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藍、黃、及非藍非黃者的情緒分析

2019/11/17 — 15:16

2019年10月20日,旺角。(立場新聞資料相)

2019年10月20日,旺角。(立場新聞資料相)

香港大學研究者早前對香港人情緒大幅下滑的擔憂已經成真:六月以來,香港自殺人數比過往四年都高。但情緒低落不只會引致自殺,亦可以引起其他行為,包括他人的傷害。另一方面,情緒激動下,判斷力往往下降。藍、黃、非藍非黃者自殘、家庭口角及家暴、工場口角及工作效力下降,都可能有所增加但數字不容易得悉。

除此之外,情緒變化也可以為警員和街頭抗爭者的行為提供不少解釋。

由於林鄭女士及一眾政府官員採取隱形策略,便成功令街頭抗爭者墮下陷阱,轉移對政府的怨恨到警察身上。警察於是成為政府的檔箭牌,情緒因此明顯越來越越不穩,所使用的暴力程度也明顯不停增加。長期、日以繼夜執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只能帶來沮喪。叫抗爭者為曱甴,將敵對者非人化的行為,背後心理是以此來否認自己正在與民為敵,企圖藉此洗脫內心的罪愆感。近幾個月來,集體不帶編號,反應明知自己有可能違法,又害怕到時被犧牲成代罪羔羊的心理。和記者敵對,近距離向記者噴胡椒粉劑,甚至開槍,也同樣反映害怕被記錄到非法行為。粗口罵市民、棍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開槍手無寸鐵示威者等等行為,除了有恃無恐之外,數量增加其實也同樣反應慌張情緒擴散。

廣告

反送中運動者的情緒在這段時間內也明顯惡化。幾百萬人和平上街抗議送中條例,為世人創下歷史記錄,可以毫無保留地說是華人之光、世人榜樣。而繼林鄭女士的魯莽回應,衝擊立法會只是限於某些物件的破壞,藉此阻止法例通過。初期的如水策略效果良好,在國際上也贏得不少同情。

早期時,被親共人士武力攻擊時,運動者都是以不還擊對應。但隨親共人士及警方針對抗爭者的人體暴力升級、傷亡受害人數增加,而政府完冷漠無情、偏頗不理,民間悲情及激憤情緒急速上升。近日來,有些街頭抗爭者的行為明顯變得利少弊多。

廣告

成功的抗爭運動從來都不是旨在發洩,也不是追求樹立英雄形象,而是志在勝利歸來。強弱懸殊情形下,弱方只可以藉智取勝。弱方以陣地形式對歭,除了會損兵折將,歷史上更是輸多贏罕。「私了」及其他人體暴力容易被藍營嫁禍插贓。扔汽油瓶,作用不大,在西方卻是無政府份子常用工具,因此不為主流民意接受。如此畫面實際上容易削減社會及國際同情。區議會候選人參加前線抗爭而被捕也只會減少區議會議席改觀機會。爭取民意是勝負的決定因素,長期堵路,尤其是一些必經之路也是很容易引起民心喪失。政府近日出動免費渡輪、解放軍清理路面便是利用抗爭者的失著,企圖扭轉民意。

從大局看來,自大量警方毆打市民的場面流出之後,警方明顯已改變策略,盡量用催淚彈驅散群眾,減少負面鏡頭出現。但因此卻大規模播散無差別性傷害全港市民的二噁英。政府高層在北京支持下可以抽離前線、冷靜部署,等待抗爭者犯錯,從而反敗為勝。由於反送中運動沒有大台,就難以減少個別人情緒低落或激動下的錯誤。如果運動參與者繼續受情緒影響判斷力,不能冷靜下來以最有效方法爭取下去,運動最後就難免以失敗告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