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成日問有咩可以做,但話畀你聽,難道你就會做咩?

2019/4/27 — 19:34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

【文:箍媽芒】

香港人乃實用主義者,凡事講求利益和實用性,要有結果。從衣著便可窺探一 二。 每當人身在外國,總不難辦認出香港人,因為只有香港人會「周身名牌」,不論配搭,把一堆 Nike、Adidas,The North Face 等穿上身,再背上一個功能齊全的背囊。 無他,就是要實用。

香港人的政治生活亦如是,當大型的佔領運動失敗,立法會失去分組點票過半數、一地兩檢被通過,因為搏了老命後沒有明顯實效,共產黨沒有倒台,習總反倒稱了帝,公民社會便一蹶不振 。近日佔中九子有四人因當年公民抗命入獄,重溫當年記憶,按理應再喚醒當年初衷,但結果證實大家仍處非常消極和麻木的狀態,深信「無得搞」,「做乜都無用」,最好坐在家等待世界末日。

廣告

很多人說現在香港是死局,就連當初決定不到美國,留在香港的林榮基都走了, 只會不斷問別人有什麼工作可以做。其實筆者百思不得其解,可以做的事實在太多!綜合最近發生的事,希望集合成幾點和大家分享:

1.  我們仍在決定雨傘運動之成敗:

廣告

如前學生領袖鍾耀華所言,運動成敗,並非法庭所能決定。在庭上再次控訴現有制度不公,將一切寫進歷史,當然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港人今後如何繼續爭取民主制度。由鬍鬚曾選特首時大打與民休息牌獲溫和泛民支持,到林鄭當選後仍多番指現時社會氣氛不適宜重啟政改,其實各方不斷重新塑造佔領運動的本質,到底佔領是為了理念,還是單純是鬧劇?當有人嘗試定性佔領運動,不認同的你,有沒有站出來,重新解釋民主自由的重要性?還是只有保持沉默,默許歷史讓別人去寫?所以,我頗不認同九子中部份人在判決前這個曝光率極高的時刻,並沒有把握機會把港人帶回運動之中,每一個人都為了民主而付出,誰沒有比誰更有光環,但把重點放了在烈士式的言論,指為港人坐牢是光榮,是無悔,入獄前最不捨的是誰等等,反予人感覺運動終隨著九子被判而劃上句號,市民只是旁觀者,實質運動還沒有完結。

2. 公共領域可以做到甚麼:

立法會 5 月 3 日會就選舉法例修訂舉辦公聽會,內容包括功能組別選民組成,如欲質問為何功能組別選民「無你份」,可謂絕佳機會,問題只是你願不願意參加。其次,今年年尾將是區議會選舉,近期的補選,民主派的得票不斷下降,你又登記了當選民沒有?屆時會否幫忙助選,又或動員投票? 此外,立法會正討論逃犯條例修訂,能否花上一個下午出席遊行,表明反對意願?還是繼續緣木求魚,要到示威可令習總跪地求饒才會再次參與?

3. 個人領域可以多留意、多跟別人討論:

建制派從來不會吝嗇「派膠」,不公義的事天天發生。就以日前立法會就逃犯修訂條例召開首次法案委員會為例,16 年新一屆立法會開鑼,民主派質疑梁君彥角逐立法會主席資格,有民主派議員衝出主席台阻止進入選主席程序,當時建制派提規程問題,要求選舉主持人梁耀忠按議事規則處理,到了今次民主派學精,民主黨涂謹申主持選委員會主席時游刃有餘,建制派就打倒昨日的我,指選舉主持人無權處理選舉以外的事,這是多荒謬!作為普通市民大可多與別人分享,促進討論,不要令身邊的人完全麻木,不問世事。最近法庭亦就丁權司法覆核案作出了裁決,有人說郭卓堅和呂智恆勝出了,有人說鄉事派才是勝方,你又怎看?

4. 無法立即打倒極權政府,就容許自己立刻投降送死?

共產黨係你老襟嚟㗎?

為何港人常恥笑大陸玻璃心,卻不看看自己如何一時失利後就一沉不起?看看逃犯條例修訂有多少人關心?為何遊行集會,多跟身邊的人討論,促進公民社會的討論無法即時見效,就要舉高雙手投降,送大禮給共產黨?

不過,香港人成日問有咩可以做,話畀你聽,難道你就會做咩?只怕林榮基走了,六四三十週年快到了,大家的生活還是收工拉大隊去吃個放題,再去看復仇者聯盟,然後在回家的路上上連登上 Facebook,在恥笑仍在努力的人的帖文上點個 like, 翌日上班,再於茶餘飯後問同事:「有咩可以做?有用咩?」

 

作者自我簡介:打工仔,14 年佔領時很落力,現在也很落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