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內戰系列.三】政治問題,戰爭解決?

2019/11/28 — 20:18

筆者提出香港內戰的構思,有些讀者不以為然,因為好像有鼓勵市民從事暴力活動之嫌。筆者認為香港處於半內戰狀態,這是分析時局;筆者既不鼓勵暴力,也不鼓勵戰爭。香港若全面內戰,是一個大災難。

香港半內戰的形成與發展

最近兩個月,西方英語媒體報導香港的反修例活動,都反覆說「示威者愈來愈暴力」。儘管很多人在價值觀上不認同這個發展,但這是一個無奈的事實。然而,筆者會補充說明,這個日趨暴力趨勢,主要是給警察逼出來的。香港之所以陷入這個半戰爭狀態,從開始就是香港政府(及背後的中央政府)所啟動的:以武力強屈香港市民服從政府意志(這是克勞塞維茲對戰爭的定義)。從 6.12 開始,政府就啟動壓倒性武力來鎮壓市民;剛開始,市民還是以非暴力方式回應,於是 6.16 更多市民出來遊行示威。7 月中之後,政府開始大幅度限制和理非的活動空間,不再批准大型遊行,後來連維園集會也反對;在商場裡面唱歌都視為非法集結,防暴警察進來打人。抗爭者要堅持抗爭,只能被迫以某種武力自衛還擊;根源上,是香港警察啟動了一個暴力升級的惡性循環。

廣告

以戰爭視野分析香港這近半年來的衝突,除了能提供多一個角度思考問題,最大的優點,是能解釋為何香港警察不再「嚴正」執法,而是「嚴歪」執法。五年前七警案都要把拘捕人抬到暗角才敢拳打腳踢,但 6.12 當天,十多個警察在光天化日底下,明知附近有記者,都肆無忌憚把一個已經倒地的市民拳打腳踢。從 6.12 開始,警察不展示編號及拒絕出示委任證就已經成為常態,他們是有恃無恐地襲擊市民。他們應該收到指示,除了拘捕、落案、蒐證、協助司法部門起訴的本務之外,更要不斷在拘捕前或後襲擊示威者,毆打傷害他們,令他們失去還擊能力(以後不會再出來抗爭)。希望把兩千個核心「暴徒」解決了,這個運動就會停止。他們公開自稱他們的任務是「打曱甴」,而不是「捉曱甴」;這完全是一個打仗的心態,而不是執法。從戰爭的角度,才更能說明為什麼 8.31 太子站會那麼血腥,也能說明 7.21 元朗站發生的事。他們身穿警察制服,在眾目睽睽下行動不能太放肆,因此就需要有雇傭兵;白衣人、藍衣人打人事件,乃協助他們襲擊抗爭者。在有關當局眼中,人身安全是順民的特權,而不是市民的公民權及人權。抗爭運動威脅統治者的威信,按他們的邏輯,就威脅了國家安全;他們是內部敵人,當然毫不手軟以戰爭方式來對付。(同樣道理,有解放軍混在香港警察當中,執行北大人的任務,毫不稀奇。)

警察的戰爭行為,一直都不奏效,而且受民意排斥,四面樹敵,草木皆兵。因此,記者、急救員、社工、醫護人員,都是襲擊或拘捕的對象。這再一次反映打仗(而非執法)心態;警察的各種濫暴及濫捕,唯一目的是儘快打贏這場戰爭。以個別警察情緒失控,根本不足以解釋這近半年來警察對抗爭者的兇殘。在不少市民眼中,香港警察是「意圖謀殺、殘害及虐打香港市民為己任的組織」(8.11 於尖沙嘴被警槍打爆右眼的女義務急救員的話)。香港警察制服不變,但已靜悄悄成為一個準軍事(paramilitary)部隊。

廣告

香港半內戰的白熱化

對於「內戰說」有懷疑的人,於目睹 11.12 中文大學戰役,及 11.17-18 理工大學戰役後,應該難以反駁。一場戰爭都是透過一連串戰役來形成;對於這兩個事件,傳媒報導有兩個常用語:「校園變成戰場」、「攻防戰」。11.12 中文大學二號橋戰役,及 11.17-18 理工大學外的戰役,都是這場半內戰的重要時刻。前者維持約 12 小時,後者則超過 24 小時;這兩場戰役有幾個共通之處。第一,因應抗爭行動升級,警察想攻入兩個校園,引起學生公憤,使用武力還擊,誓死保衛校園。第二,警察都使用大量武器攻擊,發射過千枚催淚彈及橡膠子彈,而學生也以燃燒彈來防止警察的推進;理工大學外,警察嘗試以裝甲車進攻,但遭抗爭者投擲燃燒彈,成功使裝甲車著火而撤退。一方面,槍聲四起;另一方面,火光紅紅。當時拍得的照片,感覺完全是戰地。第三,兩個戰役,都是因為爭「兵家必爭之地」(交通要塞),於是使內戰白熱化。第四,兩個戰役都是攻防戰;警察要進攻校園,學生被逼以武力還擊。第五,中大二號橋戰役後翌日,其他大學生(特別是位於城市內的校園)都擔心自己的校園會受到同樣進攻。於是,香港大學、城市大學、及浸會大學內的學生,都馬上堵塞校園外的道路,設立碎磚陣,嚴密佈防。同時,校園內有些同學緊急練武(射箭、製作及練習投擲燃燒彈),準備打仗。

這近半年來,半內戰的展開顯示在三方面。首先,雙方的武力不斷提升。警察方面,除了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外,還使用實彈、藍色化學液體、聲波砲、閃光彈等,兩個年輕人中實彈差點喪命。抗爭者,從投擲磚頭到投擲大量燃燒彈,武力也升級。其次,衝突範圍不斷增加。從街頭,蔓延到警署外、商場、民居、公園、地鐵站內、中環金融區、大學校園;真的是港九新界,都烽煙四起。第三,持續時間長久,已經快半年了,警察發射的催淚彈已經超過一萬枚,橡膠子彈 4,800 發。這快半年來的警民衝突,完全不能以騷亂、暴動等來形容;而政府的軍事行動,也遠遠超過一個「暴力維穩」的規模。最近的發展,警察拘捕時要市民跪地,把他們當作戰俘來凌辱。這是一場半內戰,警察發動進攻型的戰爭行為,抗爭者以武力自衛。自八九六四以來,中國境內都沒有發生過如此大規模的流血衝突。

從古今中外戰爭理論評價這場半內戰

這場半內戰如何評價?我們可從西方戰爭理論、中國戰爭理論、及中國解放軍戰爭理論找到一些提示。

在本系列第二篇文章,筆者簡介了十九世紀初普魯士將軍克勞塞維茲(Clausewitz)的《戰爭論》。此鉅著的第一卷、第一章第 24 段的題目最廣為人知:「戰爭只是政治用另一種方式的延續」。因此,「戰爭是手段,政治目標才是目的;手段永遠不應脫離目的而考慮」(24 段);「戰爭永遠只是政策的工具,而不是自己當家作主」(27 段)。換言之,戰爭是否成功,不是看戰場上的輸贏,而是看戰後的政治。成功的戰爭,除了打勝仗,還要打破之前的政治僵局,使日後管治順利。既然「戰爭就是以武力強制反對者屈服於我們的意志」(第 2 節),戰後若對方乖乖服從我們的意志,這場戰爭就算成功;反之,雖勝猶敗。

區議會選舉結束後,抗爭者喜出望外發現,無可置疑地香港大部分市民仍然支持他們。政府的如意算盤,原是希望區選結果顯示市民與「暴徒」切割,因此故意不讓紅隧通車,希望選民遷怒於抗爭者,藉此打破政治僵局。現在區選結果與政府如意算盤剛剛相反,顯示這個政治僵局不退反增。這個區選結果是一個集體充權(empowerment),市民不單不屈服,而且反抗意志只會更強烈。因此,從克勞塞維茲的戰爭理論來看,這接近半年來香港警隊對抗爭者的戰爭行動,是一敗塗地,決策者犯了嚴重戰略錯誤。

《孫子兵法》是中國古代最早的兵書,雖然只談軍事,但絕不主張窮兵黷武。第三篇〈謀攻〉有一段膾炙人口的話:「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戰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毀人之國而非久也。必以全爭於天下,故兵不頓而利可全,此謀攻之法也。」換言之,只知道以武力逼人屈服,其實並非善於用兵。學界常以「慎戰」來總結《孫子兵法》的兵學思想。在戰略上,「以最小的軍事代價取得最大的政治成果」。對於修例風波而產生的政治僵局,政府寄望警察以殘暴的武力使香港人屈服,既窮兵黷武,且得不償失。表面上,這半年來,約 4,300 人成為戰俘,數百抗爭者受傷,軍事上戰績不錯;特別是理工大學一役,36 小時就已經逮捕 1,100 人。但這軍事行動,在政治上卻導致《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極速於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及區議會建制派大敗。警察成功把理工大學圍城,在戰術上勝利,但整個戰爭政策卻是戰略上的大錯誤,政府因此要付上沉重政治代價。一半香港市民對警隊零信任,政府日後如何執政?

最後,我們從兼容中西戰爭思想的當代解放軍學者著作,看這場香港半內戰。中國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是研究軍事倫理學的重要基地,談際尊等著的《軍人核心價值觀倫理學基礎》(2012)反映了新一代的研究成果。這書第三章討論正義戰爭思想,在結束前有幾段發人深思的話。他說:「戰爭是否具有正義性,不依賴於軍事實力的強弱,而是取決於政治上是否能夠得到國際國內各種力量的支持。」這次香港內戰,港澳辦指示警察當正義之師,「止暴制亂」。但大陸境外,都得不到輿論支持,香港區議會選舉顯示一個民意海嘯,更使中國政府在國際政治處於劣勢。談際尊又說:「但是,以『信息戰』為核心的信息化戰爭依然是政治視野下的戰爭,無論戰爭的型態如何變化,也無論作戰樣式如何多樣,戰爭雙方都不能毫無節制、隨心所欲地運用戰爭手段,戰爭服從於政治目的這一點不會變,軍事對抗最終還要回到政治解決的軌道上來。」這段話完全承繼克勞塞維茲的思想;指揮香港警察的人,只盲目追求軍事勝利,兇殘地過度使用武力,最終賠上巨大政治代價:建制派於區議會選舉潰不成軍。談際尊又說:「人心向背從來都是取得戰爭勝負的決定因素,交戰雙方無不通過樹立己方的正義形象來贏得戰爭的主動權」(頁 131-132)。這近半年來,政府一直不相信戰爭政策令自己失去民意,一直以為自己有辦法令民意翻盤,最終區議會選舉結果鐵證如山:政府失民心,失天下。

這半年來,主流意見都認為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而不是以警察鎮壓。可惜,政府始終迷信暴力,窮兵黷武;政治問題,戰爭解決。但適得其反,戰爭行為不單沒有令市民屈服,反而孕育了空前強大的反抗意志。短期軍事目標(威嚇市民不上街示威)都達不到,政治目標(鞏固中共利益)更賠了夫人又折兵,既促成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空前大團結,極速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使美國政界對華鴿派消聲匿跡,還會在西方國家帶來骨牌效應。

上週暫時休戰,並不表示日後平靜

以往一個週末,難得雙方休戰一周,使暴力升級的惡性循環暫停。政府若不把握這個時機,提出一個市民接受的政治解決方案,反而繼續死不認錯,窮兵黷武,以戰爭手段損害自己政治利益,導致香港內戰升級,只會親手毀滅香港這個東方之珠,促成攬炒。

經過這半年戰火的煎熬歷煉,香港人不屈不撓的意志空前堅強,就是來一個血洗天安門的香港版,香港人都不會屈服。執政者只求「以力屈人」,放棄「以德服人」,只是步秦始皇的後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