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蒼天無語心有淚,齊為斯民哭健兒!

2019/11/20 — 10:53

理大

理大

香港人,「何期淚灑江南雨,又為斯民哭健兒」這兩句詩出自魯迅《悼楊銓》的一首詩。 那是逾八十年前的事,當年楊銓是國民黨黨員,因反對國民政府的法西斯統治而遭到國民黨軍統特務暗殺,遇害時年僅四十歲。 暮春的江南多雨,楊銓下葬時豪雨滂沱,觸動魯迅有感而發。 香港雖然不是「江南之地」,當前現實上卻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無雨的蒼天有如默言不語,冷然面對此時當下香港年輕人的慘痛遭遇,筆者同樣悲從中來。 

香港人,前天晚上(2019/11/17)我們在熒光幕前目睹警方瘋狂進攻理工大學,這一役天橋通道的激烈情況不亞於早前中文大學二號橋頭的守衛浴血戰。 昨日(2019/11/18)理大已成為被孤立堵塞的危城,無論是城內抗爭者的多番突圍嘗試,或者城外支持者的街頭救援行動,結果都是徒然,筆者以為,困守城中的年輕抗爭者最終被圍捕、被檢控,以至被秋後算賬只不過是遲早的事。 香港人深深感受到這一代年輕人的悲壯和不幸,實在不得不同聲一哭!

香港人,筆者執筆時(2019/11/19 早上)理大的困局還是未解決,據報有百餘位抗爭者戲劇性的沿繩索經天橋車道驚險逃出,雖然期間一些政界人士、律師、議員和中學校長從中斡旋,逾百位受傷抗爭者被送往醫院跟進,約二百位未滿十八歲的年輕人得以暫時安全回家而警方保留追究權利,百餘位逾十八歲的離開後便即時被警方拘捕,可是相信仍有為數約百多名年輕人不願「撤離」,堅持守城到底。 就政治現實而言,希望所有被困的抗爭者「全身而退」根本不切實際,儘管昨晚尖東和油麻地的警民衝擊在火光煙霧中十分慘烈,但是,解救圍城的戰略到底並不奏效。 那麼,留守理大的年輕人仍然命繫一線! 

廣告

香港人,「抗暴逆權運動」發展逾五個月至今,警民雙方的暴力行動不斷升級,報復仇恨的情緒持續加熱,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的危機愈來愈明顯,香港陷於萬劫不復的險境更逼近眉睫。 為此,香港人更應該珍惜和守護年輕一代,因為他們正是香港的未來和希望。 昨天日間和夜晚被呼籲響應,以行動支援被圍困理大年輕人的各地區香港人相信不下十萬之數,但是,論凝聚人數的震撼力量,還是不足以抗衡處於絕對戰力優勢的鐵甲重裝警方人員。 筆者以為,如果能夠有五十萬以至一百萬香港人,就算只是以和理非的態度走上街頭,對峙局面可能才會有轉機!  可是,為香港年輕健兒的宿命灑淚流涕之餘,香港人你還有再次走出來的膽量和勇氣嗎?!

香港人,筆者不禁問:為甚麼香港年輕人被逼走上這麼豁出去的不歸路?! 為甚麼他們要成為香港抗爭史上的悲劇人物?! 為甚麼他們必須押上十年的牢獄生涯甚至未來前途?! 面對當前的暴戾警察和強權政府,到底你還有甚麼「理性可行」的選擇呢?  沉重的歷史責任絕不容易承擔,因此安身立命的避秦、勇悍抗爭的濺血、曲膝安坐的求存,或者隨緣遂意的立命等等都可以是選擇,只是按著個人的條件和背景,所謂「理性可行」的選擇旁人實在難言是非對錯。 不過,筆者最後必須對年長一輩說幾句話:基於良知本性,以及對傳承的期望,我們必須認真考慮在離世之前,為年輕的下一代多走幾步,多說幾句話,多做一兩件事,支持他們為香港的未來和理想繼續抗爭! 長路遙遠、崎嶇而曲折,你我走了之後年輕一代還是必須走下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