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政壇的三項廢人賽

2020/3/27 — 15:29

體壇有三項鐵人賽,政壇都好應該有三項廢人賽,讓林鄭參加。

一個人廢,只影響自己。一個政府廢,就貽害眾生。

因為政府有錢,有權,又毋須向市民問責,因廢闖禍,就會設法掩飾、卸責、打壓異己、收買自己友,保障一黨私利。

廣告

眾所周知,林鄭在以下三個項目都表現得神奇、頂級、超卓:

處理封關慢幾拍,廢!

廣告

處理警暴懶懶閒,廢!

救經濟,救市而懶救人,廢上加廢!

有人會問,撐企業保就業有何不妥?不救市又怎救到人?

這樣問,要不是少年你太年輕,便是看太多王于漸、雷鼎鳴這些經濟學者的文章,迷信「自由市場」有賞罰分明的調節功能,自動汰弱留強,毋視香港社會的實況(詳情可參考筆者的〈當哲學學者遇上經濟學者〉)。難道你真的以為香港的市場環境是健康的,百花齊放的,有利於不同人各展所長,幫實體經濟可持續發展?難道靠「零售業資助計劃」派八萬元給中小企,便發揮關鍵作用,有助於他們度過難關,可以創造機會和就業給打工仔女,令更多人受惠?

幫助不是沒有,但這點錢在香港劫貧濟富的營商環境下,轉頭還要拿去進貢大業主,甚至成為大業主拒絕減租的借口。月前便試過有 200 商戶罷市,要求大業主體諒經營苦況,擴大減租幅度。結果呢?大業主反應冷淡,甚至「恐嚇」租戶不開舖就違反合約。(見《蘋果日報》2 月 20 日的報道)。政府不肯對症下藥,只顧出口術,呼籲大商家同舟同濟,只是扮有做嘢,有幾多大發展商會聽?他們會捧財演和某一派經濟學者最愛說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只有一個,就是將利潤和股東價值最大化」來做擋箭牌。到頭來,陳茂波的撐企業保就業,只是曲線執行林鄭的計劃,借抗疫向大商家及其附庸,以至向功能組别的票倉輸送政治利益,作為選舉工程的一部分。

李敏剛博士早前撰文,提出一個最合乎經濟理性的「救市」做法。他認為,政府應作為 “payers of last resort”,而不是一面倒的向企業減稅、減息、借貸,甚至不是派錢。Payers of last resort 指由政府支助周轉困難的企業付人工,換取企業不炒人,甚至代付一些企業的必要開支。丹麥和英國政府正是這樣,分別推出計劃,代僱主支付 75% 和 80% 的薪金。放在香港,若政府這樣做,一來幫到真正有需要的打工仔女和艱苦經營者,二來亦令到大業主少一個藉囗不減租或減得太少,令他們沒那麼容易榨盡中小企的每一分每一毫。

當然,對開口閉口自由市場、但毋視議價能力太懸殊而造成嚴重剝削的經濟學者來說,這樣對待大業主是會削弱市場的調節功能,損害經濟發展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