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僭建」與「癌變」

2020/3/9 — 15:00

2012 年屋宇署專責小組展開對新界村屋僭建物的執法行動,表面上雷厲風行,但實質上是雷聲大雨點小。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還強調相關政策有合法性,情理兼備,最重要讓市民知道,政府在執法及保障建築物安全,是一視同仁。但到底事情如何?最終「執法行動」變成了「登記行動」,到今天連所謂「登記」都沒有人再提。在僭建中的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會提,難得政府也不提,上下和樂。

說到僭建,不少當政者都是「行家」是「專家」。說「僭建」,其實不一定指非法加建「物業」,人的思想也可以「僭建」,而當政者在思想上的種種僭建,則往往是在現有的法理依據或明文規條之外「無中生有」。林鄭這半年以來就盡顯其思想在僭建方面的特色。市民訴求是「撤回條例」,她就先後在訴求上僭建出「修例完全失敗」、「暫緩修例」、「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等多個「癌說法」;樂此不疲。市民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就僭建出另一個「獨立檢討委員會」,架床疊屋,混淆視聽。類似的「癌說法」還不斷擴散,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警隊也活用「僭建」手段企圖蒙混過骨。市民要求警員依警例在執勤時展示委任證,警方平白無端僭建出一個「行動呼號」,終於還是連呼號都不常見。市民要求依法嚴懲那些在執法時不守法的警員,警方高層又僭建出一個「訓斥」來「嚴懲」當事警員,連交通警駕着電單車在人群中橫衝直撞,有片段有相片為證,都居然有新僭建的癌說法叫做「打 8 字」。張建宗也受到「癌說法」的傳染,早前居然說「疫情受控」,經專業人士公開質疑後,居然為「受控」一詞僭建出「受嚴密監控」的「癌意思」;完全是無視是非對錯,為所欲為。

官員思想上的種種「僭建」與「癌變」,在在是香港法治已死的鐵證。這些「僭建」與「癌變」,不外是強調人治、強調特權的後遺絕症。一個人喜好可以除時在固有的法理條文上作出增刪改動,連「受控」一詞的客觀詞義都可以被諸般曲解變得不再受控。當然,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的政改不是已由三部曲給僭建多兩部嗎?後來還要把「五部曲」寫成「五步曲」;像這些思維上的「僭建」與用字上的「癌變」,已漚成了香港隱不可拔的病灶 — 比肺炎病毒還可怕,這是一場戴口罩、勤洗手或息交絕遊都逃不過的大災難。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