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11 - 14:26

香港警察肆無忌憚七宗罪

警察是神,永遠不會錯,你不要猜度神的旨意,要永遠跟從它的指示;神每天佈道會說的都是真理,你打斷它的啟示,乃不可饒恕之褻瀆;神若是凶殘地懲罰你,那是因為你做錯事,那是因為愛;神不用遵守紀律,因為它就是律法;如果它開槍想殺你,那是因為你有原罪;你不能反駁,因為它永遠是對。

記警察暴力,很難寫,因為舊債一路未清,新債數簿又滿,日復一日,無限累積。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權力的放縱,激起義憤,滋養仇恨,螺旋上升。

五個月來,一幕又一幕,警察惡行可以分幾類:

廣告

不分輕重,視民如曱甴

近日發展,警察可以擅入私人屋苑,舉槍指向高處民居,舉槍指向圍觀街坊,居民在自己地方活動,與警察可干?警察查案,為何要把催淚彈布袋彈射進大學校園?

維園足球場史上首次催淚彈嘉年華,當時群眾和平聚集,防暴警察開入公園發射催淚彈,成功惹怒一大群和理非;中環午飯時間,不顧一切大放催淚彈,一向對抗爭無感的外國友人,終於親歷食彈放題;防暴警突襲新城市廣場嚇怕路人;各區警察表演射甴曱,一言不合,把胡椒直噴路過市民;港島街頭,司機車廂內播《榮光》,被警察粗暴拖到馬路拘捕;銅鑼灣平靜一角,防暴警忽然向行人路上沒有任何動作的市民投擲催淚彈;街頭搜身,一名行人不肯站直,也惹得暴警發狂出警棍打人

以上警察行為皆具同一特徵:他們分不清也不準備去分清「暴徒」與示威者,不分和理非與圍觀市民,不分圍觀者與過路人,不理會你是本苑居民,不管你是本校學生,不管你是中環 OL,每個人本來就有權在自己的土地上站直,警察不管。

總之,眼前 object 皆曱甴;結果,四個字:與民為敵。

濫暴濫捕,威嚇常態化

兩宗警察開真槍嚴重傷人事件,荃灣一次,警察要控制場面大可以遠距離向天開槍示警,根本不需一尺距離直射心口;西灣河一役,交通警到場,有很多處理方式,但警員主動挑起事端,無受威脅下向手無寸鐵示威者行刑式近距離開槍射腹,流血倒地時更被防暴警以膝壓背加重傷勢;在葵芳,交通警揸電單車直撞黑衣人群,狂徒不理警例失去常性的制亂手法層出不窮,已陷於瘋狂。

警察四方樹敵,以下事件快要變成日常:警察可以瞄準記者群射布袋彈、,扯記者防毒面具向路過傳媒司機射布袋彈打頭可以隨意拘捕坐在地上拍攝的記者、警察可以向著毫無動作的社工瘋狂打頭警察可以向著空無一人的大街發射噴火催淚彈、嚴重燒傷義務急救員警察可以推撞消防警察可以拕槍入醫院警察可以拖延律師見被告

被捕人想張口喊出自己名字,被掩嘴痛罵,何理可據?明明制服了嫌疑人,忽然撲上前膝壓繼續警棍打頭以腳踢頭。大街上鏡頭下尚可如此,回到暗黑警署你可想而知。以上失控行為,都有充足影像記錄,證據確鑿。至今拘捕三千多人,夠證據能落案控告的不足兩成,正是濫捕鐵證。

五個月來,你想止暴,實際在制亂,激進示威者拉不完,因為防暴警察正是仇恨之源,每一次衝突,只在製造更多憤怨。

曾經有個朱經緯棍打人,只恨當時太過光明磊落不蒙面;曾經有暗角七警拳打腳踢,只恨走得太前。若用同一案例標準,警察罪犯恐怕要坐爆香港監獄。

肆無忌憚,得權力呵護

部分警察變本加厲,源自制度性呵護,一路加固。政府禁你蒙面,卻縱容警察執勤時蒙面;政府以禁制令,免警察被起底,卻沒有禁制令阻止警察泄漏市民資料供人起底;警察隨時查你身分證,身上卻無編號,不願出示委任證。自稱光明磊落,卻要遮遮掩掩。

警察教育記者多拍攝破壞暴行,記者拍攝警察劣行,則以強力鐳射電筒阻礙拍攝,又以身遮擋記者記錄。警察可以隨便用強力電筒照你,你身上有鐳射筆就叫藏有攻擊性武器。警察穿着制服執行職務時,可以罵你曱甴;你問警察拉人理由,你問被捕人姓名,警察就說你阻差辦公。

止暴大晒,卻雙重標準,不公平不公道,無日無之。

說謊成性,公信力歸零

從小節,已知香港警隊說謊成性。明明是「發射催淚彈」,你說「施放催淚煙」;明明是「鐳射筆」,你硬說是「鐳射槍」;明明是「水炮車」,你說是「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水炮車噴的明明是「胡椒水劑」,你說是「顏色水」。水炮車噴射清真寺,明明沒有暴徒,你說「驅散暴徒」,明明刻意去射,你說「誤中」。警察校門前撲跌學生,你說「滑倒」;警察暴打已制服的人,你說看不到。有被捕人接控警察性侵,警隊可以謂匿名指控無從查證,但又謂理所當然否認有其事。真的無可辯駁了,你說「不完美,要改善」。

每天警謊多一些,你以為懂得玩語言偽術好聰明,警察的公信力就是如此一天一天剝落,失信於民。

內部監察,已淪為笑話

警隊冇皇管,高層想推行「行動呼號」制度,讓人辨識警員身分,原來警員可以抗命拒絕遵行。政務司司長半聲含糊其辭的代警道歉,可以引來員佐級警員協會批判;愛國先鋒光頭探長微博爆紅,罵林鄭罵法官教政府做嘢,只要政治正確,紀律可以蕩然無存。年輕生命的隕落,五毛愛國賊口不擇言嘲笑,算是個人修為;手執武器執行公務的防暴警察竟然公然謂「今晚開香檳慶祝!」「恭喜晒!」,狂妄失控。

今天香港的警察犯罪行為,完全無後果,向空無一人大街放催淚彈,影響全街民居;射布袋彈連珠炮發,有如打 war game;愛好射擊的警察有福了,天天實彈練習,開了槍填張表就可以,無後顧之憂,所以蒙面武裝分子在街頭,可以大大聲說:「我係唔會驚你!」

外部制衡,穿崩一場戲

林鄭誓死不肯獨立調查警暴,因為現行機制「監警會」,監警會有幾廢,全香港人都知,惟獨權貴圈喬裝不知。最新發展,監警會請回來的「外國專家組」,其中一人終於忍不住要爆,公開了本應是保密的五人專家組的「進展報告」,其實行文似「最後通牒」,表明監警會缺乏權力及獨立調查權,有結構性限制,阻礙搜查證據,聲明的行文甚至表明,於此局限下,就算加大監警會權力,寫出初步報告也只是一件「或許可能」(may be possible)做得到的事,長遠要一個獨立而有權力的機構深入調查。

本來,監警會及政府又想重施故忌,請夠五個「國際專家」,粉飾監警會之廢,制度不改,只想粉飾門面,蒙混過關。怎料國際專家不賣帳,要爆料,不想出賣自己尊嚴,不想做監警會的 condom。

至此,所謂監警會的這場戲,已經破產。很可惜,事情已拖了五個月,就算今天回頭,成立一個和稀泥式的獨立調查又和解的委員會,已經太遲。

看到了沒有,若然政府一早承認監警會無用這個人所共知的事實,願意進行獨立調查,事情又怎會發展到今天這局面?但林鄭與幕後黑手選擇以警察與暴力去解決政治問題,才是釀成大錯的元凶。

公安姓黨,手臂的延伸

警隊可以如此放縱,歸根究柢,乃極權政府以法律作武器,警察就是前綫的劊子手、就是完事後的遮醜布;內地最新指導綱領叫「公安姓黨」,香港警察姓黨的日子不會遠。權力主子的無限祝福,有如一道又一道春藥,光頭探長都可以變成香港雷鋒。警察自義,大大聲說「我執行香港法律」,殊不知道由緊急法到公安法,都是殖民地時代的可恥法律。

執法者失信,是法治崩潰第一步。警察暴行,政府不能罵不敢碰無辦法查;示威者遇襲不敢報警,會演變成拳頭私了,紛爭再無可能和平解決;繼續激化衝突,黨警及黨皆樂見,因為大條道理使用極限武力,明正言順取消選舉

幾個月來,警隊不分輕重,視民如甴曱,濫暴濫捕,威嚇市民成為日常;肆無忌憚,因為得權力呵護,但說謊成性,令公信力歸零;內部監察,淪為笑話,外部制衡,戲亦已穿崩。「亞洲最佳」的香港警隊,極速表演花式自殺,五個月內,巨獸練成。

讀到《大學線》有記者到烏克蘭訪問當年革命時的防暴警察,他執勤時知道眼前的示威者中有自己親友,道德受煎熬,他說,有一個口訊想給香港警察:

「……不要讓仇恨蒙蔽你。此時此刻,仇恨只能給你最壞的意見。請記住,示威者或許是錯的,但他們是你的鄰居、朋友、親人 — 你們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革命、政權與體制來來去去,然而你們始終肩並肩地生活在一起。」

權貴們最恐懼警察與人民肩並肩站在一起,所以他們灌輸並縱容警察的「曱甴」思想,視民眾為曱甴,不是親友,不是人,警察才能殺無赦,才能享受提起胡椒噴霧射曱甴的快感,才能向着路過途人顏面直射,才能向途人叫罵,謂「(開三槍)少得滯」

以上一切問題,已成為結構性死結。

每個狂暴警察的背後,隱約看到還有些理智的,平和的、會拉住發狂同僚的警察,希望我沒有看錯。

 

相關文章: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Now 車長被警察襲擊十二問
向六位無聲吶喊的記者致敬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