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暫停與澳洲《司法互助協議》 八宗協助調查個案擱置 澳律政部:從其他來源搜證

2020/9/25 — 16:21

 《港區國安法》7 月立法後,澳洲政府同月向香港提出暫停兩地《引渡協議》,港府則在 7 月 28 日通知澳洲暫停兩地《司法互助協議》作為反擊。澳洲律政部助理部長 Karen Moore 昨出席澳洲國會聯合常設委員會會議時指,雙方的協助調查請求全數擱置,包括澳洲向香港提出的 7 項、香港對澳洲提出的 1 宗,合共 8 項司法互助請求,一律已暫停處理。

Moore 指,澳洲律政部門一般都會根據《司法互助協議》,尋求香港政府協助調查洗黑錢、詐騙、偽造罪行、犯罪得益及毒品等罪行,從而獲得銀行、政府紀錄或證人口供等。律政部承認,停止《司法互助協議》對澳洲的調查帶來一些影響,但指大部份案件都可以從其他來源收集所需證據;Moore 也表示,他們自 7 月起已暫停與港府之間的《引渡協議》,安排也對澳洲影響不大,因為當地未有向香港提出引渡請求。

昨日同樣有出席會議的澳洲法律委員會主席 Pauline Wright 強調,暫停司法互助對澳洲調查工作的影響,遠不及《港區國安法》來的憂慮。她形容《國安法》條文含糊,有機會損害公民以及他們的政治權利,條文更有機會威脅到訪港的澳洲公民;律政部官員 Sue Robertson 也指,澳洲擔心《國安法》會對香港司法獨立、法治,以及港人享有的人權自由帶來影響。人權律師 Simon Henderson 則表示,過去三個月的政治檢控帶來極大恐懼,已肯定香港社會將大舉失去言論自由。

廣告

澳洲港人組織:12 港人事件足見《國安法》危機

Henderson 續指,自己在 2017–19 年間於 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擔任政策顧問,已不斷提醒包括澳洲政府在內的國際社會,需就香港政策、法律問題作出更果斷對策,並指出香港令人不安的走勢、北京對港日益增加的干預。澳洲港人組織「澳港聯」代表則認為,12 名抗爭者逃亡時被捕一事,充分反映出《國安法》所帶來的危機。澳洲政府表示,會在日內同意中止《司法互助協議》,以及正式暫停《引渡協議》。

廣告

不過專研國際法律的學者 Donald Rothwell 認為,澳洲以《維也納條約法公約》 62 條暫停與港協議,有關做法未能徹底說服他。他解釋,該條例極為嚴謹,只有在形勢有根本改變,才可以觸發一方暫停或中止相關協議,而《港區國安法》未必令情況符合該條件。 

來源:衛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