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警隊過量使用催淚氣體:半定量案例研究

2019/12/8 — 13:42

【文:Scientific HongKonger】

在 2019 年夏天,香港發生了多場大規模的公民抗爭活動,其中警察多次使用化學武器驅散示威者。我們嘗試在三個特別令人擔憂的場景中,對警隊使用催淚氣體進行半量化評估。

香港特區政府官員一再聲稱,警方憑著專業判斷,行使最低武力,並格守安全準則。然而,官員們卻堅稱基於「涉及行動部署,為避免影響警方的行動能力」,不能向公眾公開催淚氣體裝置的化學成份和詳細資料;反而不斷說服市民要相信警方所使用的化學物品的安全性。

廣告

我們的研究目的乃是嚴格審查這些說法是否基於事實及有足夠證據為支持。

我們採用了簡單的幾何靜態模型進行體積計算,估算了在各案例中 CS 分子的濃度。

廣告

案例一:中文大學攻防戰(11 月 12 日)

保安局長報告警方在全港發射 2,330 枚催淚彈,假設大部份用在中文大學校園,我們以 2,000 枚用作計算。假設催淚彈造成了扁圓柱狀的氣雲向外擴散,而其高/厚度為 10-15 m,可計算出假若氣體散開達到半徑 3 km 的範圍,此其中的居民仍感受到達到驅散人群的 CS 濃度。假如氣體散開到半徑 1 km 的範圍(仍覆蓋了整個校園),則其中 CS 濃度能達到 2 mg/m3 的危險濃度。

案例二:葵芳地鐵站(8 月 11 日)

警方向地鐵站大堂內發射一枚催淚彈。大堂長濶高為 155 m × 22 m × 6.7 m 。由此計算出 CS 濃度為 1.1 mg/m3 (接近危險濃度),吸入氣體 10 分鐘便達危險劑量。

案例三:沙田好運中心竹林閣(11 月 13 日)

警方向住宅樓宇發射催淚彈,其中一顆(一枚 MP-6M5-CS 內有 5 顆)破窗射入五樓一單位內。單位面積為 36.2 m2、樓高為 2.6 m 。由此計算出 CS 濃度為 55 mg/m3(超過危險濃度 25 倍以上),吸入氣體一分鐘已超過危險劑量。

我們再計算了這三種情況下所需的最少催淚彈數量(所謂的最低武力)。CS 驅散人群的所需濃度(安全楆準)為 0.1mg/m3,一般人不能忍受超過 10 分鐘而離開。以此劑量,可計算出在每個案例中的超標程度(見表 1)。

表 1:催淚氣體個案分析。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案例,氣雲體積設定為半徑 = 1 km 及厚度 = 10 m。

表 1:催淚氣體個案分析。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案例,氣雲體積設定為半徑 = 1 km 及厚度 = 10 m。

結果顯示,在每種情況下,執法者都違反了國際安全限制。催淚氣體是戰爭中禁用的化學品,在使用來對付平民時更必須受到嚴格並公開的監察。單靠聯絡、溝通、警告受影響市民是絕對不足夠的。我們呼籲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在未有足夠的風險評估(估算每一場境中所能使用的最高數量)前,立即停止使用化學武器,並公開化學武器的成份和詳細資料。

 

(作者註:本文為英文全文版本的撮要,請下載閱讀賜教。本文作者盡己之力搜尋有限的公開資料,作出合理假設,也使用了簡化的模型,相信有很多改善的空間。如蒙專家高人指正,我們樂意修改文章計算及結果,請以電郵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絡。)

作者自我簡介:凡事講求理據、曾受科研訓練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