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抗爭2020(一)】立法會 — 泛民主派的最後機會,香港人的最後機會

2020/1/12 — 12:57

【文:Guy_L】

香港人經歷過血淚,悲憤,動盪的半年,來到 2020,社會上大小抗爭仍不間斷,體制力量仍然續壓迫。國際間大事仍然緊接,有美伊的風波帶來的震撼,以及台灣剛過了大選,蔡英文以歷史最高票數超過 810 萬擊敗了被視為是中共代理人 — 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連任成功。同時民進黨立委再次過半,民進黨與蔡英文繼續掌控台灣政治,台灣與美國軍政經關係將進一步拉近,亦意味中共,習近平對台投資及部署全面失敗。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成功,香港人的抗爭絕對是因素之一。

台灣的大選素來都是香港人的重點關注之一,每次必定引來不少港人到台灣觀看選戰,香港各界政治人物都希望從中獲得一些「啟示」,然後回望對岸自己居住的土地,問自己一句:「那,我們香港呢?」

廣告

經歷過 2019 那半年,香港人必須明白一個事實:只有真正徹底的民主體制,人民的訴求才能真正得到真正的回應。我們從政府官員的荒謬言行,低劣的謊言,逃避責任等導致香港今日局面,加上頭上那集權,獨裁體制的龐然大物,事實已告訴我們,無論我們看多少次的台灣大選,扭曲的體制永遠讓我們享受不了像對岸的一個政治氛圍,永遠不能真正感受民主選舉那份熱熾 …… 我們永遠只能當個旁觀者去羨慕。

然而,回到現實,香港人沒有退路,極權壓制是迫在眉睫的事,香港人在一路以來享有的生活方式快要被磨滅的情況下奮力抵抗,來到了 2020,抗爭到了新一年,亦到了另一階段。我們試過了不同的抗爭方式,前線的街頭抗爭經過了極大的犧牲,雖然獲得了國際的大力關注甚至實際政治行動的支持,但亦付出了無數傷痕甚至年青人的性命,現階段亦面對大力的壓制及清算,前線的街頭抗爭已承受極大的成本及風險。

廣告

關於下一階段的抗爭,各界眾說紛紜 ,其中一個比較大的共識為「黃色經濟圈」,筆者認為這是一個關於公民社會的題目,我們將在下一篇討論,這裡我們要談的,是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尤其,關於泛民主派。

經過區選的大勝,民主派幾乎等於全面控制區議會,加上剛過的台灣大選,中共對台部署全面潰敗,不少香港人心中必定對今年立法會寄於厚望,期望再下一城。當然,大家都明白,再仍未有真雙普選的情況下,功能組別是一大障礙,所以早有不少有心人士及民主派著手籌備進攻功能組別。然而,筆者看在眼裡,必需提出一個大家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奪取立法會的目的為何?

這問題是否看似明知故問?表面上看起來,是的,奪取立法會,當然是為了重奪議會,重奪立法權力,屆時將能順利透過立法回應人民的訴求,包括我們一直掛在口邊的「五大訴求」。

或者容我再問得清楚一點:重奪議會了,之後要怎樣做?怎樣做才能回應我們訴求?怎樣才能稱為真正的「勝利」?

相信問到這裡,沒有人會有一個肯定的答案。馬上動議獨立調查警暴嗎?還是其他訴求其中一項?大家不要忘記,立法會以外還有一個行政會議,香港之上還有一個極權體制,更不要說裡面的政法委,人大常委,甚至,國家武力;更重要的是,四年過後仍然要繼續面對這個扭曲的體制,屆時又一次要費盡心力進攻功能組別,而這四年時間足夠香港處理這半年的風波,以及香港因這半年受到嚴重衝擊的社會及經濟嗎 …. 「五大訴求」,「光復香港」能這麼簡單直接就能達成嗎?

筆者當然亦不能提供一個肯定答案,但提出這一個問題的原因是,希望大家由現在這一刻開始思考,我們要做的不是要現在這一刻思考如何解決所有問題,我必須由衷的向所有香港人說,我們是沒有可能在這一刻想到一個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法的。香港這半年,或者應該說自回歸以來,香港固有的文化,價值,及年青一代的發展空間早已被徹底傷害及蠶蝕,我們是沒有可能用短時間去收復的。但,我們可以做的,是一個開始,開拓一個未來。要開拓這一個未來,我們必須爭取建立一個真正的民主體制,就如我上面所說,只有真正的民主體制,才能回應人民的訴求。所以今屆立法會,我衷心懇請所有有意參選的非建制派人士,尤其泛民主派,摒棄所有繁俗的政綱,只寫上一項:

重啟政改,取消功能組別,達成真雙普選,還香港人一個真正的民主社會

沒有一個真正民主體制,所有寫在參選單張上的政綱只會是空話,所有人都知道扭曲的體制一日不撥亂反正,所謂的議會只是虛有其表,香港人手上的一票比一張廢紙好不了多少。而泛民主派,請你們必須接實一個事實,這是你們的最後機會。這是你們自傘運後,自人們細數你們過去犯下的歷史錯誤,人們見證你們自回歸以來對香港民主進程的庸碌無為,重新獲得人民信任,與香港人攜手開拓未來的最後機會。你們必須在西方民主社會,在剛剛抵抗了中共滲透,擊敗了其代理人的台灣的關注下,在這一次選舉中彰顯你們爭取民主,為香港下一代開拓一個民主社會未來的決心,因為,這亦是香港人的最後機會,我們不知道這一次過後香港還有沒有所謂的民主選舉,甚至這一次選舉會否還順利舉行。

當然一定有人會問,你真的認為這樣可行嗎?那其他民生措施呢?容我再重申一次,沒有一個真正民主的體制,人民的訴求不會得到真正的回應,包括民生社會的訴求,全民退休保障,公立醫院宿位,老人服務,公營房屋等已是最好例子。我們不是要現在這一刻就成功,這是幾乎沒可能的,但我們必須於這一刻開始。 我們要開拓的是一個未來,不是一個短暫的勝利,如果問今屆的台灣大選能給出一個怎樣的啟示,就只有一個:年青一代是社會的核心所在。我們不能只關注當下,尤其香港這半年已來,犧牲的年青一代已經太多,我們必須付起責任為他們爭取一個更好的將來。沒有人會知道如何及會否成功,但我們必須於現在這一刻開始爭取,必須於現在踏出第一步,可能我們永遠不會成功,但連開始都沒有的話,就不要去想任何可能性了,「光復香港」只會是一句廢話。

香港人請必須思考,然後凝聚共識,摒棄所有繁俗的想法,由現在開始,全力向爭取屬於香港真正民主體制進發。

請記著,這是我們最好,亦是最後的機會。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