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必須聲援考評局力抗楊潤雄和教育局的粗暴干預!

2020/5/18 — 11:58

楊潤雄

楊潤雄

楊潤雄在 5 月 15 日的記者會上聲言將於下星期一(2020/05/18)「派一隊 (教育局人員)」前往考評局「處理」有關香港中學文憑試歷史科 (卷一) 考試題目所觸發的風波一事。 筆者以為,楊潤雄態度囂張,出言不遜,言詞暗藏脅迫殺氣,儼如出師前的一篇討伐檄文,好不「義正詞嚴」,應該已教中央黨官「會心微笑」了! 環顧當前的社會氛圍,再不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肅殺,卻早已經漫天風雨,狂飆從本地左派媒體和建制陣營中吹了起來,更直接發自內地黨媒的《人民日報》(註一),其用詞狠辣非常,指事件再次證明香港教育界「中毒至深」,聲稱必須對香港來一次「徹底的刮骨療毒」,進行「大刀闊斧」改革云云,可謂盡露「刀光劍影」的震懾寒意。 

在如此沉重壓力的衝擊下,考評局曾經先後三度發聲明回應,重申秉持「公開、公平、誠實及問責原則」,並解說一切按既定機制和程序以專業意見處理擬題事宜,由學者、中學教師、校長等專家所組成的「審題委員會」,「依據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與《評核大綱》擬定試題及評卷指引,經詳細討論,成員一致接受才正式定稿」,又表示尊重有關試題的意見,「會按相關的員工行為守則及規定作適當跟進」,但是,更重要的是「考試剛完成,目前不適宜評論試題,恐會影響閱卷的公平公正,有損考生利益」。 筆者以為,考評局的沉著態度非常正確,有關回應說得恰當清晰,表現得不卑不亢,且具專業精神。 

坦率說來,筆者不是歷史科專任老師,對歷史教育和歷史科考試擬題操作未敢貿貿然置啄,可幸當前已有不少關注此事的教育界朋友作出適當的回應,據理力爭。 筆者同意曾任考評局秘書長達 12 年的蔡熾昌撰文 (註二) 所說的觀點:取消試題「必須經過一個過程,以科學為基礎,輔以學科專家專業意見」,如果「偏離正軌,放下專業,後果嚴重」。 那麼,楊潤雄的厲聲表示「要求考評局取消有關試題」的三言兩語,簡直就是信口開河的「政治表態」言辭而已! 無論如何,筆者認為今次的試題風波茲事體大,剛發表一文直斥楊潤雄以「政治正確」的考慮為由,煽動所謂「國民的感情和尊嚴」,骨子裡只是有意干擾考評局的專業操作,衝擊考評局的獨立角色,破壞考評局的良好聲譽,更損害香港評核制度的認受性,間接致令學生升學或就業的發展陷於險境危機!

廣告

筆者深信,這一次歷史科試題風波絕對不是單一的、孤立的偶發事件,只不過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在「處理」香港教育問題時,必然會觸發起的一串連鎖性引爆點之一,相類的事將會此起彼落陸續出現。 早前得悉報載考評局通識科兩名資深的高層人士已請辭 (註三),難免令人聯想到是中央和特區政府「整頓」香港教育界的施壓結果。 因此,筆者對於考評局中人能否在當前惡劣嚴峻的政治環境中「企硬」面對排山倒海的衝擊,實在十分憂慮和擔心。 為此,筆者呼籲香港人,特別是教育工作者、學者、學生和家長,必須站出來聲援考評局,好讓他們能夠堅守專業立場,面對楊潤雄和教育局的粗暴干預,以及其他懷有「政治目的」人士的猛烈攻擊!

註一:詳見《立場新聞》相關報道 (2020/05/17)

廣告

註二:詳見《立場新聞》相關報道 (2020/05/17)

註三:詳見《立場新聞》相關報道 (2020/05/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