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警權瘟疫」病毒仍然繼續蔓延肆虐!

2020/4/1 — 22:52

疫情發展至今的「限聚令」期間,特區警察依然選擇性的「嚴格執法」,針對多間黃店「踩場」造成滋擾;昨晚(3 月 31 日)市民在太子站外進行流水式悼念獻花時,防暴警員依然藉詞借故的濫捕數十人。看來特區警察早已確診感染「警權瘟疫」病毒,具體徵狀是暴戾、躁動和嗜血,其惡劣卑鄙的處理手法有目共睹,足見挑動民憤和濫權施暴的歹毒黑心絲毫沒有消減,已病入膏肓,恐怕暫時還是無藥可救!

事實上當警權不斷擴大和沒有受到適當制衡之後,特區淪落為「警察國家」(Police State)是必然的結果!那個有虛名無實權的特首至今只是「政治傀儡」,拉扯的線早已落在港澳辦官員手中。而且按照「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政策指示,以及「槍桿子出政權」的政治邏輯,維穩系統的長官才是權力核心的話事人,那麼,那支執法的香港警察部隊頂頭上司才真正掌握政治實權!算是中共政治形勢造就了香港「梟雄」,當年「茄喱啡」一名日賺七百,連對白沒有半句,可是如今卻「一登龍門」身為首長甲一級 D8 的 PK 處長便「口若懸河」,上電視會傳媒出席會議湊熱鬧飯聚唱歌打嘴炮,可以每月袋下逾三十萬元。一人身價因應政治時勢而不同,但是本質還是像其名字般難以改變,手下登天的雞犬爪牙便更加肆無忌憚!

筆者以為,正如香港公務員隊伍漸趨「大陸幹部化」一樣,香港特區成為「警察國家」是遲早的事,這是香港的特殊政治大勢使然,只不過香港過去這段日子的「抗暴逆權運動」更加劇了、更激化了和「合理化了」相關的變化。本來香港過去警隊的問題在於「貪污瀆職」,但是廉政公署成立後算是有所解決,不過,回歸後在內地政治意識形態影響下,香港警隊無可避免必然配合政治現實,走上「政治化」的蛻變道路,具體說就是「內地公安化」,必須背負上「政治任務」,執行「政治正確」的使命。在黨國專政的中共眼中,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只不過之前未有「坦胸露骨」的向香港人剖白,如今卻不必再造作,索性「明目張膽」要求「報效表忠」配合了!

廣告

「警權瘟疫」病毒在香港爆發當然並非偶然,其實源於典型「警察國家」的中共政權。「警察國家」的可怕在於其本質的「政治工具」特性和「暴力壓制」手段。本來「警察隊伍」有別於「軍事部隊」,前者在於維持區域性的地方治安和保護市民,後者屬國家層面的外交國防工作。但是,歷史上不少政權借助地方警隊力量,予以擴張編制和擴大權力,直接介入國家政治的爭議,以至偏離警隊應有的局限性質職務。這樣的例子可見於二戰時納粹德國、法西斯義大利和大帝國日本,二戰後軍政府主政的智利、埃及、土耳其,以及獨裁政權的北韓、伊朗和中國等。當前中國政府無可置疑是「警察國家」的「典範」,掌握龐大的監控系統、嚴格的網絡和言論審查機制,無孔不入的社會信用制度,以至清洗民族文化的再教育營等等。

香港人必須面對「警權瘟疫」病毒的繼續蔓延肆虐!早前香港警隊獲批款增添裝備和擴充人手,其執行「政治任務」相信更「有效」,對香港抗爭者的傷害更大!筆者以為,香港人實在不必心存任何幻想,在內地「政治正確」的前提下,香港警隊成為「政治鎮壓機器」和「國家維穩工具」已是殘酷的「政治現實」,就算「徹底改組香港警隊」的訴求有機會得以落實,恐怕結果也只是「變湯不換藥」,除非內地專制的中共政權能夠容納「一國兩制」的自主空間,不過,相信這又是更悲觀和渺茫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