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6/30 - 11:42

香港人,千其唔好睇少自己 — 攬炒的哲學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上個月,中國全國人大宣布通過將訂立國家安全法後,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宣布將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網絡上好多人都話攬炒已經嚟到,然而,過咗成個月,國安法話立法話立法,到而家都未立,另一方面美國嘅制裁亦都係只聞樓梯響,咁攬炒究竟係嚟咗定係未嚟呢?退一萬步,當大家話攬炒攬炒嘅時候,究竟我哋講緊咩呢?

博弈論有經典嘅Game of Chicken,如果兩架車從兩個方向迎面駛向對方,最終兩架車都會車毁人亡,所以最理性嘅做法應該係剎停架車,但係由於兩個司機都覺得對方會剎停架車,所以兩邊都唔會停車,其實攬炒同呢個遊戲有少少類似,而嗰兩架車就係香港同埋中國。

由上年開始,香港人用盡所有方式抗爭,不論係整文宣、貼連儂牆,定係遊行、勇武抗爭,抑還是係國際游說、twitter 戰線。面對香港人嘅韌力同埋堅持,中共除咗濫捕、濫告、恐嚇、威逼,佢根本唔識反應。但係當中共血腥鎮壓香港,其實西方社會都看在眼內。同時因為香港嘅國際地位,西方社會斷唔可以對香港嘅情況視而不見。

唔知大家記唔記得,上年香港嘅抗爭每個星期都登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嘅頭版,被全世界注視,令到世界知道中共嘅真面目,呢樣正正係攬炒嘅奧義:透過香港人嘅付出,揭露中共點樣唔尊重國際條約、打壓最基本嘅示威自由同表達自由,而因為香港嘅國際地位,外國就有更大嘅理由同動機去介入。

因為西方嘅介入,中國更加狗急跳牆,急住立黨安法,務求全面控制香港,一方面以極高刑期嚇退示威者,另一方面透過國安法喺香港新成立嘅一大串權力機構,包括係黨安駐港公署、黨案委員會等,建立新嘅香港政府。

當黨安法立咗之後,如果香港發生類似加拿大商人康明凱、斯帕弗在中國被捕後人間蒸發嘅案件,被當成係加拿大政府拘捕華為太子女孟晚舟嘅人質,外國政府仲能夠繼續說服佢嘅僑民留喺香港?再加上中國起武漢肺炎之下隱瞞疫情,間接延誤全球各國防疫工作,自由世界即使繼續想同中國做生意,亦都唔能夠再對中國戰狼外交之下對世界秩序所造成嘅威脅視若無睹。

你可能會話,黨安法嘅議題,早早已經超越左香港抗爭者所能夠參與嘅範圍,因為唔喺香港立法會審議,全部都係港區人大常委會話事,香港人根本乜都做唔到,但希望大家唔好忘記睇小自己,因為呢一連串由反修例到外國介入,再到立黨安法嘅事件,其實正正係透過反修例抗爭所啟動嘅連鎖效應,

我哋要做嘅,就係繼續抗爭,大家千祈唔好以為中共喺立黨安法係冇成本,如果真係冇成本,佢一早上個禮拜已經立左,唔使遲遲未立。即使蠻橫無理如中共,都唔可以完全唔理西方世界嘅反應,我哋要令到中共立黨安法嘅成本變得高昂,就算佢要攞返香港,佢都會損手爛腳。

攬炒係一個過程,係一個香港、中國同西方三方互相影響嘅過程。中共就係想香港人怕咗佢,唔上街遊行、唔勇敢發聲、自我審查,做返一隻同普通中國人一樣乜都唔理嘅港豬,咁樣佢就可以將佢架車駛過嚟,一野輾碎香港人,但係如果我哋唔退讓,即使佢架車要撞埋嚟,佢一樣要遍體鱗傷,焦頭爛額。攬炒必然對我方有成本,但我哋要佢哋輸得更加甘。如果我哋再妥想可以同中國談判,輸少當贏嘅話,我哋最終只會一無所有。

狹路相逢勇者勝。七一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