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法治基石雖然未倒塌,但是正在被不斷蠶食!

2020/4/27 — 12:36

 

早前戴耀廷在面書宣告香港「法治已死」,並撰文聲稱:「……它 (法治) 已變成了喪屍,法律被用來吞噬活人。」  有關「危言聳聽」似的言論出自一位備受尊重的法律學者和公民抗命的民主鬥士,隨即觸發社會廣泛的熱烈討論。  哄鬧爭辯之聲言猶在耳,最近十五名民主派相繼被拘捕,不少人指出是秋後算賬的政治檢控,再度響起「法治已死」的強烈控訴聲音。 日前內地兩辦放言重新詮釋《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置小憲法文件於不顧,肆意踐踏既有內容 ; 如今將軍澳連儂牆傷人一案中郭姓法官讚揚被告有「情操高尚」之言,又再次令香港人憤慨不已,深深感受到香港「法治」就算「未死」,也正是「瀕危彌留」了!

筆者以為,如果以內地法制來說,整個法律系統根本並無「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可言,司法制度只不過是國家機器掌控著的「政治工具」,況且在一黨專政的所謂「以法治國」掩飾下,為所欲為,相對普通法的標準無疑就是「法治已死」。 可是平情來說,直至此時當刻,香港特區現存司法體制內的不同部門和人員仍然如常運作,沒有被全面拉倒,儘管有指那些涉及社會爭議和政治敏感的議題和案件,當局往往刻意偏頗處理,造成惡劣後果,不過怎麼總是難以一刀切的概括表示「法治」已雙腳一伸的「壽終正寢」了!  不過縱然如此,近年來已有不少顯著例子,有目共睹,完全反映出香港飽受著內地政權的「政治干預」,手法粗暴,特區政府根本無法抗拒,而司法界人士承受著沉重的「政治壓力」。 事實上,香港的法治基石正在被不斷蠶食,在風吹雨打環境中雖然仍未倒塌下來,已是危如累卵!

廣告

「法治指標」的其中兩項是:「執法公正」和「司法公正」。 如果以這兩個指標來檢視香港近月來的情況,實在不難得出甚為負面的悲觀結論。 香港警察作為執法部門轄下的主要紀律部隊,應該本著專業精神「執法公正」,可是在反修例運動中,屢次罔顧法紀和選擇性執法,以濫捕手法製造恫嚇氣氛,而且警權被縱容而擴張,不受制約,甚至作出違法行為亦被包庇得逞,早已有人指斥淪落為一支「內地公安化」的維穩部隊,不只是「維持社會治安」,卻是兼顧進行「政治任務」!  律政方面的具傾向性檢控手法亦為人所詬病,過去多宗的DQ例子正好說明「司法公正」的指標備受衝擊。 就以連儂牆案的裁決來說,有關法官直接評定「社會反修例運動」為「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稱被告持雙刀斬人行兇「並非有預謀」、表示被告自首以及事後關心傷者是「情操高尚」等等,完全偏離常理邏輯,並刻意宣示其個人政見立場,難怪不少香港人義憤填膺,直斥顛倒是非和裁決不公!

當晚吳靄儀保釋後在警署外發言表示:「情勢愈惡劣,法律界就愈要堅決為當事人辯護,為香港人爭取自由,不可放棄!」  筆者以為,如今香港的局面當然極為嚴峻,可是,香港人與其頓足狂號「法治已死」,不如踏踏實實的站立起來,抖摟精神,勇敢面對和設法挽救法治基石的傾斜歪倒! 在現有的任何空間和平台,香港人必須爭取發聲為文的機會,鞏固言論自由的陣地,增強話語權的影響力,而且面對種種打壓,更必須讓抗爭的迴響傳遍外地去!  

廣告

筆者相信香港「法治」仍未已死掉,那麼就算「一息尚存」,香港人更應該好好珍惜,不應消極的任人利用「法治」被宰割,更絕不能輕言放棄,必須奮力堅持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