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焗你賭】攬炒派已取階段成果,但我們未認知到

2020/5/29 — 16:4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出身美國 CIA 特務頭子的國務卿蓬佩奧,於香港時間昨晚凌晨宣佈,「確認」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因此「不保證」香港會繼續享有「香港政策法」的特殊待遇。

《Batman Begins》(2005)結尾,蝙蝠俠說:「這個城市將恢復正常」;戈登警長回:「會嗎?那 Escalation 呢?我們用半自動手槍,他們就用自動機槍;我們穿防彈衣,他們用達姆彈;而你現在戴著面罩飛簷走壁……」之後他拿出了小丑的牌,預示蝙蝠俠的升級行動,另一邊的升級就是小丑。

中國在香港搞國安法是賭。希特拉在二戰之前也是賭 。他要打破《凡爾賽條約》,第一次行動是進軍萊茵河非軍事區。希特拉的藉口是 1935 年法國和蘇聯為反對德國簽訂的《互助條約》。一戰之後,主要西方大國加上德國簽訂了《洛加諾公約》,公約內容有法德承諾互不侵犯,現在既然法國已經跟蘇聯結盟,德國認為法國違約,就自行不理會《洛加諾公約》的領土安排,進軍本來是德帝國領土的萊茵河區。然後法國政府只是打了一次激烈嘴炮去反應,沒有出兵干預反制,就大定了德國之後為所欲為的底氣。法國沒有出兵干預當日,已經輸掉了將來的波蘭、捷克和蘇台德區。奧地利被合併就不是完全無辜,他們自己也不少人熱愛大德意志,好像香港當日的民主回歸派。

廣告

美國對香港問題也是賭,她要賭如果中國 show hand,而自己唔跟,只打嘴炮,中國對這種「綏靖訊號」心領神會之後,會否變相鼓勵中國繼續發難。如果美國坐視中國人獲得香港完全回歸此一大外交勝利,美國在東亞的盟友,包括日本、越南、印度、菲律賓、台灣等等,內心又會如何心領神會,美帝國是否要撤出東亞?

於是美國國內就算有多少 panda hugger、美國不打算死人,都要升級對賭。蓬佩奧的講法留有後手,他只是說「不保證」,雖然應該已經準備了所有脫鉤準備,但還是將個波回扔中國。我現時還留情,但你繼續立國安法,取消待遇就是你咎由自取。美港脫鉤,脫到甚麼程度,都是睇住來食。照現時情報,要求美帝銀行孤立中方人員的制裁法案已如箭在弦,科技禁運也很有需要,加關稅可能是一段時間,視乎中國表現。如何脫鉤、制裁的力度,千變萬化,可以強到動到美元港元關節,令香港資產全體跌水。要一個怎樣的 end game,雙方都會用拳頭來溝通,怎樣制裁都會進入拉鋸。

廣告

那麼香港人呢?為了反對國安法,抗爭再起。很多人經過一年之後都疑惑,究竟出來做甚麼,抗爭的目標又是甚麼。就算是衝,衝哪裡?其實踏破鐵鞋無覓處,攬炒派已經成功令局勢升級,導致中國和美國都要焗賭。之後的鬥爭動能,兩大國自己會不由自主貢獻,主力不是靠我們。

所以事情已經遠離了香港,中國要立國安法也不是在香港,而是在北京。香港示威碰不到他們,再佔領立法會的難度很高,而且亦沒有客觀需要,法案不是在香港審議;象徵性佔領,去年已經做過,再做也沒有那種效果。「後人權法」的示威,根本已經不需要路線和目的地。不需要佔領甚麼,不需要達成甚麼,因為香港人已成功促成兩大國對決,或若將香港置入兩國的大戰爭之中。之前美國是護著中國的,民主黨倒退政改方案,美領事館是支持的。雨傘的時候,外國使館沒有站邊,只是希望事態快點完結。

那麼香港人現在應該做甚麼?

You are free to do everything now.

有人在家裡上網嘲諷抗爭者「送頭」,這當然很令人反感。問題是中美交戰的大勢已定,不代表香港人就沒有示威需要。沒人說示威是為了促成北京崩潰,他們還有很多不滿要表達,當人人都已經了解風險,他們就是自由人,free to do anything,因為不礙大局的。只是粥已煮好,用文火溫著,免得上碟之前就涼了。而覺得必須做甚麼,是一種國族狂情,它是拯救一切的高熱,一旦感染就沒有言語勸說的可能。那些十幾歲的人的身心狀態,我都無從了解,何況其他年齡層。

送頭論者,很多人是天性喜歡踩低人抬高自己,或以為覺得自己通曉大局,比大眾聰明,他們很多都是弱者,唯有「思想上」戰勝大眾。

「阿 Q 在形式上打敗了,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纔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 Q 站了一刻,心裏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

問題是他們在「美國人權法」塞在眾議院之前,已經不斷叫人留在家中等美國打救,他們不是客觀論證現時香港某時某刻已得到階段性成果,可以稍事休息,而是任何時間點都對行動冷嘲熱諷。

「風林火山」,策略的確是因時制宜,但如果你永遠都是徐如林不動如石,但又聲稱自己「風林火山」,很有策略,大概就等於現代中國的那些武林高手,一班做媒弟子簇擁,自我感覺良好,對外人好像很高深莫測,但出到現實就被人一拳打倒。

雖然說中美兩國已經進入軌道,但我很懷疑,如果香港人停止任何公眾活動,六四又不搞(雖然我不會支持出席愛國民主活動)、示威遊行又不搞,整個香港冷下來,對於外國和中國而言,又會是怎樣笑話。你們說得自己一副水深火熱的樣子,但你們自己沒有人被捕犧牲,市面一點影響都沒有,那香港問題我處理好自己利益那部份就好,其他就不需要那麼上心,你們市民都好冷靜嘛,應該沒那麼要緊。你去遊說,他們內心就會這樣想。

所以這件事很弔詭,你想假手於美國,就要自己先做事;你自己不做事,就無法假手於人。那麼其實現時的示威是怎樣的?現時很難說是激烈抗爭,最多是街道放下火,都燒不了十分鐘。你說人送頭,其實很多人都沒有去衝,只是一身普通衣服被人拘捕。如果這是他們想要的,都值得尊敬。然而這些無目的、騷擾式、快閃式、打打跑跑的游擊戰,就是香港人應該做的。等於北越游擊軍不斷騷擾,游擊兵不需要想總部攻堅,只需要專心做好騷擾和消耗,其他事給大國他國去想。示威好像沒有甚麼目標,那就是大家需要堅持的,大家以為找不到出路,但其實已經找到,只是你 yet to realise。

示威存在是必要,但存在就可以,但現階段已不需要達成某種具體目標,它只需要存在,說明香港形勢仍然嚴峻;在這方面,香港人是主角,但也要做下演員,表現越肉緊越好,但內心可以是安靜而計算。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