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3/11 - 13:41

頭盔雖可恥但可能有用

照片由 P 先生提供

照片由 P 先生提供

發表報道和評論,均要準備面對質疑和 unfriend,這是起碼的道德操守,本來不值一提。但最近恐怕要一連兩次面對以上考驗,終究要戴上頭盔。

在下早有準備,報道警隊的內部張力,會被質疑為「漂白」,然而批評還是比想像中洶湧。

網上時或流傳「白警」的傳說,筆者確曾嘗試查證,但終究查無實據,時至今日筆者始終無緣訪問到一個「白警」。

廣告

筆者披露警察之間的張力,與所謂「白警」無關。因為在當晚將軍澳,警察之間的矛盾明顯到擺哂上檯,為過去所少見(PSHK 報道另見拙文留言)。

事實無關個人好惡,不過反映防暴警的行為過分到連警察也會看不過眼,但警隊只能用人情勸阻,沒有權力制衡和法律制裁。

筆者認為有勇氣辭職、有勇氣舉報同僚犯法、有勇氣拘捕犯法同僚,才可以稱呼為「白警」。


這回終於難堪地戴頭盔,乃因昨天探望政治犯,循例問「有咩想同出面嘅人講?」對方的期望包括「立法會過半」。

筆者不意對方會這樣說,向對方直言若由自己說出去會惹人疑竇,慘變「人血饅頭」,不得不反覆追問確認。

回程路上一直猶豫怎樣下筆,比如撇清地代交代自己沒有故意套問,是政治犯主動提及。但每念及此對自己好失望,因為這樣行文好肉酸。但筆者又清楚自己怕事,面對洶湧質疑到頭來還是會無奈澄清。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