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疫情下香港

預防與治療並重,社會與病毒共存

西方國家近日有意放寬防疫限制,恢復國際交往,香港依然原地踏步,緊跟中國大陸的「清零政策」,以徹底消除病毒為己任。結果是兩面不討好。香港防疫門戶深嚴,難與西方國家同步解禁,但又無法滿足北京的要求,兩地通關依然遙遙無期。

一直以來,北京訴諸霹靂手段,由嚴密的隔離檢疫、全面甚或長期封城到大規模病毒檢測,以至安裝追蹤感染者程式,目的正是將新冠病毒趕盡殺絕。奈何病毒已向全球蔓延,中國亦無法完全切斷跟外界交往,加上病毒變種,國產疫苗抗疫力成疑,疫情在大陸始終禁之不絕。不過,當局始終不變應萬變,繼續現行政策,大有不滅病毒誓不罷休之氣慨。

北京堅定不移,其來有自,不等於香港可以或需要模仿。去年武漢爆發疫症以來,北京以滅火式措施應對,並且只靠國產疫苗,以證明單憑自己的方法,足可化險為夷,造福國民,更有助提升民族聲望,宣示國威。
同時,國產疫苗效用有限,過去的測試對象主要是非變種病毒感染者,但用來對付變種病毒Delta則欠缺數據支持,因此北京近年亦全力追趕,以mRNA科技(即復必泰所採用的方法)研發新疫苗,以補現有國產疫苗的不足,可惜至今仍未完成第三期臨床測試。故此,當局堅壁清野,嚴防變種病毒在大陸傳播,也算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再者,北京防疫從嚴,自有其政治考慮。一是如《經濟學人》所指出,來年二月舉辦冬季奧運會,不容疫情擾亂大事,也可順理成章限制外來人士到場參觀,以避免有人趁機示威抗議北京鎮壓新疆、香港。加上明年是北京政局五年一度的換屆之年,由三月開始的全國人大改選、國務院換班再到十月中共二十大召開,定出最高領導人,在在涉及中國高層人士去留,在此敏感季節,無論如何也要徹底控制疫情,免生枝節,正是中國政治的常識。

反觀香港,三方面都不一樣。防疫只涉及公共衛生及安全,講求成效,少有扯到民族尊嚴的問題。有「愛國」人士吹捧國產疫苗,但特區當局總算實事求是,一直提供德國製造的復必泰疫苗。至今近七成人口( 67% )接種疫苗,當中約七成人選擇復必泰,有助阻擋變種病毒 Delta 的傳播。

只要接種率再向上推,病毒傳播空間下降,加上西方日漸改善的治療方法,如採用抗病毒藥物(據稱可降低入院率九成),即可大大降低病毒對人體健康的破壞力,以至減低醫院的負荷。因此,只需保持全民的防疫抗體水平,如定期接種加強劑,同時集中資源,盡快檢出初患者,及時治療,香港大可以與西方國家看齊,將肆虐一時的大疫情貶為風土流行病,正如無須懼怕傷風感冒一樣,與病毒並存。

抗疫近兩年,香港人一直努力自救,加上疫苗之助,已構成有效的抗疫能力。待口服抗病毒藥物推出後,眼下的冠狀病毒雖然傳播速度比一般流感快兩、三倍,只要當局調整措施,預防與治療並重,大部份患者都無大礙,更享有更大的活動自由,根本無需堅壁清野,因為此舉既無法「清零」,更是擾民、侵擾私隱、有礙人身自由,以至無法恢復正常社會生活。

從政治看,中國大陸自有其盤算,不以香港人的意志為轉移,因此起碼到明年底才會安心通關。香港當局若要提早通關,看來只有移船就磡,全盤照搬大陸的防疫政策,包括建立統一管理的隔離檢疫中心(不再是酒店檢疫)丶更嚴密的人身追蹤系統(不只是安心出行)丶全民檢測徹查傳播鏈丶更頻繁更大規模封區以阻病毒蔓延等等。

這些措施不是沒有成效,而是必須沒有盡頭,效果才能永續下去,因為完全清除新冠病毒,和徹底消滅傷風感冒一樣不切實際,但又不能以應付傷風感冒的態度處理新病毒,結果沒完沒了,社會不斷開開停停,直到永遠。

更且,香港人處事務實,不尚空言,當病毒不能消滅,當然只能與其共存,又怎會捨易取難,無端端接受永恆輪廻的惡咒?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