本步,我想帶大家看一遍我眼中的香港,看清楚我們身處的時代,想清楚我們要革甚麼命。2016 年,梁天琦說時代革命的時候,香港還未到今日的場面,那他要革甚麼命?如果大家只是基於憤怒,基於警暴,基於林鄭,所以你才要起來,這只是一場普通的革命,一場放諸四海皆適用的反政府運動,裡面沒有「香港」,沒有「時代」,因為腐敗的高官殺紅了眼的軍警,得罪講句:周街都係。

香港最大的問題是很多人覺得香港沒有問題,或者我們從小到大都接受了「中環價值」,很多事情我們都習以為常,然後迷信著「香港是國際大都會」的神話。當大家眼中的香港那麼漂亮,革命個屁咩?或者大家覺得香港是 2019 年才突然崩壞,一下子無所適從。其實香港從來沒有正常過,從來沒有繁榮,我們該醒來了!

廣告

藍絲們有句打稻草人的弱智批評:「以前英國佬都冇民主架啦,唔見你嘈?」。雖然這句說話實在極之無聊,但內容卻十分正確。香港根本從來沒有民主,從來沒有自主權,從來沒有當家作主過。打從殖民地時代開始,香港人在香港已經沒有任何角色,所有的社會制度、經濟、政治、福利通通是大國的盤算和博弈,棋盤上有大英帝國、美國、中國共產黨、國民黨,偏偏沒有香港人的身影。所謂 80 年代經濟起飛,香港人開始擔個官職,也是英國的策略。到最後,香港前途談判,也沒有香港人的份。現實就是從開埠以來香港都是殖民地,以前是英殖,如今是中殖。

我們自以為法制很完善,舉世聞名。遂不知其實法制根本從來就任人玩弄,檢控權在律政司手上,律政司由特首委任,然後特首由中央委任。打從 97 開始,香港就是沒有法治。表面上司法獨立,可以上訴,可以司法覆核,但人大一個釋法權就可以推翻法院所有決定。司法界事後最多發個聲明,來個靜默遊行,軟弱無力得可怕。立法會更是荒謬絕倫,因為立法會是不能「立法」的,立法會基本上沒有創制權,議員議案是沒有約束力的,簡單來說是垃圾。至於私人議案,除了眾所周知要通過分組點票,更是「不得牽涉公共開支和政府體制」。最後只有政府有權提議案,議員只有否決權,沒有立法權。還未講完,行政長官可以拒簽立法會的議案,甚至解散立法會。這些都是書本沒有告訴你的,甚麼「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全是謊言,真實是「行政霸道,中共話事」。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大都會、購物天堂」教科書對香港的描述,與現實脫節得可怕。兩星期前,香港有 140 萬人活在貧窮線以下,是 140 萬!五份一的人口,生活在三餐不繼的生活,有些靠領取綜援為生,有些住在劏房,有些是無業遊民人生沒有目標,這樣的人超過 100 萬,你能想像嗎?香港堅尼系數全球最高,貧富懸殊最嚴重,全球樓價最高,特首人工全球三甲,工時全球最高,入息和生活指數比例最懸殊……很多大商家一秒幾千萬上落,一秒賺了我們九世累加的錢,這才是香港,很金融、很國際。香港的確是天堂,是有錢人的天堂,是其他人的地獄。香港說到底,就是數十個怪獸級集團的賺錢工具,港鐵、領匯、恒基、怡和、匯豐、長實……香港人不但沒有反抗的餘力,更是沒有想過反抗,反正地產霸權、貧富懸殊就是正常,就是常識。

香港打從一開始就是經濟發展至上,功利得令人窒息。從牙牙學語的時候,每一步也是想如何提升競爭力,如何取得多一點優勢,如何鋪排出名成利就的人生道路。甚至,我們填再多的海,建多高的樓,都沒有半點讓人追尋夢想的空間,多少人放棄了無數的美麗圖畫,餘下殘留的軀殼,成為城市運轉中毫無靈魂的配件-打風都要返工的奴隸。地產霸權,重商主義更是把人與人關係最後的連結都要奪去。人情小店,街坊鄰里,閒聊兩句,已成歷史。很多人說窮得只剩錢,其實更多人窮得連錢都沒有,我們真的一無所有。

再談環保、醫療、勞工待遇、交通、娛樂、新聞、房屋、藝術、文化……香港的問題根本就罄竹難書。還未提及來自中共的文化侵略:消滅廣東話、消滅本地文化、消滅香港人、消滅繁體字、消滅反抗意志。在此不逐一詳述,大家想想究竟我們身處一個怎樣的時代,怎樣的香港。

所謂時代革命,是我們認識到香港的沉淪,認識到時代的邪惡,於是我們必須起來,拯救自己。這不但要革政府的命,革制度的命,革社區的命,革關係的命,革文化的命,第一步我們首先要革自己的命。狠心地告訴自己:其實你從小就在謊言長大,你在收音機上所聽,電視機上所見,教科書上所寫的是時代給你的謊言,請撕開畫布,直視背後的黑暗。

然後,

我們一起,

革時代的命。

(作者自我簡介:連登巴打一名,毅然走到現實開拓工運戰線,閒時用文字敲響時代的喪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