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命運

2020/5/26 — 21:30

圖片素材來源:Nitin Sharma @ Pexels

圖片素材來源:Nitin Sharma @ Pexels

政治地理學者蔡俊威去年便在〈地緣政治看「誰的香港」— 中國的香港〉一文中分析過:「中國衝出世界的戰略必然要反制美國在印太地區設置的第一島鏈防衛,將島鏈內的國際海域改為其內海,將周邊列島作為其領土。而恰恰在這「海上長城」內的香港,自然是中國擴展陸權式海洋地緣戰略的橋頭堡。大國崛起必先硬邦邦地搶奪香港的絕對控制權。」

除了地緣政治的戰略考慮,蔡俊威又指出,中國銳意恢復帝國時期的光榮與國際地位、洗刷近代恥辱歷史,而且抱著急於求成的心態。他們對現存國際秩序越來越不滿,欲修正、「改革」之。最「西化」的香港首當其衝,故樂此不疲地清算和修正「西化」思想和制度,復辟天朝主義、新民族主義。

在這個分析基礎上,武肺雖令中國元氣大傷,但她的主要對手美國亦不好過。有危便有機,中國決要賭一舖,看死特朗普到最後也不會有大動作,最多制裁一些港官或口頭上譴責一下港版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事實上,不單美國政府債台高築,美國國民亦負債纍纍,學債、汽車貸款和卡數一直快速增長。疫症下經濟停擺,失業加上沉重債務,對一般人打擊之嚴重可想而知。特朗普和中國反面,只會加大經濟救亡的難度,使選情變得更惡劣。是故他連國民生命安全也放在次要位置,務求盡快重啟經濟。香港人的命運,自然更不放在心上。

廣告

但另一方面,美國大選逼近,特朗普無論如何都會打反中牌,把國民視線由對他抗疫失敗之不滿轉移到外敵之上。中美鬥法,正由貿易戰朝金融戰爭,甚或軍事衝突的方向發展。如果特朗普對中國在香港發動文革 2.0 視若無睹,隨時被民主黨的拜登砌到無還擊之力。所以也不能排除他會兵行險著,長痛不如短痛,索性把中美鬥爭提升到地緣政治重新布局的高度,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以新加坡或台灣頂替。有分析便指,隨著菲律賓、越南與印度的成長速度超越中國,產業鏈及亞洲經濟成長主力逐漸從東亞轉移至東南亞。新加坡可能因應國際地緣政治之變而取代香港,成為下一個亞洲金融中心。中共扼殺一國兩制,無疑加大美國一拍兩散的決心。

更何況,中共一直在港排擠外企,香港市場開始無肉食,華爾街大行出於商業利益遊說美國政客莫出重拳的誘因下降。再者,武肺令視像會議(文化)更普及,開會根本不用聚在一起,連中環作為香港經濟樞紐,象徵意義也大於實際貢獻,不少大公司為了省成本而搬去其他區。同樣原理亦適用於一個城市。離岸操作和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亦會配合,對傳統金融中心的需要產生重大衝擊。這些都是美國在必要時使出七傷拳的考量因素。至於中美最終怎做決定,香港人在大國博弈下未必發揮到扭轉局勢的影響力,但世事難料,只是萬一做得到,最大的變數果真來自香港人,那就很可能意味,發生了一場用幾個數字為代表的大悲劇。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