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9/6 - 21:01

香港已成大監獄

來到今天,香港已是切切實實的極權城市,是一座大監獄。在這兒生存,心向民主自由的至少200萬香港人,無論是否身陷牢獄,都被當權者視作要消滅的敵人和囚犯,不論你是十來歲的青年、或是已退休的老人。

而香港人,只是要求這城市有民主自由。

當權者肆意用防疫做藉口,取消選舉,但胡亂發起根本無用的社區檢測,後者只有數十萬人願意參與,還願意服從這政府的人,已是非常少數。

任何抗議都被高壓消滅,因為當權者知道道理在人民的一方,講不過去,唯有用警察和武器,鎮壓一切。以言入罪、控制和扭曲教育、壓迫媒體,只要可以做的都做,不必管形象,這就是徹底的極權化。

想奔向自由的十二人,被抓被囚,不見天日,當權者當然對他們完全不聞不問。極端黑暗。其他流亡的人,還要繼續承受各種恐嚇,這些恐嚇延伸至在外國支持香港的人、甚或只是在此採訪的他國記者。

去年六月至今,被拘捕的已達一萬人,被帶上法庭的二千多人。先不論不少都受過虐打,去到庭上,他們繼續不斷被abuse,嚴刑苛法用到盡,被濫捕濫告的人,即使脫罪,這生都得不到補償。被判罪判監的數百人,正直勇敢,但承受殘暴的報復。站在強權一方的,即使犯法,則每每開脫無事。

還有人日夜被跟蹤、活在白色恐怖中、因政見失去工作等,此刻活在香港,就是身在一座大監獄之中。

最可怕是,正義完全遠離這座城市而去,邪魔在上風,好人被對付,惡人橫行,道理在此不再有意思。這是一座對錯正邪完全顛倒的極權城市,好人只能咬牙切齒。

知道對錯善惡的人,被武力和強權壓制著,或許無計可施,只能等待被全部消滅。但是,必須記住,好人還是非常多,就在大家身邊。他們還是會用盡一切可能,在可以反抗時反抗,即使前路黑暗得完全看不見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