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頭號梁粉」張震遠涉串謀詐騙證監會、欺詐財務公司 兩罪罪成

2020/7/17 — 9:37

商交所前主席張震遠

商交所前主席張震遠

 

【13:56 增寫求情及判辭內容】

前行政會議成員兼商品交易所前主席張震遠涉嫌於 2012 至 2013 年擔任商交所主席期間,串謀商交所時任財務總監蔡達英詐騙證監會,及財務公司,被控串謀詐騙及欺詐罪。張早前否認控罪受審,今日在區域法院被裁兩罪罪成,而蔡達英則早於 2018 年認罪。兩人將於 7 月 23 日判刑。

廣告

求情指張震遠犯案固執 信商交所有利香港

張震遠代表律師求情時指,張犯案是因為他固執,相信商交所的成立對香港有利,並堅持去做他認為對香港好的事直至最後一刻。張沒有從事件中賺取個人名利,反而落得破產下場。辯方強調張震遠曾擔仼不同公職,並呈交 11 封求情信以證張對公共服務有重大貢獻,當中包括現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及立法會議員石禮謙。此外,辯方重申,商交所的成員沒有因本案而蒙受損失,事件亦沒有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

廣告

蔡達英代表律師求情時則指,蔡早於 2018 年便認罪,並擔仼控方污點證人,指證張震遠,為檢控提供非常重要的協助。蔡犯案是基於他希望商交所能夠生存下去,而在他和商交所的僱傭合約到期前 12 個月,他均沒有收取仼何工資,因為他相信張震遠,亦有信心所有事情到最後都會好轉。

官:證據壓倒性地推翻張震遠說法

胡雅文法官在判詞中指,張震遠在案發時為商交所主席及控股股東,亦為賬户的授權簽名人,有權限使用所有賬户,而所有轉帳均要他的簽署授權。張震遠試圖表現出自己沒有接手,以及不知道或者毋需知道商交所的財務狀況細節,但是在法庭前的證據卻壓倒性地推翻其說法。

從證據可見,只有張震遠會知道賬户內的資金可以放多久、當中有多少要用來還款及何時還款。如果說張不知道商交所每週是否有足夠資金以滿足證監會要求,有關說法是難以置信的。法官相信,張震遠的首要工作,便是完全控制商交所財務。

判詞又指,證監會在早期放寬商交所的財務條件,並給予餘地。因此,張震遠相信證監會不會因為商交所的現金餘額經常不合規,而撤回商交所在香港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的認可,有關的說法在當時是合理的。但是,自 2012 年中旬,證監所對商交所的關注日增,要求商交所的披露條件及財證狀況必需合規,並給予商交所限期去達標。此外,證監會職員亦多次解釋財務狀況合規的重要性,張震遠不可能再有仼何誤會。張的辯解只是為了和其不誠實的手段劃清劃線。

財務總監早認罪 轉作污點證人

另外,案中另一被告蔡達英,早於 2018 年 11 月認罪,並擔任污點證人出庭指證張震遠。蔡早前透露,張曾經指示他不要向證監會披露有關空頭支票的事宜,或者要求他盡量令商交所的户口看起來達標等。法官指出,蔡達英的證供誠實可信,而且本案證供均顯示二人曾隱瞞或未有向證監會披露商交所真實的財務狀況,及向證監會提供或容許提供虛假的 / 誤導的資料。

法官裁定整件事件就是串謀詐騙,兩人是有共識地隱瞞證監會,而且手法涉及不誠實,目的是一致地誤導證監會,以使其不收回自動化交易服務授權。在本案中,若欠缺張震遠或蔡達英仼何一方均不可能成事,控方的證據充足,甚至超出足夠水平。

至於誘騙佳富達借出 3,000 萬元的控罪,法庭接納張震遠於 2013 年 4 月將公司股分扺押的聲明是真確無誤的。相關款項對商交所至關重要,因為當時距離證監會所設限期只有不足 2 星期,更是張到證監會匯報前一日,而張是有機會向財務公司透露財務問題。

被告張震遠(61歲),被以控串謀詐騙及欺詐罪。控罪指,張震遠於 2012 年 5 月至 2013 年 5 月期間,與時任財務總監蔡達英一同串謀詐騙證監會,即不誠實地向證監會隱瞞關於商交所財務狀況的重要資料,導致證監會沒有就給予商交所在香港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撤回認可;以及於 2013 年 4 月 12 日至 17 日,誘騙佳富達借出 3,000 萬元。

 

「頭號梁粉」助梁振英選特首 獲破例連仼市建局主席

現年 61 歲的張震遠,1993 年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兩年後擔任市區重建局前身的土地發展公司董事,2007 年成為市區重建局主席,2008 年成立商品交易所,並擔任主席。

張震遠於 2012 年放下手頭所有公職,全力協助梁振英競選特首,擔任競選辦主任,被稱為「頭號梁粉」。梁振英當選特首後,張震遠獲邀成為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並先後出任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策略發展委員會副主席等多項重要公職。2013 年 4 月,張震遠仼滿市建局主席,卻獲政府留仼主席兩年,打破擔任同一公職不超過六年的規矩,因而有「公職王」之稱。

案件編號:DCCC 718/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