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每天都令人傷心欲絕

2020/12/4 — 12:52

黎智英

黎智英

香港每天都令人傷心欲絕。

現在我們不用去大灣區,身在香港就能感受到大陸的社會氣氛。

今天(3日)被控告的是《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他的罪名是違反了與科技園公司簽定的合約,在科技園的地址從事了創意產業以外的工作,因而讓旗下的公司獲得了利益。當然這還沒有定罪,可是因不允保釋,他已要一直坐牢到明年 4 月 16 日開庭再審。假如沒有罪成,那就成為冤獄。假如罪成,那也看似並非一條重罪,不一定要坐牢。

廣告

但無論如何,現在就先送他進監牢坐四個半月。對於一位 73 歲的長者來說,那當然十分難受,令人悽愴。更別說他常為社會獻身。

談到此罪,它的其中一個要角是科技園公司,管理位於沙田的科學園,進駐了近千家公司,此外還管理九龍塘的創新中心,以及大埔、元朗和將軍澳工業邨。有了這個先例,我想到裡面的租客或夥伴公司,說不定也會有點提心吊膽,不知自己的業務會否違反了科技園的合約,從事了超出合約範圍的業務,繼而被告上法庭,甚至立即收押,不准保釋。大家都沒想過罪名會這樣大條。

廣告

我想這是否告誡我們在香港做事要小心翼翼,甚至最好減少與他人往來。例如如果沒有與科技園公司往來,就不會犯上這一條罪?這也可能令其他公司對科學園這個香港科技搖籃卻步,至少在優先次序上可能會排後一點。

可是我想這是多慮了。即使你與科技園公司沒有任何轇轕,但假如整體氣氛是動輒得咎,那還是足以犯下其他罪名。很多昔日不知是罪行的事,今日都成為了嚴重罪行,例如藏有鐳射筆,又或前所未聞的煽動文字罪。故即使你小心行事,也不知道所做的事會否成為明日被控告的重罪。新鮮的事,層出不窮。

更進一步的是,儘管科技園的合約看不出來與國家安全有任何關係,但當局卻用國安法法官起訴黎智英。一下子國安法的紅線又看似擴寬了許多,而且令人更感模糊。這條紅線的準確定位,很難說得準,這本來是法例的大忌。

另一方面,因說話而被告上煽動文字罪等罪名的快必,同樣由國安法法官審判,而且今日還被告知要一直還押共九個月才開審。

他們到時會否被判有罪,我們不知道。但他們會被國安法法官一人審判,法庭不設陪審團,而這些法官則是由香港的特首委任。

黎智英和快必的事,亦令人感到身處香港的安全系數再度降低。那包括看似與國安法不相關的罪,也被國安法檢控;未被判罪也要即時還押;以及要還押很久才會開審。這些做法固然令人憂慮。至於到時會否罪成並判刑,則要幾個月後才知道我們要否再添上一件令人哀傷的事。

傷心無下限。恐怕香港人以淚洗面的日子,還有很長。

現今,有些人已經被投進牢獄,其他人行事又得步步為營,擔心踩中新紅線。判刑的身在小監牢,其他人也猶如身處大監牢。昔日的香港,已經遠去。

過往有一個說法,是香港可給台灣起示範作用,大陸更可為全球起示範作用(中國模式),但中國在香港譜寫的這個新故事,後世又會認為到底給文明示範了甚麼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