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心不死 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們並肩前行奪回香港

2019/8/19 — 16:17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香港人 心不死
堅持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我們並肩前行 奪回香港

  1. 徹底撤回逃犯條例
  2. 撤回 612 暴動定性
  3. 必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
  4. 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包括 612 暴力清場、721 警黑合流、811 血腥鎮壓
  5. 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2019年,我二十七歲,我是趙柱幫,一個生長於基層家庭、住公屋、讀普通中小學的年青人;我同時是一位沙田區議員及大專的社工系學生。

2014年,經歷雨傘運動,當時深受戴耀廷教授提出的和平佔中的政治啟蒙,亦參與雨傘運動後深受影響,簡稱政治覺醒。

廣告

2015年,因參與雨傘運動後而萌生參選區議會,實踐將民主散落社區的信念,改變香港由改善社區開始。

2016年,我當選時二十三歲。

廣告

七一四沙田反送中大遊行,因為耗費大量精力協助網民申請及籌備,當晚整個新城市廣場浴血打鬥場面,對我個人實在衝擊太大,然後心情低落抑鬱了十數天。

我屋企人、好多朋友、街坊及義工都同我講同一番的說話。

「阿幫,算啦,你比心機做好社區、服務街坊就已經好足夠!今時今日的政治制度及社會環境,你年尾可以守住個社區,保住區議會的議席已經好好!」

講真,我的確喜歡簡單無爭的服務社區及街坊,重視鄰里之情,建立社區的歸屬感及互助互愛,期望團體居民,促進社區參與,達至民主化社區。

說實,我不太樂於參於近兩個月來的極為密集的遊行、集會、示威及抗爭竹動,身心俱疲。其實,每次我都會同自己及戰友講,究竟點做先有用?運動不斷落去,民意會點?最後大家會唔會死?香港的未來會變成點?

良心話比我知,無論香港人係何等失望及灰心,大家可以去休息及抽離;休息過後重新上路,但絕對不能放棄及絕望。

進入八月,大部份社會名流、大學校長、政治及社運代表均開始呼籲群眾及政府先接受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及元朗暴力事件,重拾市民對警隊及政府的信心,以平息民憤及緩和警民衝突。

但我想表達的是,我們必須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因為 1-4 項的訴求,如果林鄭政權及保皇黨聆聽民意,本在 6 月 9 日宣佈撤回惡法,1-4 項就不該存在,因此達成 1-4 項的訴求,根本沒有任何勝利及對香港社會及政治制度,達至任何的進程及改變,更犧牲了數位年青人的性命、無盡的血汗及心力。

我們在反送中的抗爭路上,必須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特別是第 項,全面落實雙普選,必須達成有明確及加快香港社會的民主進程,否則一切亦徒勞無功。

我深信沒有香港人樂見人民鬥人民的畫面,年青人鬥警察、年青人鬥黑社會,眼見不斷犧牲的雞蛋,奮不顧身的撼動由警隊保護的政權高牆。

不斷的抗爭衝擊,換來不斷的強烈譴責。

警民衝突愈演愈烈,每塊磚頭換來無盡的開槍還擊,抗爭者已經對催淚彈無所畏懼。

年青人更將自由與生命奉獻,抗爭的多、衝擊的多,換來的是受傷的多、被捕的更多。

香港人好清楚知道年青人在追求的是甚麼,大家追求的是一個民主自由公平公義的社會及政治制度,不再是官商鄉警黑、政府及中資利益輸送、港式地產霸權、紅色中資壟斷、新移民換血、社區的統戰滲透、收地迫遷迫拆、倒錢式明日大嶼,耗盡香港人辛苦經營的幾代的成就,將香港拱手相讓給中國大陸。

然而,政府不斷的政治打壓、DQ 參選人及已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巨大的白色恐怖籠罩著社會,小市民噤若寒蟬,敢怒不敢言。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指,「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意思並非挑戰一國及顛覆國家,而是代表反暴反黑,以及確保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兌現。

近兩個月來的抗爭,的確將警權過大、包庇鄉黑的問題表露無遺。1997 年的前後,市民對於脫英歸中兩極化,97 後大量香港人移居海外,原因不用詳述。回歸時,選擇留港生活的,一是基層市民,二是知識的愛國份子,對中國抱有民主化的希望,更期待由香港民主社會的聲音改變中國大陸的政權。

回歸後二十二年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其實早已蕩然無存,更遑論是落實廢除功能組別、全面普選立法會、一人一票公民提名的特首選舉?

過去,政府於官地被鄉黑非法霸佔、社會貧富懸殊不斷加劇、政府問責官員貪污腐敗、高官收受利益、經營劏房、囤田僭建、港式劏房非法營運、地產樓價高企、居住及生活人口密度過高、政府工程偷工減料、公屋鉛水事件、空氣及海洋污染、等等的不義事情,實在罄竹難書,但政府卻視若無睹,無人問責。

如此眾多的社會問題及爭議,最嚴重的是貧富懸殊嚴重、堅尼系數極高去到 0.539。其實香港早已成為已發達經濟體中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區。

堅尼系數可參考的是通常把 0.4 作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線」,超過這條「警戒線」時,貧富兩極的分化較為容易引起社會階層的對立從而導致社會動盪。

在這樣的政治及社會環境下,單靠著中國大陸的紅色資本不斷湧入香港,政府的不斷維穩及中國大陸的地區統戰滲透,亦靠著香港過去建立的社會制度及香港人的公民質素,這不義政權卻安穩地管治了二十二年。

沒有民意授權代表的特首,沒有公平選舉制度的的立法會,試問如何聆聽民意?如何改善施政?如何承擔問責?

實現雙普選,應是香港社會的可行出路。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確是每個人的解讀也不同。
在我言而,我期望香港可以變成一個完全民主化的社會,包括落實廢除功能組別、全面普選立法會、一人一票的公民提名的特首選舉。

但現實地想,在中共的鐵腕極權統治下,真的有可能實現香港全面的民主社會及政制?

其實大部份香港人亦心裡有數,部份中老年人選擇安身認命,而大部份年青人則勇於以自由及生命去改變未來,這就是不同年齡層彼此之間的最大矛盾。

沒有一個公民提名及普選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沒有公平公義的立法會選舉制度,甚麼三權分立、行政(政府無能)、立法(不義議會)、司法(政治檢控),甚麼香港法治制度是重要基石、有險可守?一切都淪為空談。

這次的運動失敗,政權將會繼續加劇及更全面的政治打壓和清算,白色恐怖的噤聲無日無之,整個公民社會及反對派的抗爭聲音將會沉寂,或者會是 2014 的雨傘運動到 2019 年的反送中運動,也相隔了五年。

未來的日子,更甚是沉寂十年,香港的民主進程不進則退,政府施政加快中港融合同利益輸送,公民社會加速倒退;人口及意識形態,透過不斷的滲透和換血,加以赤化。

香港人的現在,的確如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先生所言的「三民主義」,香港人將要三擇其一,順民、暴民或是移民。

香港的未來,始終屬於我們這一代的年青人及下一代的孩子,年青人都不甘心放棄香港這個家,用盡一切可行方法,將其改革!所以香港人就算何等失望及痛心,懇求堅持到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