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一直力挽狂瀾

2020年,支聯會六四晚會被禁,市民遍地開花悼念。在沙田區,人們組成人鏈,手持燭光或手機燈,組成一條由大圍連綿至沙田的六四紀念燈鏈。(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曾經有一句話,6 月時分總會聽到:六四維園燭光,是一國兩制是否還存在的指標。終於來到這一天。是年 6 月 4 日,全世界將會看見此話非虛。

維園燭光零落時,支聯會六四展覽館被食環署「查牌」,謂沒有「公眾娛樂場牌照」;全港商場、食肆、商店、學校,常有民間組織搞展覽,幾時要攞牌?公權力選擇性執法、政治性執法,赤赤裸裸,手抓法律武器為所欲為,大步向一國一制靠攏。警方以疫情為名禁絕悼念六四,天安門母親往年艱辛在北京街頭點一支蠟燭也是「尋釁滋事」,今天北京香港終於睇齊,歡迎來到一國一制的康莊大道。

八九年春夏之交,香港人積極支持北京民主運動,除了因為受學生市民所感動,也是為香港、為自己。大家深明,沒有開明的中國,一切《基本法》民主承諾皆為夢幻泡影、一切都市浮華可以旦夕間消逝。坦克履帶輾過之後,記憶的傳承落到中國最後一塊自由土地之上;每年維園燭光,代表眾多灑過熱血倒在長安街頭默默無名的平民百姓,代表強權的鐵腕人民不會忘記,代表血腥鎮壓的體制休想脫罪。

香港人的良好願望,國家富強之餘,人能活得有尊嚴,不只享受吃喝玩樂的榮華富貴,而是享有憲法明文所寫至今還是白紙黑字的各種自由;每一個人都是值得尊重的個體,而非國家至上民族主義的小螺絲釘。

香港豈會保得住一隅樂土

近日內地網民熱話,由「躺平主義」爭論到新的「三孩政策」,反映這個體制如何視人民為國家機器小部件。內地網民發帖謂,站起來努力工作只會被割韭菜,人生既苦短,應「躺平」而活、低欲望低消費不結婚不生孩子不買樓;消極躺平,不玩你訂的遊戲,竟也被黨媒斥責「可恥」。人口增長停滯不前了,體制關心的是勞動力不夠、生產力無法繼續高速增長,於是三孩政策橫空出世,着眼點是國家生產力。

「結束一黨專政」今天成為敏感詞,其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沒有「一黨專政」四字,高呼結束或不結束,正常情況難言犯法。憲法中倒是有「人民民主專政」,更有時代意義。漢學家邁斯納在《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一書談到看似充滿矛盾的「人民民主專政」國策,其實就是「一方面,對人民實行民主,另一方面,對那些不屬於人民的人實行專政。」是否實行了民主現在變作定義問題,至於要專誰的政,開國初期就是「帝國主義的走狗」、「地主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國民黨反動派及其幫兇」,專政就是要剝奪這些集團和階級的民主權利。

「人民民主專政」的旗幟,至今依然漫天揮舞,「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仍然方便快捷,強力部門消滅公民組織,嚴打維權律師,富甲一方的大富豪都不能倖免,在內地,公然的對抗早已銷聲匿迹。為了保證經濟高速運轉,任何自由自主甚或消極對抗,都被視為不稱職的齒輪,阻慢機器運轉,罪大惡極。到近年,院校七不講、央視姓黨、軍隊姓黨、戰狼外交,一直在提示香港人,內地風雨如晦,香港又豈會保得住一隅樂土。

6 月,充滿了紀念的日子,六四之後,有 6.9、6.12、6.16。愛國者酷愛「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論,謂「黑暴」若不如此,中央不需出手云云。回望反修例運動之始,特區政府從來沒打算理會民意,沒有反思過自己民望低殘、沒有理會管治正當性趨近零、更縱容警察不受制衡;7.1當天棄守立法會,從沒介意讓危機繼續升溫。

6 月回眸,香港人一直在力挽狂瀾。大氣候之下,鐵腕鎮壓遲早要來,只待出手的時機。有人說,比想像中提早了;不,九七以來,我們享受了 24 年的悠長假期。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