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去或留的抉擇

2020/6/5 — 21:50

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資料圖片,來源:Sebastian Grochowicz @ Unsplash)

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資料圖片,來源:Sebastian Grochowicz @ Unsplash)

「港版國安法」立法如箭在弦,港人普遍對未來前途、人權自由會唔會再獲保障感到恐慌,適逢英美台等國對反應強烈,先後表達出願意接收港人嘅意願;英國更一以往態度,表明國安法立法後,將會改變持 BNO 港人待遇,容許在英國居留及工作。一時間移民潮再現,移民中介公司門庭若市,排隊申領 BNO 人士多到連 DHL 都應接不暇;「海外建港」之聲更承時而起,部份港人要在外地建立屬於香港的 Charter City。與此同時,選擇移民者被部份抗爭人士批評為「逃亡主義」,背叛一眾留港「戰至最後一刻」嘅真「香港人」;相反,喺抗爭空間、言論自由急速收窄下,留港抗爭究竟係「出路」定係「送頭」,兩者爭拗不斷。

走嘅人未必係逃兵,留嘅人亦唔一定係手足

好多人選擇唔走唔係因為佢哋想拼過魚死網破,說穿了只係因為有太多嘢係香港被綁住走唔到,或者走嘅成本太高,例如層樓未供完、三年 SSD 期未過、自己無求生技能、喺外國搵唔到工、唔捨得喺香港安逸嘅生活、唔敢踏出自己嘅 comfort zone 向外闖……呢啲實際嘅原因,無人會講,無人敢講,但係每個人第一時間考慮是走是留嘅因素。

廣告

呢班選擇留低嘅人係咪真係「手足」?係咪真係會不惜一切同暴政抗衡嘅香港人?定係只係留喺度繼續炒股炒樓、返工放工嘅「港豬」?國安法立法後,更大嘅白色恐怖籠罩之下,抗爭成本增加,仲會唔會喺自己嘅社交媒體宣揚抗爭意識,定係變成「沉默的大多數」?當香港完全被掌控,輿論一面倒,全面監控成一個獨裁社會,成為威權體制下嘅另一個上海、深圳,多一班將被統戰的「新香港人」,留港嘅價值又喺邊?送頭式浪漫主義宣示嘅邊際利潤又有幾多?除咗李柱銘、黎智英等一小撮人被控被捕,其他無名無姓嘅香港人被控,又會引來幾大嘅國際迴響呢?

同樣,口講話要「離開是為了回來」,「退一步海闊天空」嘅人,又有幾多一心一意係想「光復香港」?即使當日幾咁熱血激昂,陳詞慷慨,但始終人走茶涼,時間會消磨意志,生活會磨鈍稜角,熱情終會冷卻;人在外地,唔駛日日面對住高壓政權,喺彼岸睇再震憾嘅網上直播始終隔咗一層,海外嘅燭光再盛都及不上維園嘅激動人心,本身熱血嘅計劃可能會變成安享晚年嘅終老方案。再者,好多選擇走嘅人都係抱住「大難臨頭各自飛」嘅心態,為港人留一點元氣只係口實,去掩飾自己嘅逃亡主義,減低背棄香港嘅惡疚感。

廣告

係咪真香港人,唔係聽其言,係要觀其行

所以人係咪喺香港唔係最緊要嘅判斷因素,重要嘅係 in substance 實際上做緊啲乜嘢?喺香港尸位素餐,成為順民一份子嘅人唔會係同路人,相反堅持抗爭意志、或明或暗維繫「黃色經濟圈」生態圈嘅人不論人在何方都係手足。好似「攬炒巴團隊」咁,從來無露面,當中有人長期身處海外,會唔會有人話佢哋喺呢一年嚟嘅運動入面無 stake?當年孫中山被清廷全國通緝,多年流亡海外,發債籌款,策劃革命,係咪「逃亡主義」呢?

「走嘅就係逃兵,留嘅就係手足」呢種二元對立嘅二分法作為口號式嘅立場表達,只會造成內部分化,對「香港人」身份認同傳承無任何正面作用。我哋要警惕避免以「原教旨主義式」去批判走嘅人,同時亦唔好盲目追捧留低嘅人,首要判斷嘅係走嘅人為咩而走,留嘅人為誰而留?喺作出選擇後,各自犧牲咗乜嘢,又貢獻咗乜嘢?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就係要各人喺「無大台」之下,唔同人各司其職,各擅勝場,發揮比較成本嘅優勢,先係成個運動保持動力走下去嘅關鍵。擅於喺海外創造機會嘅人,多數唔係前線抗爭最核心的成員;同樣最勇武的一群,亦未必能夠獨自喺海外存活。

有無付出去投資未來,係同路人嘅客觀準則

國安法後嘅香港一定會喺教育、傳媒兩方面著手操控意識形態,所以點樣去抵禦未來嘅洗腦教育將會係保存「香港人」身份認同最重要嘅一環。香港 23 歲以下、97 後出世嘅年輕人既無 BNO 呢條退路,又無能力移民他鄉,但係偏偏呢班年輕人係成個運動入面犧牲最多、保障最少嘅一群,喺佢哋嘅角度嚟睇,你哋呢班「大人」一聽到英國放寬移民政策就雙眼發光,恃住自己係港英餘孽就諗住一走了之,定會自覺成為 condom,心生憤恨。

因此無論是走是留,為佢哋舖路同謀劃應為真香港人應有之義,亦係最佳嘅判斷標準,去辨別「自私自利」同「不爭朝夕」嘅取態。選擇離開嘅人,會唔會喺英國、台灣或者其他地方為佢哋創造就業機會,等呢班無錢、無 BNO 嘅年輕人留一條後路,逃過被洗腦嘅命運?決定留港嘅人,可唔可以張開保護傘,喺香港主流教育以外,另起爐灶,繼續宣揚人權、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提供國際視野,保持香港年輕人嘅國際競爭力?

無論喺海外定在港,為年輕人規劃嘅工作屬於深耕細作、細水長流嘅漫長工程,過程並不熱血激昂,更沒有光環加身,但係為香港保留一點元氣、傳承香港人身份認同係最重要嘅一環。不論去或留,留一口氣,點一盞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