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5/2 - 21:05

香港特色疫限商場戰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昨夜新城市,最重大的新聞無疑是警方開咪指記者「不是記錄者,而是參與者」,更稱記者「為暴徒護航」,指採訪記者違反限聚令,最終更有兩名網媒記者遭票控。

不在其位,不再以「記者」身份、而是無異於一般市民的身份落場,在人群之中,感覺也不再一樣。是日新城市「和你 Sing」幾度攻防,滿場和理非民眾的靈活、機敏,反令我印象更深刻。抗爭士氣尚未盡現,但一股節奏正在醞釀。

商場中庭的視覺效果,是身穿反光衣的記者多過市民;但往後方走去,就會見到大批市民在行街、行公園,疏疏落落地站滿了新城市三樓與連接大會堂的花園平台,徘徊不去,靜待時機。市民與警員進進退退,防暴警時而擴大封鎖,時而稍退,民眾一待警員退卻,即趁機大開擴音,播放《願榮光歸香港》大合唱,高舉「五、一」手勢;一曲既終,復又四散。

廣告

不少口罩下的面孔,都是中學生模樣;有尚未完全變聲的男孩,舉著大聲公向警察叫罵,斥責警察只會恫嚇市民,毫無建樹;路過返家的民眾,經警察指示的路徑離去,不忘對警察多番揶揄;銀髮夫婦攜著手站在警察封鎖線不遠處;防暴警推進,年輕人慌不摘路,我也只能隨著竭力奔跑,幸見街坊等在暗處為我們指路。四週巡視確保逃生路線的,也是街坊裝的中年人。

警察在他區硬闖商場武力驅散的畫面,似乎未有起到任何阻嚇之效;反之,今日沙田,民眾的表現明顯在傳遞一個訊息:就是他們久休復出,已經 ready。

警方一方面持續針對、出言挑釁甚至出動胡椒噴霧對付記者,另一方面對民眾則明顯克制,僅以「限聚令」票控個別市民及區議員,未見有大動作,甚至比之前更常見到警員勒住情緒激動的同袍;然而,靠著人數優勢,警察亦成功截開市民。

一條百米走廊,近沙田中心一翼的市民,握著手機追直播,才知道近一田那邊的情況。二三樓電梯上下,隔著 N重警員,完全看不到其他位置,只有偶爾傳來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喊聲像號角傳遞訊號,讓不同區域、不同層數的民眾確定彼此仍在,仍未離場。

一位白髮市民,自攜擴音器到場,多次在警員防線對開兩、三米處開咪大講棟篤笑,逐個防暴警點評。警察開咪反覆警告其違反限聚令,圍觀民眾在幾十米開外,報以笑聲。我一直在想,警察只要一衝前、一伸手,立即就可以將他拉到防線後招呼,無處可逃,而這位先生始終在防線前談笑自若。

從六點擾攘到十點幾,防暴警退出燈已暗下來的新城市,白髮市民堂而皇之走入中庭,「好,我哋再唱一次!」音樂聲起,仍在場的市民漸漸靠攏,雙手舉起五一,重現《榮光》響徹新城市中庭的場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