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類」黃色貨幣的可行方案與戰略價值(上)

2020/1/16 — 12:39

photo credit: torange.biz, CC BY 4.0

photo credit: torange.biz, CC BY 4.0

貨幣是一個經濟體運作暢順的要素,可以興邦,亦可喪邦。黃色貨幣鑒於法律及技術問題,幾乎不可能存在,退而求其次,應探討「類」黃色貨幣,對黃色經濟圈來說效用雖然打折,但也很可觀。

首先,黃色經濟圈的宗旨是什麼?黃店定義核心是什麼?幫助抗爭義士。更廣闊的說,是幫助抗爭運動。

要創造「類」黃色貨幣,我們不必執著傳統經濟理論對貨幣的定義,而應就其可行性及對抗爭運動是否有益為依歸,去創造我們的「類」黃色貨幣。筆者想到兩個可行方案,其一是前文提倡光時把禮品卡進化為「消費券」,這樣就類似貨幣了,執行細節請看前文〈光時,光榮引退之時,浴火重生之日〉,執行細節有部分涉及法例問題,前文若有缺漏則在本文末部補充,尤其關於《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

廣告

以下先集中討論黃色消費券的戰略價值。另一個方案另文再談。

所謂黃色消費券,是指大眾透過電子平台(例如光時)去購買消費券,給抗爭義士自行選擇任何一間加盟黃店消費,可以說是送飯券的進化版,買家亦可自用。送禮可透過平台與支援抗爭者的機構(例如星火、好鄰舍北區教會等)合作派發,亦可透過自用模式自行分派。這有多項好處:

廣告

廣泛性:送飯券的家長要為選擇什麼餐廳而頭痛,送「消費券」就不用煩了,而且可用於餐廳以外的消費,例如零售甚至服務等,壯大黃色經濟圈。

局部匿名性:以光時現在未進化的禮品卡為基礎,使用時認卡號不認人,雖然買入「消費券」需要使用信用卡,但店鋪及平台並不會知道「消費券」轉贈後的使用者身份,甚至不知曾否轉贈。

方便傳送:從TG或連登得悉手足有需要的家長,送飯券要親手交(怕郵寄曝露住址)或安排智能櫃locker交收,十分不便。消費券認卡號不認人,用 TG send一個卡號就搞掂了。(若遇騙徒,由於是匿名及沒有記帳,理論上贈送者可反悔並即刻使用卡號。)

支援抗爭多樣化:有上述三項好處,如果要支援其他類型的義工手足也就方便得多了。例如可否給他們一些消費券,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尤其給一些大型 TG channel 的admin?這樣,他們可以半職做 admin,半職另外上班。

局部去中心化:除了依賴星火,義士可在連登刊 TG account 求解燃眉之急,普通市民可在不透露雙方身份的情況下send消費券援助義士,。

低門檻黃店標準:凡加盟支持消費券平台,其實就等於支援及方便義士了,同時也變相多了一個宣傳渠道,而這一標準既客觀又容易核實。這樣黃色經濟圈更有包容性丶更易壯大。當然,如要進一步分深黃淺黃,可以兄弟爬山,其他黃藍店地圖仍有價值。至於扮黃問題,請看前文執行細節。

晴雨表:平台上買入及使用消費券的統計數據,可以看成黃色經濟圈的晴雨表。如果告急,平台亦自然會喊救命示警。

抗爭融入生活:我們可以定期買入若干消費券,提醒自己至少定期花費多少錢在黃色經濟圈,這樣就提醒自己生活/消費也毋忘抗爭。當然,這只是其中一條戰線,也不要荒廢其他。

且慢,有這麼多好處,難道政府不會打壓?

對,按照以上運作,政府最可能引用來打壓的,是 2016 年生效的《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如何避免誤墮法網?

首先,請看該條例的第2A條,有關儲值支付工具的定義(節錄):「……如某工具屬單用途儲值支付工具,則就本條例而言,該工具不屬儲值支付工具……」換句話說,如果消費券/禮品卡能夠直接到不同黃店當錢消費,就是無牌經營!當年的新地商場現金券,縱然千店聯手,也因顧慮此條例生效而煞停。相反,如果禮品卡只能購買該網上平台產品,該條例就不適用了。那豈非跟原本未進化的禮品卡完全一樣?名義上係,但這裡有一個變通辦法:在平台大賣黃店的團購套餐券及團購現金券!但現金券要無乜條款限制使用,讓黃絲手足在黃色經濟圈內用得方便;平台照出禮品卡,所以可用禮品卡在平台購買黃店現金券(須給予象徵式折扣,例如在平台用 100 元可買 101 元的現金券,避免觸犯上述法例)。

咪住,咁跟「類」黃色經濟貨幣有什麼關係?想像一下,如果所有黃店也在平台發售電子現金券,禮品卡的持有人,只要在踏入黃店之前,甚至 last minute 到撩牙埋單之前,上網用禮品卡買某黃店現金券,然後立即用來找數,那跟消費券有什麼大分別?當然,執行程序上多了一步,所以平台最好盡量簡化流程(例如個人化地把附近黃店或常去黃店的現金券放在選購首頁),另一方面盡量爭取黃店至少有一款現金券係接近零限制,不用限時限刻,但要有些象徵項目例如增加一元面值之類,以免墮入有關儲值支付工具的其他定義。

怕犯法?售賣自家店用的禮品卡及團購現金券皆為明顯合法之舉,莫非合併起來就會變成犯法?但戴個頭盔,該條例的第 4 條款訂明金管局可藉刊憲而把某系統定為「指定支付系統」(因而可引用其他條款對該系統作出限制、勒令暫停等等),其引用前提是該系統的正常運作對香港金融事關重要、或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事宜(條例另有定義)。一個使用第三方支付系統的網店,能否被夾硬稱為支付系統、甚至變成被管制的「指定支付系統」?筆者認為很難,但希望臥虎藏龍的讀者群有專家賜教以消疑慮。另外,萬一改法例來打壓呢?立法需時,至少有時間應對而避免犯法。最自由經濟體封鎖網店,豈不是攬炒頭條?

這概念同樣可以應用於新興的黃色網店如重光號、Yellow Point、瓹窿瓹罅 guruguruhk,還有 Hoko Guide 電子券平台,定位皆比光時清晰。對於黃色經濟圈,多一間網店唔多,但多了一個「類」黃色貨幣,卻是一個里程碑。「類」黃色貨幣的執行,需要有大眾信任的平台,而光時有一半收入來自禮品卡,也許是此刻最理想的執行者,但機會稍縱即逝,光時也需要改革其緩慢決策機制,否則其他黃色競爭者可迎頭趕上。

執筆之際,看到一篇談及黃色經濟圈的貨幣戰的文章,提出香港美元化的中期執行措施,需要建立黃色虛擬貨幣或美元版的八達通。但該文忽略了八達通不論美元港元,也需要儲值支付工具牌照。至於黃色虛擬貨幣及另一個「類」黃色貨幣的可行方案,下文再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