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願榮光......

【文:呆呆】

出了地鐵閘口, 聽到遠遠傳來悠揚的香港主題曲, 心裡一熱,真的是香港主題曲, 久違啊!在這個穿黑色衣服會被搜查、戴黃色口罩不能進法院、 就是哼我們的主題曲也是違法的年代, 我正奇怪,到底是誰那麼勇敢竟然會在元朗國 busking 我們的主題曲?

我掏了掏錢包,卻發現手上只有一百塊。無論如何,都該放下一點錢,不爲什麽,僅僅是感謝它帶來的溫暖。走下電梯的時候,音樂卻戛然而止。拿著錢,我看到一位頭髪花白的老人家,穿著黑色T恤,正在收拾樂器。我左顧右盼,猶豫了一會兒,上前放下手中的紙幣。老人家熱乎乎的跟我說謝謝,還加上“加油啊!”我低著頭,完全沒有勇氣接上他的目光, 也沒力氣跟他說一聲加油!

我質問自己,爲什麽那麼羞愧呢?爲什麽連跟老人家說一聲加油、保重的勇氣也沒有呢?是因為把錢放下像在施捨他嗎? 不! 是錢太少不好意思嗎? 也不是! 是不好意思感謝他在此時此刻,有勇氣穿上黑色衣服來到元朗國演奏嗎? 也許吧!更多的是,像在買贖罪券, 一個無勇無謀的我, 在這個黑白顛倒的年代,在香港沉淪時,除了放下一點錢, 感謝同路人的溫暖,似乎, 我什麽也做不了! 在這片養育我多年的土地上,當她的人民正在受到殘暴的蹂躪時,我卻什麽也做不了!

在這個驕陽似火的六月,香港人卻感到陰風陣陣,頭頂烏雲密佈。在這個特別無力的六月,謝謝 6 月 17 日中午一點在元朗站地面演奏香港主題曲的伯伯,請原諒在那一刻連跟你說一聲加油的力量也沒有的我,謝謝你的音樂,提醒我,溫暖我,讓我知道,在這個城市,我並不孤單。

謝謝你,讓我知道,你在。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