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颱風善後甩轆 再顯政府的局限性

2018/9/18 — 14:43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有一套政治理論認為,從政治效果上看,有效處理自然災害及危機,往往也是政府攞分,從而獲取更多民意支持的最佳機會。

對於一個缺乏制度公信力,因而長期處於民意支持弱勢的政府,就算不是刻意要利用這些機會來邀功,也總可以利用有效處理這些社會的共同危機以彰顯其行政能力及領導力。

不過,另外有一套政治理論也不能忽略。如果一個政府不是透過有效的政治爭逐過程來爭取民意的支持和授權,就算得以掌握權力,其施政也一定不會暢順。這樣的政府,或許也可以因為人民一時的危機感,或因為政權在一刻間有效處理了一些緊急的事故而得分,但始終都會因為權力脫離了民意的基礎而難免出錯,而出錯之後又會因為缺乏有效的民意機制可以懲罰這個政府,一錯再錯就更是無可避免了。

廣告

香港今天這個特區政府,正是陷於這一種制度陷阱之中。而香港市民也無可奈何因為這一種制度陷阱而一再承受苦果。近幾年,除了施政不得民心;大白象建設計劃不斷蠶食港人財富;一些急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例如住屋困難,成為政策中的「重中之重」這麼多年,但仍然未能有效處理;一些急需發展或改革的政策,例如醫療改革,長期討論而未能有效解決;近年,就連公共機構的管治也似有漸次崩潰的趨勢。

超強颱風山竹,吹襲之前引起香港社會廣泛的關注和憂慮,誰估得到真正的災難發生在山竹逐漸離開香港遠去之後。

廣告

要掛 10 號風球,早已是預計之內。天文監測的技術越來越精確,颱風未到,政府已經召開跨部門應變工作會議,這對於提高市民的警覺及對颱風的影響作期望管理都有一定的作用。政府這一次對颱風所作的防備及預警是值得肯定的。

可能正因如此,雖然這一次面對的是威力超強的颱風,其破壞力也確實相當大,但卻沒有造成重大的傷亡事故。能夠有這樣的效果,市民的配合也十分重要。有不少人透過網上的社交平台或手機程式互通消息,把不同地區的情況發放。在颱風吹襲期間,似乎也少了一些不合理的,可能影響個人安危的行為。因此特首林鄭月娥在星期一早上的記者會中說:「總的來說,防備工作卓有成效」。這個說法大致正確,雖然不完全是政府的功勞,但政府的領導作用也可是舉足輕重,不能抹煞的。

這一次處理山竹的風災,就算政府可以說「防備工作卓有成效」。這樣的卓有成效就算可以為政府取得分數,也只是曇花一現。颱風過後的跟進及善後工作,特區政府的離地及缺乏危機意識,在不足二十四小時之內便暴露無遺。結果是應該可以贏得的喝采在颱風警告信號還未完全消除之時便完全輸凸。

政府如果能夠警覺性高一點,在天文台改懸 8 號風球之後的星期日晚上,派出工作人員往各區看看颱風造成的破壞,便應該可以知道,希望在週一早上社會便會回復正常運作,是一個十分脫離現實的妄想。其實,類似的資訊一直充斥在網上的社交平台,政府沒有理由說掌握不到有關的情況。

如果政府不是那麼離地,應該不難明白,首要的工作是要減低交通運輸系統的流量,好讓相關機構及政府部門可以盡快處理在颱風過後造成的破壞,那特首在週一早上記者會中所說的另一點,「善後工作的目標是盡快回復正常運作」才有機會達致。

週一晨早六點多,天文台就算改懸 3 號風球,路面的情況根本沒有辦法保證社會能夠回復正常運作。香港主要兩條交通大動脈東鐵及西鐵,直到中午之前都是陷於半癱瘓的狀態,只能夠作極有限的運作。同樣道理,西鐵輕鐵也是如此。

港鐵公司應該清楚掌握鐵路網各個路段的情況。新界各區的公路及大小道路,都有大量倒下的樹木需要清理,根本就沒有辦法安全行車。在一些屋苑,就連為村民提供的接駁村巴服務也無法駛出村外,就算駛出了村外,也無法把乘客接載到公共交通網絡的接駁點。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說一句「由僱主及僱員彈性處理」,是不是有點過於敷衍塞責。個別的僱主能夠掌握的資訊,會比政府及公共交通機構多嗎?要人數眾多的僱員,在發現了路路不通之後,才再找僱主要求彈性處理,這真的是有效處理問題之道嗎?對於主要是住在市中心區的特首及高官,可能已經忘記了單是在新界,已經住了超過香港的一半人口。

政府真的沒有權這麼停工半天或一天嗎?所有政府在面對緊急事故及出現造成無法承受的危機處境,都有需要作出果斷的決定。這個回復正常社會運作的時間要多長,可能也是另一個判斷。但筆者親眼見到,在青山公路元朗路段,有市民與路過的駕駛人士主動合作,同心協力把攔路的樹木移往一邊,可見「盡快回復社會的正常運作」是不少市民的共同願望。

所有政府在面對緊急事故及出現造成無法承受的危機處境,都有需要作出果斷的決定。這個回復正常社會運作的時間要多長,可能也是另一個判斷。但筆者親眼見到,在青山公路元朗路段,有市民與路過的駕駛人士主動合作,同心協力把攔路的樹木移往一邊,可見「盡快回復社會的正常運作」是不少市民的共同願望。

除了我親眼見到的,網上廣泛流傳關於將軍澳及其他區的居民在社區中互相幫助、主動自發,協助清理災後亂象的例子還有很多。

這一種來自社群之間的能動性、互助、自發及自冶的精神及能力,充分反映了香港社會的成熟,也反映了社會在很多問題上,可以自己解決問題,只要政府創造的空間,政府的措施又不會拖社群的後腿。舉例說,如果政府首先宣布公務員如非緊急職務可以不用上班,也鼓勵不用上班的社會人士及不用上課的大專同學一同參與協助清理災後環境,相信因為交通造成的壓力不會那麼大,而災場的清理又會更快更有效率。

偏偏政府就只相信自己,死抱自己那種精英心態,可能根本抗拒這一種來自民間的自治能力及自發動員能力。說回頭,如果香港的權力階層相信香港市民的自發動員能力及自治能力,今天這個政府可能就是另一個政府,或起碼應該是另一個面貌了。

特首在記者會中只顧再一次呼籲僱主體諒,又說這一種體恤可能更有靈活性。特首及這裏的政府可能真的完全看不到香港社會成熟的一面,也可能根本不可能理解,政府的責任正是要讓社會的這種成熟及能動性可以得以發揮。一個精英心態不除的政府,一個不能接受市民透過政治歷程來授權及監察政府,看來很可能只會繼續是一個離地的政府。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