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6/21 - 10:21

香港的傳媒空間,還能餘下多少?

國安法大張旗鼓殺到,同一時間,在過去這幾天,香港傳媒界亦發生巨變。

星期五,《頭條新聞》播出了可能(極可能)的最後一集,也正如不少人的說法,就算日後《頭條》竟然能回歸,一個要「平衡各方意見」的諷刺節目,已經失去靈魂。

但《頭條》之失,遠不止一個節目的問題。

廣告

《頭條》在壓力下被極速整改,反映的是在官方的屠刀下,港台一直堅持的編輯自主,其實有多脆弱,台長的任命、資源的增減從來操之於政府,還有在其上的商經局、通訊局以至顧問委員會,《頭條》的下場,有如向港台其他節目和部門下的最後通碟: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可以想像在如施高壓下,港台中人在可見的將來都必須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有人會心灰意冷掛冠求去,餘下的即使有反抗意見亦有力難施,也有人會但求無過自綁雙手,甚至配為上意主動投降,殺掉了《頭條》這只大雄雞,也有如抽掉港台的脊樑。

同一時間,在過去一年多表現突出的《NOW》亦有異動,主管張志剛「退休」,由前無綫中國組主管陳鐵彪接手,他的「班底」還包括亦一名前無綫高層李偉亮。

不打算從評斷某某個人(相信行內人也清楚這些名字是啥回事),單以事論事,《NOW》的異動也難以自圓其說。

張志剛的離開,說是「退休」,確實他亦已屆退休年齡,但奇特的是,接替他的陳鐵彪本身已經退休,找一個退休人士來接替將會退休的,是何道理?

而和陳鐵彪一同空降的李偉亮,據報會出任助理總裁,即職位僅低於現時《NOW》的二號人物鄭麗矜,客觀效果就是兩名空降的高層,將「上下夾擊」鄭麗矜。

若果《NOW》本身處於水深火熱急需改革,這還說得通,但對於一個本來運作良好蒸蒸日上的機構,一號人物退休,不安排原本的副手補上,反而由外人空降,再安插一名三號人物隨時可以架空留任的第二把交椅,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另外比較少人留意到的,是這幾天亦傳出,《有線》亦可能有高層人士變動,但消息仍未確實,若真確的話,震盪或許不比《NOW》低。

《港台》、《NOW》、《有線》(未證實),幾乎同一時間有動靜,代表甚麼?

這三家機構,幾乎可以說是主流傳媒中,最有公信力的幾個,亦是最為公眾信賴的電子傳媒,連串動作在短時間內急劇發生,代表的是有「力量」已經撕破臉皮,如國安法一般,要以重手收編整頓在過去一年的「動亂」中的「黑手」之一:自由的傳媒空間。

配合官方一直以來對《蘋果》以至黎智英本人的攻擊和國安法威脅,警察一直以來對非主流傳媒的邊緣化和針對,在今次這波傳媒大整頓後,香港的傳媒空間,還能餘下多少?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