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顛覆傳統邊界的六四燭光晚會

2020/6/5 — 17:06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文:沙鷗】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通過回憶,成為一種集體的抗爭,對北京六四天安門流血事件遺忘的抗爭。在過去三十年,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都能夠順利和平舉行,那是一個典型和理非的聚會。但當進入「六四」第三十一個年頭,在《港版國安法》殺到之時,表面上是因着抗疫的緣故,被警方反對集會,因而成為香港首次不能如常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背後具有一個重要的象徵意義,無形中敲響一國兩制已死的喪鐘。不過,正是在警方的反對下,卻反而帶來一個顛覆傳統的六四燭光晚會。

一.顛覆傳統大台的邊界

廣告

在過去三十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支聯會都在維園足球場內搭建一個大台,大台就是一個邊界,在大台四周都有糾察負責圍上邊界,在這邊界內只有記者才能靠近大台拍攝,大般參與集會的市民都在大會劃定的不同邊界內安靜地坐下。這個三十年不倒的大台,在今年終於消失了。支聯會的常委坐在維園足球場上,沒有大台,沒有全場廣播的音響設備,他們就像一些參與集會的普通市民,一起參與這個沒有大台的集會。數以萬計的市民在維園足球場內,或坐或站,完全沒有任何邊界攔阻,那是一次完全顛覆傳統大台的六四燭光晚會,反而是一次讓你感受到最自由的六四燭光晚會。每個在維園內的市民,都是平等的參與者,由不同的個人而形成一個集體,一起走出來宣示團結的抗爭意志,滙集為一次集體抗爭的六四燭光晚會。

二.顛覆傳統形式的邊界

廣告

在過去三十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大會都有一個較為固定的集會形式,包括燃點燭光、唱民運歌曲、獻花、播放民運人士的錄像、誦讀宣言和叫口號等,這些基本集會元素多年來幾乎沒有改變,形成一個傳統的集會形式。傳統有它的好處,但傳統也是一個無形的邊界,若沒有更新,便會與時代脫節,難免被年青人產生行禮如儀的之感。可是,今年因着沒有大台,即使大會仍然有傳統的集會程序,但在空曠的維園足球場上,在沒有大台廣播下,參與集會的市民乃完全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方式進行燭光集會,反而承接着去年反修例抗爭運動以來無大台的情況,成為一次顛覆傳統形式的六四燭光晚會,突破傳統集會形式的邊界。

三.顛覆傳統口號的邊界

在過去三十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大會負責人在大台上都會帶領台下市民,一起叫喊口號,如「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民運人士」及「建設民主中國」,今年嘗試加上「五大綱領,抗爭到底」、「反對國安法」和「反對以言入罪」等口號,但因着沒有大台,這些口號在維園上反而成數一小撮人叫喊的口號。在維園上市民此起彼落,卻自發性地叫出不同口號,從反修例抗爭運動所延續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到最新的港獨口號。但市民聲嘶力竭地叫喊的口號,就是「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民族自強、香港獨立」、「One Nation,One Hong Kong」、「香港人建國」等口號,這種公開宣傳港獨的口號,是從來沒有在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中出現過的,完全顛覆六四燭光晚會傳統口號的邊界。

四.顛覆抗爭運動的邊界

在今年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因着沒有傳統大台,沒有傳統的形式,沒有傳統的口號,在晚上約九時,維園上出現一群手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和「香港獨立」旗幟的黑衣青年,帶領着近千名市民,開始環繞維園足球遊行,並高呼不同的港獨口號,這種突如其來的自發性行動,反而成為整個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的高潮,甚至最後呼喊出「香港人革命」的最新口號 。由此反映出一個時代的傳變,對香港人來說,「六四」已不再停留在 8964 的字面意義上,「六四」已成為香港人面對暴力鎮壓而抗爭的標記,尤其是自去年在香港抗爭運動中經歷到「港版六四」,加上《港版國安法》的威脅,正在催生出一場香港獨立運動的革命,那是顛覆了香港抗爭運動中「五大訴求」的邊界,具諷刺性的是,那竟然是在今年警方反對下,不妥協而富顛覆性的香港抗爭者,在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所開拓的邊界。

(作者簡介:從事神學教育與研究的牧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