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真相:獨裁者的十二步計劃

2020/5/20 — 13:31

【文:天拿水】

中國中央電視台近日播出一連兩集總長 70 多分鐘的《另一個香港》專題節目,主要針對去年「反送中」運動和批評示威者和民主派,更直接點名炮轟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等,散布危言聳聽的言論,製造社會恐慌。節目更指在外部勢力煽動支持下,暴力行為不斷升級,而持續的暴力事件令香港正滑向恐怖主義的深淵。

央視選擇在全國兩會舉行在即之際,推出政治意味濃烈的專題片,配合近日針對立法會內會主席選舉、DSE 歷史科試題、頭條新聞停播等,明顯是為了北京對香港展開下一步行動鳴鑼開道,展開「文革 2.0」,更一步步走進「全面威權」之路。筆者嘗試以美國政治學大師 Larry Diamond解釋一下中共的可能套路,香港正在發生的「真相」。

廣告

Larry Diamond 出席講座談到《妖風》一書提及的「獨裁者的十二步計劃」。(Colorado Foothills World Affairs Council Youtube 截圖)

Larry Diamond 出席講座談到《妖風》一書提及的「獨裁者的十二步計劃」。(Colorado Foothills World Affairs Council Youtube 截圖)

廣告

Larry Diamond 在書中指出「獨裁者的十二步計劃」未必有固定、順序或清晰可辨的階段,但有下列 12 點可參考:

第一:開始妖魔化對手缺乏正當性且不愛國

過去多年中共一直指香港為「反共基地」,民主派多年來也被指借外國勢力「反中亂港」,但一直只流於口舌之爭。2016 年人大常委卻「輸打贏要」,強行解釋《基本法》第 104 條,借宣誓效忠問題 DQ 多名民主派議員。自反送中以來更指整場運動令香港步向恐怖主義,抹黑為「攬炒派」、「縱暴派」,企圖藉此拉回中間派「怕攬炒」選民的支持。

第二:掏空法院的獨立性

人大常委過去曾多次借基本法第 158 條的解釋權,不斷僭建強加中共意志在香港身上,完任無視香港終審法院對香港內部事務的解釋權,每次香港內部事務也可以強行與中港關係扣連,從而達至自行釋法目的。自 1997 年主權移交後共 5 次釋法,包括 1999 年居港權案、2004 年將政改「三部曲」僭建為「五部曲」,2007 年不實施雙普選、2005 年特首董建華餘下任期「五年改為二年」、2011 年剛果案、2016 年立法會議員宣誓案等。

第三:攻擊媒體的獨立性

97 前後已通過不少愛國商人、紅色資本收購本港不同新聞媒體,或以政府消息人士手法向聽話傳媒放料,或以牌照續期問題影響節目製作或主持人言論,更曾試過有多名傳媒受襲。對不順從的媒體先行以「陰乾」方式,要求本地商家不可在有關媒體(主要為壹傳媒集團)落廣告,再加以「文攻武鬥」方式每天攻擊,令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大受影響,從而希望製造有利政權輿論,惜近年網絡媒體興起,通過眾籌可增強新聞自主權,大大減低政權對媒體影響力。

第四:控制所有公共媒體

過去香港電台一直備受攻擊,多年前《頭條新聞》已被政協徐四民批評為「陰陽怪氣」,近日王喜扮警匿垃圾桶,亦遭通訊局稱「辱警」發警告,並暫停本季製作;連《左右紅藍綠》這個嘉賓個人意見節目也遭非議,要求節目下架。2006 年政府檢討公共廣播角色,及後亦在港台之上加設由特首委任的「顧問委員會」監察,猶如「太上皇」,多年來港台希望轉為如英國 BBC 公營廣播服務公司都未能成功;反之建制派多次要求港台成為政府的宣傳機器,只為政府服務。擴建廣播大樓和設施亦遭建制派於立法會上反對,近日更收回教育電視大樓,以「陰乾」方式對付不聽話的港台。

第五:加強對控制網絡

近年隨著網絡日益發達,香港每有大型社會運動發生,特區政府便會出來對海量的網路新聞表達關注,更指當中有不少所謂的假新聞、假訊息。去年反送中運動起,林鄭月娥更多次表示需要推動立法規管假新聞。新型社會運動現多靠網絡動員,文宣、動員、眾籌等工作全都可以在網絡上進行。政府志在箝制香港人的網上表達自由,朝着老大哥般的控制和審查。許多威權專制政權都以假新聞為名、以公共衛生防疫為由,限制新聞與資訊自由,期望造成寒蟬效應,危害網絡和新聞自由。

第六:壓制其他公民社會的要件

政權會不斷攻擊不同公民社會團體(過去不時批評教協/記協和近月針對醫護工會罷工、考評會歷史試題事件等)和大學(去年圍攻中大/理大、過去的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再迫害中學、大學教職員(如要求處分支持反送中的教師),讓他們畏於在著作和課堂間批判政府;不斷攻擊和借意拘控參與抗爭的學生領袖,並創立忠於政權的學界外圍組織,意圖代表學界聲音。

第七:威脅企業界停止資助反對黨

對資助反對派政黨和反對派候選人的企業施壓。過去香港民主派政黨一直遭到中共打壓,惟有部分企業、商人,仍會以「雙邊下注」原則,向該派政黨投入少量金錢資助,部分中小企商人亦希望與理念相近的政黨得以發展,平衡建制勢力。惟近年相信需到大陸經商的商人愈來愈多,對中共代理人的「溫馨提示」亦「識做」,自行「收水」。過去亦有人曾提出「政黨法」借看是否收受外國勢力資助之名,圖嚇止本港商人捐款,最終建制派亦提出反對作罷。部分政黨亦需加強街頭籌款、網上眾籌方式以保生存,但經營亦顯得愈趨艱苦。

第八:建立新的裙帶資本主義集團

香港過去一直被評為世界最自由經濟體,但在 2014 年卻被《經濟學人》評為最嚴重「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地區,當中富豪財富佔 GDP 的比重接近80%,比其他威權政體如排名第二的俄羅斯與排第 19 名的中國大陸為高。過去殖民地年代商人普遍「親英」以獲得特殊利益或許可,九七主權移交後,很多商人亦以「變色龍」姿態轉為「親中」。而梁振英上台後,為大洗以四大家族為首的「地產霸權」,並取得其他二、三線商人及紅色資本家的支持,則扶持他們滲入不同政府委員會的職位,以此取得大量油水。

第九:對公務員體系和國安機構施加政治控制

過去香港公務員一直恪守專業、保持「政治中立」原則,但在反送中運動以來,不少文職公務員遭被捕、被警員恐嚇及毆打,卻只換來政府一句未審先判的「不容公務員違法」,更有公務員被要求留意個人社交平台上的言論。反之,所謂「忠誠勇毅」的警務人員無論是否正在執行職務,卻受到禮遇、寬大處理,政府對很多警務人員的違法違紀事件「隻眼開隻眼閉」,更多次獲得中共國家級禮遇,猶如高人一等,讓警察甘於淪為政權打壓的工具。過去亦曾發生懷疑國安人員越境非法拉人,如「銅鑼灣書店」事件等。

第十:進行不公的選區劃分並操縱選舉規則

政府過去一直對區議會選舉的遊戲規有著高度控制:從決定議席數量到劃區,以至容許人口數字超出法定範圍。通過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方法操縱選舉(gerrymandering,傑利蠑螈),可同時增加和減少非建制在不同地區的勢力,改劃情況更常出現在非建制的選區,以令該區人口更不穩定。如最近 2019 年區選,選委會建議重劃 128 個選區,被質疑通過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方法操縱選舉。

第十一:控制選舉機構

以選舉主任之名去研判參選人的資格,檢視準候選人是否對國家政權效忠、支持港獨,如不獲信納則可不提供任何具體原因,以不信納其真誠擁納《基本法》而取消參選資格,借此打擊反對派候選人,亦限制以和平方式表達和倡議不同政治主張。過去已發生多次 DQ 事件,更影響國際社會對香港選舉制度的印象,以及認為中共正加強打壓民主派的力度。

第十二:重複第一至第十一

不斷重覆甚至加強上述十一項的打壓,目的只為令香港人畏於批評威權政體的不是,亦形成有利政權、新的政治秩序,最終讓所有反對聲音和抵抗力量噤聲。

筆者走筆至此,回望過去中共和特區政府的所作所為,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異己,不禁也像近月的香港人一樣感到唏噓和無力感,甚至心生移民念頭。然而,正如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約翰。麥凱恩曾經講過:「獨裁者自知力量和影響力不如我們,所以打算暗中顛覆我們、侵蝕我們抵抗的決心、用恐懼令我們屈從。他們自知除了自私和恐懼,無法對世界貢獻什麼,才致力於打擊我們的自信和自我價值感。」也正如前美國總統羅斯福在就職演說中提及:「我們需要恐懼的,就只有恐懼本身。」筆者相信香港人對香港核心價值的堅持,香港人將繼續無所畏懼,不會讓中共的威權輕易壓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