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自由落體 移民的心安之路

2020/5/25 — 12:25

【文:古勒馬】

朋友還來不及坐下,急不及待就首先問:「點呀,幾時走呀?」我心想,全球被疫症困擾,相信有一段時間不可以外遊。但是原來,他指的,是何時移民。他比我直接,一語道破。

另外一位朋友,是劍橋理科博士,為人正直。我最敬佩他能根據研究和數據做出大多數的決定。聽來有點像機械人,但是人非草木,我相信他作出重要決定時,也要考慮不少其它因素。但是無論是為孩子選擇學校,至選擇住址,他給我的印象是全理性的決定。這是非常難做到的事。大部分人作出決定時,會首先做一些研究,但是往往作出的決定,會因為不同的因素,最後和研究應有的結果有所偏差。原因很多,有些人因為迷信,宗教,盲信命理風水,也有人會小心平衡各方利益,考慮機會成本等。但是最棘手的是人際關係和是要考慮家人的感受。不同的因素,總會令人思前想後,令決定往往會偏離理性。

廣告

由去年六月至今反送中所牽引出的蝴蝶效應,到近期的文憑試歷史科試題被取消,頭條新聞被下架和港版國安法,香港有如物理學所講的「自由落體」(Free Fall) 一樣,用在香港現時的情況,可能解說為「自由和體制的塌落」更為貼切。這一切其實就是我們的數據。我相信,上述的那位朋友,看着眼前的數據,要決定移民的話,會是一個簡單直接的決定。但是對我而言,移民與否,真的是一個令我心力交瘁的問題。我算是非常幸運的一群,有條件考慮移民。有人會認為,如果財政狀況許可,一走了之,到外國吸口自由的空氣,給子女一個更佳的成長環境,還需要想些甚麼?但是也有人認為,移民是沒有承擔,沒有責任感,不愛國,不愛港的逃兵和懦夫行為。為了一些意識形態上的執着去做「二等公民」,放下友情和親情,和年邁的父母分隔兩地,要離鄉別井,忍心嗎?捨得嗎?值得嗎?

八九十年代的移民潮,相信不少人是以未雨綢繆的心態去移民,所以有不少人入籍後回流返港。但是到了今時今日,近在眉睫的赤化,現在移民和三四十年前的心態,還是一樣嗎?移民到一個新的地方生活,要「從新出發」,適應新的地方,新的人事和文化,不是也需要一定的勇氣嗎?像我這樣正步入中年危機的人而言,本身已對自己人生懷著種種質疑,現在還要「從新出發」,我只感到無比的焦慮。究竟,移民是自私還是無私?是懦弱還是勇敢?是執著還是放下?又或是答案簡單一點,就是我太婆媽?要怎樣,才能把懷憂喪志變成懷憂「壯」志?

廣告

幾年前,李嘉誠先生引述詩人蘇軾及白居易的句子,「此心安處是吾家」及「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要達到這個境界,又談何容易!要再找到一個家,唯有徘徊在自私和無私、懦弱和勇氣、執着和放下之間,尋找「心安之路」。

作者 FB:https://www.facebook.com/KooWord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