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高質素書寫歷史

2019/12/19 — 10:29

反送中運動已堅持半年有多,其間香港市民付出很大代價,年輕人被打傷被捕被失踪甚至被強姦者難以計數。但我們也取得不少成績,送中條例撤消,西方世界朝野全面支持,中共和林鄭的真面目大暴露,黑警行凶惡名昭著,區選完勝,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一國兩制」在台灣基本破產等等。

運動中勇武派的簡陋裝備和鬥爭形式,已經成為世界性民眾抗爭的模仿對象,和理非各種創造性的不合作形式,也勢將被別國人民學習。香港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站到國際政治舞台的前列位置。

我們正在創造歷史,這是毫無疑問的。

廣告

為什麼我們人那麼少,政治能量又那麼大?為什麼中共龐大的國家機器,在香港人面前束手無策?因為香港人不是一般的族群,香港人是有自己特別的素質,特別的稟賦的。

一條小漁村,發展成國際金融中心,發展成世界最先進的都市之一,不是沒有原因的。除了港英時代制度的優勝以外,香港人這個族群的高素質也是決定性因素。

廣告

香港大規模的移民,首批來自 1949 國共內戰從大陸逃難下來的政治難民,其中很多都是國民黨軍政高官﹑工商業領袖﹑知識精英,這些人中,不少都曾留學歐美日本,在大陸崛起,本身就有過人的意志和能力。來到香港掙扎求存,從無到有打造自己的新天地,一定將個人的價值發揮到極致,他們積累下來的智慧和不屈不撓的精神,造就香港最初的發展基礎。先輩有高質素,他們的後代也一定有過於常人的優良遺傳。

第二批大規模移民,來自三年大饑荒時期逃難的經濟難民。這些人有些本來就是第一批移民的後代,有些是潛藏民間的草根精英,他們身上也有過人的勇氣,否則不敢偷渡,不敢單人匹馬闖蕩陌生地頭。他們也一定有異於常人的本事,才能在這個陌生土地上扎根。

第三批大規模移民,是文革後流落江湖的紅衛兵。這些人大多也是前兩批移民的後代,有較高質素的遺傳。他們經過文革﹑上山下鄉,受過大苦大難,又受過相當程度的教育。他們來了香港同樣遭遇生存的巨大壓力,同樣為家庭打拚,同樣將個人的聰明才智發揮到極致,創造自己的事業,開拓眼界,對中國和世界有更深刻的認識。

直到今天,那些在反送中運動中走在最前面的年輕人﹑大中學生,他們都是以上三波大規模移民的後代,他們身上,都有一些比一般中國人更優秀的品質和稟賦。再加上從小生活在一個開放的都市,接受普世價值的潛移默化,他們比自己的前輩,思想更開闊,胸襟更寬,見識更廣,對於歷史和時代的感應力更敏銳也更深刻。他們在回歸前後出生,親身體會老香港的美好,又在近年的政治變異中,親身感受失去自由的痛苦。以上種種,便是為什麼這場初看沒什麼大關涉﹑而實際又能形成波瀾壯闊的政治運動的根本原因。

歷來人民的政治運動,都有一兩個傑出的領袖人物,美國的華盛頓,法國大革命的丹東,以至後來東歐變天時波蘭的華里沙﹑捷克的哈維爾等等,都是以一人鐵肩擔天下,憑個人的勇毅和智慧,帶領民眾取得政治鬥爭的勝利。但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卻破天荒的沒有大台,一場沒有政治領袖的政治鬥爭,居然可以在鬆散的﹑無組織無領導的狀態下,支撐半年有多,而且取得一些初步的成果,這不能不歸功於香港年輕人的勇敢和創意,和他們利用高科技的過人本事。

沒有領袖,但又可以有共同目標﹑共同行動,又可以花樣翻新地創造各種不同的抗爭形式,又可以隨時集結隨時解散,又可以堅持不懈百折不撓。這種全新的政治運動形式,一定會引起政治學者和歷史學者的極大興趣,日後一定有人加以研究,找出深刻的規律。換言之,香港人的無大台抗爭,一定會變成一種人民政治運動的新范式,以至顛覆歷來在偉大政治家領導下推動歷史前進的那種傳統。

香港人的無大台抗爭,是由香港人本身的素質決定的,是香港獨特的國際地位決定的,也是新的高科技時代決定的。因此,我們不要妄自菲薄,不要忘記我們正在創造歷史,我們正在開拓一條政治鬥爭的新道路,歷史將銘記這一點,我們的子孫後代也將銘記這一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