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投奔怒海了

2020/8/31 — 18:47

一艘載著 12 位香港青少年的快艇從九龍西貢開往台灣途中被中國巡邏艇攔截,12 人被送中。據報,他們中有「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還有屠龍小隊幾名成員(香港警方有一個行動又快又狠的「速龍小隊」對抗議民眾施暴,所以民間也組成屠龍小隊對抗他們);12 人中有兩位 17 歲,一位才 16 歲。他們落在共產黨手中,命運堪憂,受到凌虐是不必說了。年輕輕就要受到這樣的磨難,令人難受。

這艘快艇長度不到 10 公尺,即使沒有被攔截,在汪洋大海中如果遇到風浪,也很可能傾覆而葬身魚腹。這比 1989 年六四期間的黃雀行動風險更高,因為當時只是從廣東沿海到新界而已。文革期間中國民間沒有快艇,靠游泳或手抱串聯的空汽油罐划到新界。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的小女兒陳子美就是這樣漂到香港投奔自由。其中不知有多少人因為力氣不繼,葬身大海。

1973 年 1 月 27 日,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與越共政治局委員黎德壽簽署巴黎和平協約,長達 10 年的越戰宣佈停火。同年,兩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黎德壽表裡一致拒絕接受獎項,果然南北越內戰再起。1975 年 5 月 1 日南越首都西貢「解放」,越南實現統一,西貢市改名胡志明市。接下來是越共的排華運動,大批華裔被遣送回中國廣西務農。不久越南華裔與廣西的越南華裔從不同地方投奔怒海,漂到東南亞國家與香港。1982 年,香港著名導演許鞍華拍攝越共暴政的《投奔怒海》問世,由林子祥、繆騫人、馬斯晨、劉德華主演。同年,中國決定收回香港,當時我的想法就是香港人哪一天也要投奔怒海。

廣告

香港曾接受數萬越南難民

中英談判與主權和平轉移拖延了香港人投奔怒海的時間。當時香港根據英國的第一收容港政策接受數萬越南難民,最後在 97 前把他們都轉送其他英聯邦國家。由於香港地方小,一下來幾萬難民,雖然都關在萬宜水庫附近的難民營,香港人也覺得要「陸沉」而受不了。包括民主黨未來新星的吳明欽也反對接受。(他後來不幸因癌症早逝。)當時我是不以為然的,香港人如果不伸出援手,哪一天香港人也要投奔怒海時怎麼寄望他人伸出援手?

廣告

我在北京華僑補校與人民大學的一位同班同學是越南僑生,他的侄子被送到廣西後再逃到香港,我這位還留在上海的同學拜託我去探望他。我完全沒有門路,後來港大一位比較熟悉香港衙門的同事幫我打聽路數,因為路很難走還陪我去,然而不巧,這位侄子正好不在。原來他被分配到加拿大去了,也算了卻一件心事。因為難民營也不斷傳出打架等等事件,女性處境更為恐怖。

然而相較於越南,柬埔寨情況更為恐怖,因為投奔怒海的機會更少,以致人口死亡率達 1/3。原因是越共親蘇,柬共親中,親中比親蘇更左更沒人性,因為中共比蘇共文化背景不同而更加野蠻。九七後我們移民紐約,見到越棉(高棉即柬埔寨)寮(寮國即老撾)社團,一致反共,我們很談得來,不像華人社團還有親共反共或者搖擺之分。然而他們許多人經營超級市場,需要從中國進貨,後來也不敢反共了,令人洩氣。

媒體報導這次攔截之前還有兩批成功到達台灣了。對他們當然要進行審查,但是願意如此冒險來台灣的,一般都比跳機的可靠。被攔截的那批據說是香港警方報告中國當局而被攔截的,但是香港警方還不敢承認。以後是否還有人投奔怒海沒人知道。在嚴刑峻法面前,為了活命,有些人情願一搏。只期望他們小心一些,注意安全,也希望老天保佑他們。

半數港人為難民及其後代

香港人反共,就是因為一半以上是從中國合法非法逃來的難民及其後代。然而有些人會因為許多原因而改變。例如我們僑生,有些因為要同中國做生意而親共,把我當作敵人了。後來當了政協委員的劉夢熊是文革期間游泳過來的,大概 9 年前遞給他反共團的名片他還猶豫不大敢收,但最後還是與梁振英鬧翻,他的政協委員也被拔除了,不過仍然「愛國」。期望來台灣的香港年輕人,成為台灣的反共生力軍,以他們對共產黨的認識與鬥爭經驗,與台灣人一起,抵抗中共,有朝一日打回老家,光復香港。

台灣人更應該從上述投奔怒海的事件中感受到了共產黨的恐怖統治,幾十年如一日,不要對共產黨有任何幻想,不要上中共在台灣代理人的當。在敵我已經日益短兵相接的時候,台灣的公權力應該要有更有效的發揮,來捍衛台灣的國家安全。台灣決不能失守,一旦失守,能夠投奔怒海的有多少人?

 

原刊於《民報》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