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要破局 街頭抗爭、國際路線、體制空間缺一不可

2020/4/22 — 11:17

極權來襲,就如瘟疫。知情者戰慄失語,不知情者依舊度日。但我們除了奮勇對抗,別無他選。近日兩辦「激活監督權」、炮轟郭榮鏗預演攬炒,劍指九月立法會選舉力圖奪半的反對派;不分和勇,一併清除。其背後格局,絕非只涉香港一隅。

習近平上任時,正值西方後經濟危機的疲態,而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三十年,國力無論在生產力、軍力、外交實力,均躍升至敢與美國叫陣的水平。中國崛起,似勢不可擋,故習近平號令多項宏大策略,包括擴充南海軍事控制、推行「一帶一路」、積極攏絡歐亞盟友。習不但鞏固了「全黨核心」的地位、廢除連任限制、大搞個人崇拜,若他能帶領中國一躍成為超級大國,隨時成為中國近代最偉大的領袖。

然而,中國操之過急的擴張,以及對香港、新疆、台灣等地的壓迫,開始引起國際社會的反彈。香港無論在一四年雨傘運動、或是一九年反送中運動,都扮演引導國際輿論的重要角色,是中國眼中「國家安全」的缺口。大國角力雖因武漢肺炎席卷全球而暫緩,但中國亦要處理後疫症的經濟放緩、台灣被世衛排拒而贏得的國際輿論戰,以及香港反對派立會過半的「攬炒」計劃。

廣告

中國面對多重的國際壓力、內部張力及邊陲地區的挑戰,習近平的歷史功勳隨時毀於一旦。任何理性的領袖,都會不惜一切反撲。利維坦現身,開動一部擁有九千萬黨員的黨國機器,全力打壓香港反對勢力。我們若無法破局,按照一四年的白皮書,香港政體迅即「澳門化」,甚至「西藏化」。香港歷史時空再次壓縮,一日如十年的急速變化;每一日的抗爭,都影響香港民主發展軌跡。

要破局,街頭抗爭、國際路線、體制空間缺一不可,而三者均隸屬全民運動。體制有其雪球效應:宣告體制失效容易,但要面對脫離體制後被邊緣化、國家機器照常運作、抗爭無處著力的後遺,絕非易事。特別是國際不會再同情香港作為受害者之姿態,這就是一九年區議會選舉大勝的重要意義:它向世界揭示中共並非所言的無堅不摧,而街頭抗爭是有入主體制的民意基礎。

廣告

政治經濟學中有「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之概念,意指一切經濟、社會進步源於不斷打破既得利益集團,周而復始地推進社會福祉。不破舊,就無法立新;這是「攬炒」的積極意義。況且,立會過半、否決議案、促成解散根本是基本法所設計、保障權力平衡的方式,根本不是所謂的「憲制危機」。

攬炒與生存、絕望與希望、運動與議會、無名者與代議士、舊本土與新本土,兩端之間充滿張力。有人會被中間的深淵吞噬;但若要擁抱、轉化該張力,如社會學巨匠韋伯在「以政治為志業」一文所言,需要過人的熱情、責任感,與判斷力。此是新世代擔當政治人物最艱難的任務。

政治所帶來的紛爭無可避免;團結之情,只能同感,不能言喻。但一切的黨派、學理之爭在當刻均顯得蒼白、虛惘。在容讓醜惡開墾世界之先,請記得我們在一九年初夏到寒冬,已經見證了最美好的香港。今後的難題,只剩下一步一步去實踐該願景。

革命未竟,時代催促我們上路。主佑義人。

P.S. 有很多有心朋友,仍在努力呼籲合資格選民(包括功能組別)在五月二日截止前作登記。請大家支持。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