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書店的兩種悲劇

2020/4/25 — 19:19

看到銅鑼灣書店在台灣重開,又開心又悲傷。開心是因為看到林先生終於找到自己的落腳,做回自己想做的事,悲傷是香港連一間書店也容不下,我們的銅鑼灣,竟然要走避他方。

捷克總統哈維爾是我的偶像,而自己書架上大部份的哈維爾,都是在銅鑼灣書店買到。書店其實有很多不同類別的書,文學哲學藝術宗教命理等等,只是一入門口的「豬肉枱」擺放了很多所謂禁書,其實是維權書,還有常常都棟著一堆哈維爾。對我來說,銅鑼灣書店不是一間很完備的書店,多數是行完對面的樂文才走過去望望,但如果要買到哈維爾的書,就只有是銅鑼灣書店。書店很多畫面我都清楚記得,還有很有禮貌的林先生。而,那都已經不屬於香港的了。

香港的書店一向艱苦經營,也有過不少悲劇。第一悲劇是青文書店老闆羅志華被書埋掉了,這是資本主義的悲劇,我們不好書,於是好書人被倉庫過多的書本埋掉而亡。第二悲劇是銅鑼灣書店,這是極權下的悲劇,賣書人要因為出版而受生命的感脅,出版不再自由,結果是避走遠方,在不是銅鑼灣的地方開一間銅鑼灣書店。從資本主義走到極權,悲劇的劇目也在演化,如果這樣也認為香港沒有問題,我也真的不知可以怎說了。

廣告

但願如蔡英文所說,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