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教育界確實是藏污納垢

2020/5/17 — 10:33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過場優孟扮老倌》
二黃西皮約略通,花臉獠牙也潤雄。
蕭鼓喧天須臾罷,過場優孟盡怱怱。

教育局長楊潤雄請纓上場,以十四億同胞脆弱情感的捍衛者自居,在資訊自由開放的香港可以說是自取其辱。他連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未搞清楚。先不要說知識的探究、學術的討論是不是應該有禁區這個問題,他要求撤回的那個題目引導學生作答的焦點他都未曾搞清楚。

日本人在明治維新之後經濟及政治勢力向外延伸,日俄戰爭之前已經開始經營中國東北。這個做法在本質上與大清在此之前更早便介入朝鮮的經濟及政治事務沒有分別。如果要討論中原政府的介入對維持當時朝鮮的政治穩定及經濟發展有什麼利弊,這顯然與是否侵略可以分開來處理。這情況就等同日本人侵略中國及及東北是 1900 年之後多年後的事一樣。

廣告

早就有歷史學家指出,滿清政權雖然來自東北,但入主中原之後對於他們的老家卻是忽略了幾百年,也完全沒有在那裏經營及開發的動機,這才讓日本人有機可乘。如果要就這個方向作出討論,是不是又可算是傷害了幾百年來中國人的感情?不如楊潤雄局長為教育界提供一個禁議題目列表,好讓大家參考一下,又讓教育界有所依據好不好?

況且,這一次既然講到明是請考生講有什麼利弊,不讓同學討論這個歷史事件之弊,顯然也十分影響同胞的感情。

廣告

要重新把中史科設為初中必修,不是說要培養香港年青一代對中國歷史的認識,從而培養國民身份的認同嗎?這一次如此鬧劇,暴露了政府只是把歷史作為一種意識形態的操控,不容史識及史觀的討論,只能接受一套根據當權者劃定了的、閹割過的史實作標準答案。但政府不可能在香港全面操控互聯網或其他訊息渠道,這種意圖根本無法成功。經此一役,學生、家長、甚至教師都會對政府的意圖更警惕。

香港事態發展到今,最荒謬最肉酸之處,就是這些官員動不動就要政治表忠行先,邱騰華及楊潤雄近期可以說是丑態盡露。

而那些出來打邊鼓的跳樑小丑,有些更是貴為校長及具有多年教育工作資歷的人士。前高官兼曾經是教育大學校董會主席的馬時亨,早前指年輕一代越來越不知尊師重道,又說要加強這方面的教育。但看看今天那一些所謂「教育工作者」的醜態,他們完全不介意做當權勢力的傳聲筒,所講的也完全不符合教育的理念,如果香港的年輕人尊重這些所謂師長才是大問題!

香港面對的一個主要問題,不是有太多不懂得尊師重道的年輕人,也不是香港年輕一代沒有批判思考及判別是非的能力,而是有太多這一類奴材傀儡偽裝作人之患,嚴重損害了教育的價值與尊嚴,也挫傷了教育在一般人心目中的地位。

回想過去 20 多年,有那一位主事教育政策的官員在任內或落任之後會得到香港人及學生的懷念與尊崇?也不要忘記自從 2000 年推行教改之後,不少主事教育的官員都以為自己可以為權勢貢獻一番功業,但差不多無一倖免,都只能扮演過場二幫甚至只是白面灰面。董建華推動教改,就算是腳痛下台之後接受電視台訪問,都說最希望香港人記着他「對香港教育改革作出過的貢獻」。羅范及那個教育沙皇就搞到全城教育工作者喊打。孫明揚算是可以平安過渡,原因是他做局長那幾年教育是最不受注目的政策,他也顯然不求有功。至於上一任,想一想他的花名叫「唔得掂」便可知一二了。

連曾經煞有介事,要在任內走去進修,取得教育碩士學位的羅太都差不多變成了教育界的公敵,更何況現在這個連教育專業資歷都沒有的所謂教育局長!一個連戲衫都沒有的優孟式人物,竟然出來教人唱戲!這就是特區的高官問責制。

最好笑的竟然是今天新華社評論文章說:「香港回歸祖國近 23 年,…教育系統藏污納垢、荼毒學生、危害社會,…」如果這真是代表官方的意見,雖然對問題的看法可能與香港人完全南轅北轍,相信香港人也不會介意北京當局向香港這麼多年來處理教育的官僚及只懂為政權打邊鼓的所謂教育工作者嚴肅問責!他們才是香港教育系統內的污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