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本土之左翼與「左膠」

2020/8/22 — 15:42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

【文:木兒】

由 2014 雨革到反送中「左膠」一直是不少運動份子的眼中釘,嘲諷他們為「阻膠」、「大中華撚」、「大愛撚」。政治光譜向來有左右之別,有左翼的政治派別。在現實中,左派跟左膠關係不大,甚至兩方時有對立。是否靠左理念便是「左膠」?如何分別左翼份子是否「膠」?

「左」的稱呼源自 1789 年法國大革命,為一個政治立場立類標籤,開會時,坐在議會的左方為爭取民主的派別和改革派,而較激進的或傾向更徹底的改革派(一般為爭取民主自由的派別)則被稱為社運左翼。一般而言,認同左翼者會努力追求理想社會,希望改變人類不平等我不自由的現實狀態。「左翼」強調其成員處在行動或運動中的形態,為改變不平等和不自由的現實狀態服務。

廣告

「膠」字從本地粗口「鳩」演變而來,帶有不屑、卑視的意思。「左膠」一詞常常被用來批評左膠空有改變現實的理論,卻過份脫離現實環境,認為左膠的出現限制了激進政治的發展。如在陳雲的〈左膠禍港錄〉,就把左膠形容為互相矛盾、自我抵消而達到取消行動的人。

有一說法為「左膠」是右翼如論領袖發明出來的標籤,以非理性及情緒化的民粹主義措詞,打擊左翼的社會運動。 但在香港很多嘲諷左膠者,也反對遊中國威權主義和華人地產商主導的資本主義,很難被純粹稱為右翼。 

廣告

香港對左翼人士並不友好,其實從本土政治歷史上有跡可循。中共歷央上是激進派,所以稱為左派,有別於國民黨右派,跟隨中共者因而被稱為「左仔」。這泛指親中共的黨國主義者,而此稱謂在香港的形象長期是很負面的。香港左派在 1967 年響應文化大革命發起干擾社會秩序的抗爭,最終失敗,並在日後成為滋事分子的代名詞,使大眾對「左」的印象變得負面。當時的左派採用激烈的抗爭行動,與現在的「左膠」/「阻膠」行動大相徑庭。不過如果從符號的角度來看,香港的政治文化史上,左膠和左派都用上了「左」這一個華語符號,不少人對「左」的政治行動有所懷疑,多多少少延續了社會對左派的不信任,令不少民間團體會達成廣泛陣線,共同回應「左膠 / 左翼 / 左派 / 中共」等等的敵人。

一類批評認為左翼的政治立場本身就不值得追求,是無法執行的空想脫離人類社會在現實不宜運作的基本法則。第二類批評認為,左翼的基本立場正確,只是有一部分人的實踐過份脫離現實成為了僵化的教條主義者,這群人被批評永遠站在道德高地(「離地」),空談改變但無法執行,只是不斷強調溝通。第一類批評認為所有追求變革的左翼份子都是左膠,第二類批評則認為左膠只是其中一類左翼分子,左翼運動本身仍有許多不「膠」而可取的價值和意義。

從香港本地運動出發,「左膠」一般而言承載三種層面的意義。第一,在香港的網絡公共領域,「左膠」往往用以形容理想僅僅在想像層面上運作,脫離真實的運動者,簡言之這些所謂「社會運動者」並沒有表態或行動,甚至其立場並不合符左翼的思維。在第二層面,亦為最貼近對左翼的批評的一種角度,「左膠」指在持和平主義者,他們反對所有戰爭,包括自衛戰爭,提倡只用和平大愛的方式抗爭,又期望其他運動者跟從,故被指不切實際地姑息邪惡的人,若被侵略也全不抵抗,只會助長邪惡。而在第三層面,香港本土不滿部分左翼的聲音往往是認為他們的情感跟香港本土族群意識不夠緊密,認為「左膠」只是希望連結更廣闊的世界,沒有把情感恰當地分配給本土族群。同時有左翼的反駁為,本土族群過份狹隘,只能代表少數非理性和排外的種族主義者。

當我們把「左膠」及左翼運動劃上無形等號,加以厭惡,難免減少了理解不同政治思想的耐心。「左膠」一詞有否被濫用於侮辱、矮化所有靠左政治理念?濫用「左膠嘢」當作概括詞又會否一竹竿打一船人,打擊所有環保、性別平權、和平主義概念?在香港對「左膠」懷敵意的大氣候之下,民主左翼有否不時被偷換概念成「左膠」,加以抨擊?當一大派別被當作總體被貼上標籤,政治派別亡之間權力抗衡又會否受到負面影響?

香港以往被稱為一個有自由無民主、民意政治的地方,意昧著這裏的人民需培養足夠政治智慧來支持政權的成立。不論是制度內改革還是要成立新政權,單靠情緒主導絕不可行,要贏這場權力鬥爭,要建立及維繫一個民主政權,提升政治智慧及正視政治派別權力抗衡必不可少。

 

作者自我簡介:喜歡香港、喜歡藝術、最喜歡有溫度的人文風景和頑強的民族特性

原刊於第卅壹期《牆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