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歷史必判我們無罪 痛心欣慰的「罪名不成立」

2020/12/14 — 19:44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每一次去聽審,特別係「裁決定罪」嘅庭。當你聽到法官結案陳詞最後嘅一句「罪名不成立」。呢五個字都會有一種莫名嘅感動和痛心欣慰,然後庭上傳來一片掌聲,手足同親友悲喜交集,甚至哭得崩潰。呢個畫面同感覺係好複雜,好難用文字形容。

大概好似當你發現自己喺街上跌咗個銀包(自由),你嘅內心非常惶恐焦急,然後突然有人原封不動將銀包還返俾你,然後你會好慶幸好感恩,原來呢個世界好似仲有好人,呢個社會並唔係大家想像中咁差。

但原來事實係殘酷嘅,呢個銀包本身就屬於你,你拎得返個銀包,其實只係一件好基本不過嘅事。然後,你發現個銀包根本唔係自己整趺,原來係有個賊搶走咗,而個賊發現銀包入邊原來係冇錢,所以先勉強裝作好人願意歸還。

廣告

在香港人心中,沒有任何手足是有罪的,因為該懺悔的是政權,歷史必判我們無罪。而我始終認為「罪名不成立」,並唔係因為法治「有險可守」,更加唔係政府想放生你。今時今日司法系統受到行政機關嚴重干預,根本無法彰顯公義,而「罪名不成立」只係個政權未夠證據而鋤你唔死,更加遑論「法治未死」。

當大家會為一個正確嘅裁決,一句合理嘅「罪名不成立」都顯得份外難能可貴、痛心欣慰嘅時候,我們才發現彼此所承受的,是如此的痛;所希冀的,卻是如此的天真。

廣告

如果嘗試以文字描述這種複雜的心情,大概係從心底裡,感覺似是鬆了一口氣,原本應有的自由,突然失而復得。由原先沉重、忐忑、不安,轉化成悸動、痛心、欣慰而結合起來嘅心情。

或許庭上嘅被告同你互不相識,甚至素未謀面,但你仍然會感同身受,感受到手足嘅痛苦,體會到有一種切膚之痛(社工的詞意是同理心)。這種感受是彼此相連的,是命運共同體一起承受苦難嘅想像。

每一名手足都係為香港嘅抗爭運動而無條件付出,他們背負著重擔、承受審訊壓力、面對政治檢控,走著動盪人生。而我時常想如果每一名手足嘅審訊,都有大家同等嘅關注同熱情,呢個社會同其他上庭嘅手足們,就唔會充斥無力感,彼此之間覺得冷漠同灰心。

對旁聽師來說,「罪名不成立」可能只係剎那嘅感動同安慰,大家會為手足「逃過一劫」而感到慶幸,而我們只是抽少少時間,前往法庭旁聽聲援,其實只係一個很廉價嘅支持。

每一單政治檢控,短則一年,長則數年,而手足所面對嘅長期審訊壓力,這漫長的折磨又係何等的痛苦同煎熬?實在不足為外人所道。

我很希望「撐手足,撐到底!」這不只是一句口號,更要彼此真正實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