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獨裁政府時代 以「報導指針」打壓記者報導內容

2020/8/12 — 11:12

作者製圖,圖片來源:電影《1987:逆權公民》截圖

作者製圖,圖片來源:電影《1987:逆權公民》截圖

進入八十年代全斗煥軍人獨裁體制的時代,政府為了更有效控制媒體,鉗制人民思想,便在文化宣傳部內設置了「宣傳調整室」的常設機構。

後來,在解除戒嚴以後,全斗煥便變本加厲,把原來掌控媒體的部門擴大,統一建立了稱為「文化公報部」的新部門,並透過「宣傳調整室」,幾乎每天都為各媒體制定報導方向,名為「報導指針」(보도지침),要求一眾報導都要按政府指引,才能公開報導。

但是,原來「宣傳調整室」只是個形式上的部門。當時,由總統祕書室下屬的政務首席祕書官下達指令,國家安全企劃部(現為「國家情報院」)、國軍保安司令部、警察情報局等,反而更明目張膽地向所有媒體進行威脅,其實他們才是真正在幕後管理新聞報導的掌舵人。

廣告

報導指針(全稱為「宣傳調整方針」)是文化宣傳部宣傳政策室為了保障政權安全,每天隱秘地四出左右各媒體,不論新聞的比重或報導價值、不論事件應否報道,就連報導方向和報導內容及形式,都作出了「可」、「不可」及「絕對不可」的指示。

微觀來看,例如文章引文的內容、在那個位置刊登、標題具體上要用上那些字詞、能不能配上照片,能配的話應用什麼照片,甚至連字體應該用大或小,突出還是內歛一點,有關部門都會對所有報導作細緻的控制。而在廣播方面,他們還採取了要求電視台新聞部先把晚間新聞的內容,發送到政務首席室和宣傳調整室,事先接受新聞的大小、排列與內容等審查,方可作公開播放。

廣告

例如在電影《逆權司機》中,當德國籍記者辛茲彼得(Hinzpeter)從東京飛抵漢城後,他曾相約一名韓國當地記者,在餐廳內見面。當時,該名記者便拿出筆記簿,上面寫著「報導指針」,提醒辛茲彼得,韓國當時軍人政權已下達了媒體報導指引,不但不能批評戒嚴軍,連一切與光州的報導都不能刊登,勸喻他撰寫報導要小心。

另外,在電影《1987:逆權公民》裡,發生了漢城大學學生朴鍾哲遭南營洞對共分室警員以水刑拷打致死一事後,當時的《東亞日報》編輯部報館的工作間,便有一塊大告示板,上面寫著「報導指針」— 「不可以報導有關漢城大學學生死亡事件」。後來,再不能噤若寒蟬的總編輯,便決定抹去告示板上的指引,勒令記者們都不再理會那些壓力,要把真相報導出來。

根據當時勇敢地把政權以「報導指針」向記者施壓一事,向公眾揭露的韓國日報記者金周彥所說,如果媒體違反報導方針,安企部、治安本部和警察署職員等國家安全機關人員,就會直接來到報館編輯局,恐嚇報社負責人指再犯便會要求報館關閉,不少時候甚至毆打和拷問與違反報導方針相關的媒體工作者。

威脅以外,當時全斗煥政權也會用紅包賄賂的方式,利誘記者跟從政府要求的報導方向,撰寫文章。例如 1986 年發生了富川警察署性拷問事件以後,政府當局便主動邀請了各媒體的社會部部長們去夜總會與溫泉等地免費享樂,甚至送去巨額賄款,要求媒體們不要報道權仁淑遭性拷問披露的內容,只集中報導她是受左傾親共勢力指使策劃行動的代表。

而透過金周彥記者公開的資料,原來從 1985 年 10 月至 1986 年 8 月期間,文化公報部曾向各媒體發出的「報道指針」,多達 584 條,足見當年政權對媒體打壓的力量之猛,有多嚴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