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今年要看的一部電影】捍衛自由和真相:Official Secrets

2019/12/16 — 15:31

Official Secrets 劇照

Official Secrets 劇照

經過汗血和淚水交織的2019年,為大家介紹一部電影和一本書,電影是 “Official Secrets”(港譯《官謊真相》),書是“On Liberty”。在今天香港民主逆權運動狀況下,兩者都特別值得一看。

電影故事描述一位在英國情報部門GCHQ工作的員工Katharine Gun在2003年洩露官方機密,後來被英國政府檢控的故事。她所洩露的機密,是美國國安機構要求英國情報機關合作,監聽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國代表的通話,以圖影響他們在安理會投票,以支持英美出兵攻打伊拉克的侯賽因。美國這樣做法,政治上不道德,法律上很可能不合法。

電影來說不算是劇力萬鈞,可算是平淡簡單地敘述整個一年多發生的事,除了近年走上演技路線的Keira Knightley,還有飾演逆權大狀的英國演技派 Ralph Fiennes (“The English Patient”)。

廣告

我看這片時感覺可以分三部分、三階段來看。第一是洩密者,就是主角本身,她雖然在情報部門工作,但這本不應是一項政治立場的工作,是否為了「忠誠」兩個字,就要放棄一切做人原則,明知是謊言都要為政府和當權者隱瞞?

從這個角度看,問題應該不是洩密者為什麼洩密,反而是能洩密者為什麼不洩密?今天香港政府處處要求高級公務員表忠,如果我是一個香港公務員,這會是令我每晚睡不着的問題。

廣告

問題於是變成,什麼是『機密』?如果機密涉及謊言或這根本是不合法的行為,該保密者應該如何自處?法律上對一些政府工作的人員的絕對保密要求,例如英國的《官方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 1989”)又是否合理?

第二個部分關注的是傳媒的角色。片中主角把機密文件複製後,文件輾轉落在記者手上,記者還要突破重重難關,包括挑戰所屬報章的立場、核實查證內容真確性,和面對政府的抹黑,施壓指其報導為「假消息」,而記者和媒體本身為報導真相也要冒上法律風險。然而,社會如果沒有自由和以真相為本,而非為權貴服務的傳媒,不可能算是文明或民主。

最後第三部分就是維權律師。即使在民主國家,也有惡法的存在,雖有保護洩密者的法律,不過如果涉及所謂「國家機密」,那就神仙難保了。律師為本案洩密者辯護的理據,首先在於她希望保護和阻止因為政府的「假消息」(即所謂薩達姆擁有但始終找不到的大殺傷力武器的指控)而引發的戰爭的生靈塗炭這良好動機,而為了證明當中涉及英國政府在美國政府的壓力下改變立場,律師要求英國政府向法庭提供官方內部文件,而政府為避免尷尬和引發更大的政治代價,結果取消了檢控。

如此狀況,如同英國23條風波。香港人應該思考,香港沒有檔案法和公開資料法,以令政府一切行事決策都係留有正式記錄,和有渠道要求政府作公開,亦沒有對洩密者保障權利的法律。試問若先立23條的國家安全法,政府的濫權和侵害市民的基本人權,豈不是絕對沒有任何保障?這就是本片給我上了的一課。

片中主角被控洩密,幾乎等同叛國,英國政府隨之對他和她的丈夫進行各種迫害,但電影透過無論是洩密者、傳媒或是律師所帶出的訊息是,愛國不只是忠誠於政府或者當時主政的政權,而是忠誠所有的人民,這才是真正和最崇高的愛國情操。反而,當權者經常誤導人民的,就是愛國等於愛政府,支持政府甚至是執政黨所做的一切。

我相信,如果有藍絲看這部電影,也許都會看得很開心。因為他們可以揶揄,即使民主國家都會有這樣的政府講大話和迫害人民的行徑,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都是『大話精』。藍絲們認為的,就是人家犯的錯,我們也可以犯,甚至犯得更多、更大、更錯。

但文明人應該看到的,是這些不公義事情發生在一個有民主國家,有相對充分的法律保障,有自由的新聞媒體,真相也許還可以公開,人民在強權下的權利,也許還有些機會得到保障。然而,如果是在一個以上所有條件都不存在的國家,例如中國,揭發「官謊」的結果,肯定是一個又一個的黑暗冤案。這是香港人為何仍要全力反抗的原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