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已經沒有法治,再說法律有什麼意義? 正因社會愈來愈不正常,才需要說明何謂正常

2020/3/4 — 11:4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當書生就一些社會荒謬現象闡明它背後的法治、法理和正義的理念原本應該是什麼的時候,總會有讀者朋友留言說:「現在香港都沒有法治和道德可言,再說法律、法治和道德正義有什麼用?」

這是個很好問題。這道問題的預設是:若然現實社會並不正常,政府墮落得不再理會正義、法治,那麼人民再談這些正確觀念,也沒什麼用處,反正政府不會跟從。

它具有相當現實的面向。書生不反對「只說理,不抗爭,用處不大」這說法;但書生認為抗爭和說理並無矛盾;相反,正是我們的社會變得愈來愈不正常,才需要把「正常」、「本來應該」的一面勇敢說出來。

廣告

因為,如果我們今日不把正義和法治說清楚,我們可能明天就再沒有機會把這些話說清楚。它們可能會被國家機器打壓,也可以敵不過國家宣傳機器的迷惑和洗腦。

極權的特徵之一就是埋沒真相,用謊言取代真理。一個謊言可能無法誤導人民,它就會重複謊言上十次,上百次,上千次,直至整個社會都充斥著歪理和謊言,那就代表極權的勝利,因為人民再分不清真理和錯誤,而只能任憑政府幫自己的人生作決定,任由政府主宰是非對錯的觀念,自己的思想和命運。

廣告

所有極權國家都深明言論思想的威力,所以它們的打壓往往都從言論思想的自由開始,而且是重點打撃對象。你看習近平政府上台後,對言論、出版、網絡的嚴厲打理和整肅,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香港現在面臨的處境愈來愈嚴峻,政府、警方、官員、特權階級每天都說謊、發動宣傳攻勢,去迷惑群眾。另一方面,它們又派人員去毀掉連儂牆,在網上肆意攻擊支持民主自由的人,說人民都因為相信假新聞所以才會憎恨政府和警察,才會走出來抗爭。

今日香港仍然有機會能發表言論,這有賴於我們的金融經濟體系仍然需求一定程度的自由空間,但難保這個政府會想盡辦法進一步大力收窄各種自由,其中包括言論自由。(這也引申了一個問題:保障自由和金融經濟的具體關連是什麼)

書生希望盡力傳遞正確的觀念。我們不應該任由政府去錯誤(或誤導)地詮釋「法治」、「法律」等概念。當然,我們要能認識政府的錯誤,就需要擁有正確的知識。我們需要瞭解正常的民主自由社會下,法治究竟是什麼,相關法律究竟有什麼判例,一個正義的社會應該長怎麼樣子。譬如我們不知道「阻差辦公」、「非法集結」是什麼,就很容易自己先恐懼起來,自綁手腳,無法據理力爭勇敢行動。

我們需要批判得擲地有聲,而不只是憤怒地簡單抱怨。我們要告訴全世界的自由民主社會人民,香港人確實值得擁有良好的民主自由制度,有能力自治,因為我們的公民知識和素養都是名列前茅。

我們常常說香港要建國、獨立或自治。無論你政治立場如何,想必都不會想香港奉行內地的所謂法律制度,而是奉行香港本來就具有優良傳統經驗、悠長而久的英美法制度。但它究竟這個制度有什麼核心概念?究竟「法治」除了戴耀庭先生所說的四個層次外,它實質具有什麼內涵,它如何發揮制衡、它的優劣又分別是麼、它如何尊重人權,它如何平衡社會裡不同人民的利益福祉和自由、它如何應對外交?

這些問題除了具有理論意義,也可能具有現實意義。一部憲法代表了該社會人民的意志、願景、信念和尊嚴。如果我們有機會重塑或建立自己的憲法時,我們應該寫什麼法條進去,才可以闡明香港人的尊嚴、意志和政治理想?這是個關乎全社會人民尊嚴和幸福、相當嚴肅的重大問題。

當然,現在談論這些未免言之尚早。所以,書生也多圍繞時事以最基本的概念來闡明良好的法律和基本自由背後究竟有什麼需要考量的現實條件和理論原則。

我們學會正確的知識,掌握真相,才能在鋪天蓋地的歪論和謊言之中保持頭腦清醒,也能告訴身邊的人為什麼政府和警察的言論是謊言,是離譜得荒謬絕倫。不然,我們即使自知正確,卻啞口無言。這是相當令人尷尬。

書生實在不想看到,有一天香港只會淪落成內地一樣,有一大班小粉紅和愛國人士佔盡主流輿論。

我們需要一邊抗爭一邊學習。很辛苦,但香港人的厲害之處向來就在於堅毅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