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搞國際陣線,要有遠景、有道義

2019/10/24 — 9:08

一直認為自己不應對香港本地遊行集會妄加評論,但最近爭議涉及國際連結工作,就分享幾點:

1. 嘗試把世界看成是網絡(network):個體與個體會連結,繼而產生有系統的社群。有些人擁有較多連結,坐擁網絡中心位置,能較有效傳遞資訊、發揮影響。有些人的位置就比較邊緣,或者只能接觸到與自己價值、背景相似的小社群(簡稱回音室)。

2. 世界的複雜,在於它不只得一種網絡。以美國對港政策為例,其行政網絡、國家安全網絡、外交部門網絡、立法機關網絡、傳媒網絡、商業網絡、人權組織網絡、學術網絡等等,層層相疊、錯綜複雜。再加上美國有三億人口,民主黨與共和黨體系各成一方,你想聽甚麼意見(由「不要激嬲中國論」到「中國崩潰論」),都可以找到貌似十足的支持,但要小心,不要以為某一版塊就是世界。

廣告

3. 以網絡的角度看世界,就不會把焦點只放在個體。個體一言一行所發揮的影響,都受制於其背後難以看清的網絡結構。有時世界太複雜,人的頭腦會選擇最簡單的代表人 / 物,去嘗試解釋世界。但指望一位領袖(特朗普)能隻手拯救香港,就如在香港指望有明君就不用制度配合;認為一位 Twitter 人物(余先生;78.7K Followers)的意見等於「美國人」的意見,就如認為之鋒(407.3K Followers)講一句話,就等於全香港人的意見。當然,余先生持續為香港發聲,將消息帶入他的共和黨圈子,實值得支持。

4. 將焦點放在個體的問題,在於人容易將個體神化。最可悲(或可笑)的是,原本應經過辯論的政治議題,變成了類宗教行為:各人競猜領袖的動機、原意、弦外之音,執著領袖一兩句的言論,各自解釋及演繹「經文」,再集體讚頌領袖的權威,不容外人挑戰。

廣告

5. 在我參與過的在美倡議活動,遇到的行政 / 立法 / 傳媒 / 人權組織網絡,大多數並非如大家想像中進步、開明。講白點,就是比香港的和理非更和理非、更「膠」。他們非常喜歡遊行、分紅海、執垃圾、大合唱的和平畫面(不少人會講到眼泛淚光),厭惡暴力、放火、衝擊立會等情景(再難聽的說話 —「示威者比人打,唯有坐低繼續捱打,一還手就是錯」— 我都聽過)。我們只能盡量不卑不亢,去為抗爭者辯護及開脫。

6. 香港搞國際陣線,要有遠景、有道義。要有遠景,是因為即使你做乖仔、不節外生節,靜待別人為你設定議程,但當大國的利益版塊出現變動,隨時可以放棄關注香港。香港的國際工作若要成功,一定要積極設定、塑造自己的議程。要有道義,是因為香港不會永遠是國際的寵兒—外國政府及外媒總會有看膩分紅海、大合唱的一日,亦會對警暴愈趨無動於衷。當國際關注不會從天而降,就唯有努力去建立盟友。要人關注香港、為我們搞集會,就有道義要關注別國發展。

7. 純粹本人的政治美學:公開乞求別國解放自己,即使建了國,卻無國體,不建也罷。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