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杜嘉倫 Facebook 專頁

首名區議員因拒宣誓辭職 杜嘉倫:政權打壓無所不用其極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政府力推區議員宣誓,相關法例快將在立法會通過;元朗區議員杜嘉倫今(7 日)表明,因拒絕宣誓正式辭去議員職務,已遞交辭職信,月底生效,是民主派區議員中首名非因被捕入獄辭職的區議員。杜嘉倫接受《立場》訪問時指,過去一年區議會制度「爛到入心」,失去所有功能,加上政權紅線捉摸不定,法律條文可隨意演繹,違誓輕則失去職位,重則甚至會身陷囹圄,辭職是深思熟慮的決定,「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希望同路人互相尊重體諒各自的決定。

區議會制度「爛入心」

杜嘉倫在 2015 年區選,以傘後組織「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成員身份參選元朗錦綉花園選區勝出,結束新界社團聯會邱帶娣三十年議員生涯,2019 年他成功連任。杜嘉倫形容,經歷過兩屆區議會,感覺過去一年區議會完全失效,接連有議題被民政事務處抽起,民政專員「拉隊走人」等,最惡劣經歷是連議員發言,都在會議記綠中被刪去,成為「消失的檔案」,「我哋只係比橡皮圖章更差的物件,只能支持、贊成、不反對 ... 咁我點解仲要同佢玩呢個遊戲?」

區議會制度「爛入心」,他的辭職決定醞釀一段時間,亦經歷過掙扎,期間眼見政權用國安法清算民主派,被捕的人「未審先囚」大多不準保釋,還有人大落實「完善」選舉制度,政府強推區議員宣誓修例等,加上區議員宣誓修例,他形容是違規「僭建」出來的條例,「就好似打工仔,僱傭雙方立咗合約,都唔可以單方面改約,係無可能,係最差劣的處理方式,要啲執行緊職務嘅區議員,做啲本來無要求嘅嘢,去僭建條例。」

一件「小」事

杜嘉倫指,最後令他下定決心辭職的,是 3 月 12 日收到一份民政事務處的表格,要求他填寫去年 7 月,他的議辦用於民主派初選時的支出。類似表格他在去年九月也收過一次,當時他無填,另附一封電郵解釋,初選兩日完全無動用區議會資源,不認為要申報。他今次收到的表格,驟眼看與去年九月的大同小異,但附件就改動了一行字,在「聲明議員辦事處曾用於 2020 立法會換屆選舉民主派初選」中,加入了「曾用於 6 月 20 日的所謂罷工罷課公投」字眼。

他形容表格的改動「好鬼崇」,而其中加入的公投內容,他從未協助過,還有「所謂的」這字眼,「好古惑」。他不知道政府為何要將兩樣毫無關係的事連結,但感覺是「有無搞錯?陰險,陰濕」,一旦填寫就是聲明同時支持兩件事,「一方面想跣我、陰我,另一方面,我之前已經話咗同民政署無關,做乜嘢要 declare?」

杜嘉倫指,這件小事已可以看到港府如何無所不用其極想對付區議員,「我哋係小市民,無咁嘅精神、資源、力量,同你無盡對抗,一個恰眼瞓,就死㗎喇。」他當刻十分憤怒,難以預料政權日後還會有何手段,亦是在事後確切考慮盡快辭職,「我係咪繼續要喺個咁樣的環境裡面,去執行呢個公職,而條紅線根本唔知喺邊。」

「我只希望自己係一個完整嘅雞蛋」

有關區議員宣誓的修例,尚在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宣誓與否亦引發爭議,杜嘉倫承認,表態辭職後有受到其他區議員抨擊,但他不願詳談,只稱為此感難受。他強調辭職的決定不代表他人立場,宣誓與否決定都同樣困難,希望同路人不要互相指責,而是多體諒包容,「如果我們相信民主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決定都要自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點解要批評?」

他今日在 FB 上載短片向支持者道別(詳見另稿),杜嘉倫指片段內容都是真心話,正式宣布請辭後,不但沒有釋然,反而十分沉重,因體制毀爛,日後亦無法再為市民在制度裡發聲,不過他強調區議員生涯完結只是告別人生其中一個章節,日後會繼續在不同崗位服務香港人。

外間盛傳,政府通過修例後會「借誓 DQ」,違誓者更有可能被指觸犯國安法,負上刑責風險,杜嘉倫現時辭職,是否也想避開 DQ 和一連串潛在法律風險?「答就好簡單,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另一句說話係,高牆與雞蛋,我相信嗰隻雞蛋,都唔會刻意去將自己個殻打爛,都係希望自己係一個完整嘅雞蛋,咁我只係希望自己係一個完整嘅雞蛋。」

回顧自己的區議員生涯,62 歲的杜嘉倫稱,做區議員之前自己是個「每日返工放工」的 IT 人,對社會事上心但行動欠奉。做過兩屆區議員,他最開心見到社會的公民意識成形,個人日後去向他未有打算,但底線是會做一個人,「咩叫似返個人,公義公平公正公道。」

最後,身為基督徒的他,以聖經阿摩司書一段,寄語留守體制的人,「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