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未來

2020/7/6 — 12:44

Photo by Jason Lam on Unsplash

Photo by Jason Lam on Unsplash

【文:鄭浩,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生、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法律學研究所入學生】

香港與中國是零和遊戲,香港只能在沒有中國的情況下獲得新生,中國只能在沒有香港的情況下成功鎖國而不陷入蘇聯式結局。中南海相當明白這件事,但包括自決派城邦派在內的香港溫和派並不明白這件事。

這樣的結果是,香港人只能通過自雨傘到反送中一系列歷史事件來慢慢理解這件事,但帶來的是錯過許多次機會,每一次事件發生後,中間派都獲得包括西方白左的輿論支持,但每一次都是失敗收場。接下來就是中間派會被勇武派所拉扯變得稍為激進一點,然後重新被中國剿滅,自雨傘起到反送中迴圈模式即是如此。接下來那一次,包含自決派在內的溫和派,將會在國安法與九月後的立法會選舉中在政治場域中覆滅。

廣告

到了最後,所有人都了解了中國與香港兩者為零和的時候,香港可能早從地圖上消失,正如但澤自由市早就已經不是國際城市,而是紅軍的城市。

反蒙面法與限聚令未能成功逼退香港人,但中國成功利用國安法測出了香港人的恐懼閥值,開始在香港人心裡種下一個小警總,開啟了香港人的自我審查之路 ── 只想繞過,不想正面打破。

廣告

香港中產階級之所以能夠在冷戰與後冷戰時代之間成長起來,亦是因為英美與中國之間能夠互相讓利,這段暫時性的美好回憶已經結束。新冷戰的鐵幕若沒有辦法在深圳河降下,那就柏林圍牆的界線只能退到在台灣海峽裡,以中產階級為首的香港人必成犧牲品。

香港的中產階級應該要明白,自由秩序到極權秩序是高低差狀態,與你身上的金錢量並不是等價的。一個英美國家的打雜工人,在政治場域上,可能比你作為香港中產來得更加安全。

而香港中產階級的移民將會讓中產階級消耗自己畢生體面生活,去到大英國協國家重新做回你們的祖先第一代來到香港時的工作。這樣的心理衝擊對中產階級是不能接受的,但這樣做至少可以保住自身與後代的性命。絕對不會面臨像維吾爾人一樣,被遷進內地進行拆器官實行種族滅絕,但你們所剩能做選擇的時間不多。

在圍牆正式建立後,留在香港,沒有資本、沒有西方白左聲援的前線勇武派,他們若要反抗將成為維吾爾人的宿命,那麼只剩下一條路,只能回到南粵廣東人的傳統之上,建立屬於自己的本土派地下堂會,進入到法律所不能尤許的地下世界,從中在民間建立秩序,十九、二十世紀初年的地下世界式的香港,將在他們身上重生。

成功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只能劃一成為獨派,若有批人成為八九式的香港民運人士,那麼香港的未來只會更加悲慘,因為民運式的行事邏輯在海外將會一事無成。

海外獨派將遍佈全球英語系國家,建立海外流亡組織。屆時,香港法統將在海外將會出現流亡議會、流亡領袖、流亡兵團,相當於自由法國一樣,並靜待時機回到香港。

但到那時,可能已經是十數至數十年後 — 中國可能已經不再是中國,或因某些原因而出現大規模人口內部清空的時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