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走在覆亡之路上

2020/2/15 — 12:17

去年穆迪調低香港信用評級,港共政府批評偏頗。彭博最近發文,指香港陷入崩壞之路。面對這些外國勢力說三道四,港共官員當然識條鐵。正如《鹿鼎記》電影中劉松仁與周星馳的對白,對聰明人要用聰明的方法,面對心繫大中華共榮文化的港共官員,當然要用中國歷史治亂興衰的粥粉麵飯,來解釋香港現況,太複雜他們不懂理解,「反清復明」口號來得容易明白。

近大半年來,年青人最常批評沒有熟讀中國歷史,以激烈手法搗亂社會。「偉大」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最快要月底才能確定是否考 DSE,現在與各位考生重溫各朝代的覆亡原因。中國數千年來,每一個朝代覆亡的治亂興衰,都是耳熟能詳,不外乎以下因素:

  1. 君主昏庸
  2. 外戚/宦官亂政/黨爭
  3. 制度崩壞(稅制、兵制)
  4. 天災(疫症)/人禍(大興土木)
  5. 藩鎮/諸候/軍閥割據

1. 君主昏庸

廣告

數千年不斷重覆的人禍,自商周以來從沒覺醒。九七政權移交以來,香港人並沒有過真正的好日子。愚蠢無能的董建華,重用家臣,表面看似慈祥,任內英國政府留下來的制度瓦解。還完公安惡法、工人集體談判權廢除、社福界一筆過撥款、領匯上市、二十三條立法、每日單程 150 配額,引入自由行。套用王夫之《宋論》評宋神宗「宋政之亂,自神宗始」,香港之亂,自建華始。曾蔭權往後的繼任人,也有隋煬帝楊廣的風範,攻於心計,擅於偽裝,剛愎自用,有著這樣的 CEO,香港怎會有運行?當大家北望神州,這些年來權鬥不停,美中貿易協議本來不足 10% 的關稅,到現在喪權辱國的條款,令人民百上加斤。人治無能,犯下了治亂興衰粥粉麵飯的第一罪 — 君主昏庸。

2. 外戚、宦官、黨爭

廣告

呂后、李林甫、魏忠賢、劉瑾、趙高,全是外戚、宦官、黨爭亂政的佼佼者,可是香港只是用了 23 年,就孕育出以上的外戚/宦官,這亦能解釋為何香港會民不聊生。數年前「我爸是李剛」一詞瘋魔全國,2019 年,「我阿叔是陳帆」也一夜爆紅。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推薦 5 名年輕公務員到聯合國工作,其中一位陳莉婷是陳帆的姪女,叔父說對事件毫不知情,這不是外戚亂政是甚麼?教育局局長自己子女在外國受教育,批鬥老師,清算通識科,仍無法掩飾政權無能。飽讀思書的湯渣,獻計推出逃犯條例,本來任教大學社工系的羅致光,說出 60 歲是後生仔,陳肇始在封關問題上默不作聲,港共現時的管治班子,全淪為董賊家臣路祥安之流的水準,與魏忠賢、劉瑾、趙高這批歷史閹人全無分別。山水詩人謝靈運形容曹植的名句:「天下才共一石,子建獨得八斗」正是香港現時寫照,天下殘臣共一石,中國獨得八斗。剩下的兩斗,當然是香港高薪低能官狀病毒,市民怎會有好日子過!

3. 制度崩壞(稅制、法制、兵制)

各朝代的崩壞,都在於制度不善,香港更悲哀,是法制、稅制以及兵制同一時間崩解。胡仙案以公眾利益為由不被控告,開創了香港法治敗壞之路。近年不斷崩壞的法治,令香港的信用度不斷下跌。唐代府兵制敗壞,以彍騎制代替,出現了藩鎮割據。現時香港黑警就像敗壞的府兵一樣,不受朝廷控制,全部做逃兵。03 年沙士的防疫工作全部不用做,巡邏街道、抄牌不做,7.21 唔見人。最悲哀是我們像唐代百姓一樣,要俾稅支持彍騎制,養呢班打香港人的黑警!

4. 天災人禍

天災人禍也是治亂興衰粥粉麵飯的必然因素。漢代因為瘟疫出現民變,香港、中國因武漢肺炎,出現自二次大戰以來,最嚴峻的恐慌,食米、廁紙、口罩喪購潮,出現民變是遲早的事。我們的血汗稅款使用方式,也與中國接軌。偉大的祖國有一帶一路建設全球,我們先起打鈀孖寶響應,港豬噢大橋,高鐵花了我們數千億,吹噓如何利害,從沒有計算如何翻本,自由行誇大經濟效益,但香港社會成本付出比經濟收益更大,面對秦始皇、隋煬帝式的大興土木,每次立法會討論就拿出建築工人開飯的旗號,向立法會道德與金錢勒索,這樣的天災、人禍,叫香港人點忍?

5. 藩鎮/諸候/軍閥割據

藩鎮/軍閥割據是中華民族長久以來未能解決的重大問題,唐代節度使安祿山可以說是藩鎮的劃時代人物,可是香港的黑警並沒有安祿山的勇武,面對疫情執行職務行開九丈遠,並只學習了祿山之爪,多次伸向女性。武漢疫情爆發後,各省封關,軍隊互相扣查對方物資,中央「習」權正土崩瓦解,民初軍閥割據的情況指日可待。

港中融合的惡果

除了治亂興衰粥粉麵飯,港中融合與政治公援,亦是香港下滑的重要原因。當共産黨歌頌歷史偉大,吹奏中國犬儒文化,中國人的奴性與鼓吹儒家思想,易於控制人民。當港共大力整頓教育,黑警橫行與港共合謀,也不能阻止香港走在覆亡之路上。香港走上覆亡之路,並不是年青人不上進,亦非香港人不能捱苦,而是一批所謂社會精英,經常鼓吹港中融合,㰻勵北上發展,美化大灣區機遇,一個又一個的騙局在蒙騙香港人,才葬送香港。在環球經濟學中,PESTLE 是近代分析營商環境的六大指標,包括:政治(Political)、經濟(Economic)、社會(Social)、科技(Technological)、法律(Legal)、環境(Environmental)。在這六大因素中,港共與中共只誇大經濟價值、掩飾污染環境與盜取他國科技,對政治、社會與法律因素隻字不提。在中國今天是億萬企業主席,明天可能是收歸國有企業的 8,000 元月薪 CEO,還要多謝黨的提拔。過去 40 年來,港商在大陸被盜取的款項與品牌不計其數,大陸企業在香港拖糧、欠供強積金的故事滔滔者天下皆是,可悲的是到今天還有不少人鼓勵青年北上創業發展,對這些中國式騙案不聞不問。生於香港的 90 後,對港中融合這四個字怎會不反感?

政治公援

2 月 14 日《城寨》節目中,前中央政策組成員劉細良狠狠地批評社福機構,當中的說話發人深省,亦反映到香港崩壞到一個極點。之前的節目,劉細良批評部份社福機構,坐擁大量盈餘,在這危難關頭,仍像隋文帝一樣孤寒成性,現時疫情嚴重,仍不花分文購買應急物資予服務對象。其中紅十字會贊助的機構,寫信向劉細良索取消毒用品,按情理上,《城寨》根本不用補貼這些大白象機構。劉細良仍然以人道先行,分發部份物資予該紅十字會轄下機構。可是,劉細良之後收到紅十字會公關部私訊,沒有姓名、沒有職銜,內容是說紅十字會沒有向他索取清潔用品,要求他刪除該集內容。首先,紅十字會總會的確沒有向劉細良索取用品,但他轄下的機構與他們無關?按他們的非典型人類邏輯,北京樓並不屬於美心集團。連這樣的公關 ABC 問題也未攪清楚,就以私訊形式向《城寨》施壓,這樣的關公災難,實在令人搖頭嘆息。我們的捐款,就是給這些人出糧,你還會捐款嗎?

在國難當前,《城寨》艱苦經營下,仍可以號召到不少人捐贈物資予有需要人士,紅十字會,你們過去一個月替香港人做過甚麼?刻薄點說,在乞兒兜攞飯食完,仲要洗銅銀夾大聲,這是甚麼的世界?當醫護面臨壓力,社總與一眾同路組織,發起社工一人捐一天薪金予醫護罷工基金,各大社福界頭目,就如劉細良所說,自反送中開始,就沉默得令人害怕。當一班保皇黨議員落選後,得到港共的政治公援,繼續美化極權港共。這班所謂的社福界社會良心,就像早年的中學會考中文作文試題,選擇了「適當的沉默」。危難當前退到人群之後,到疫情過後歌功頌德,你們的薪金也不過是政治公援而已。港澳辦主任換上夏寶龍,奶共牧師管浩鳴可以有勇氣問他為何強拆十字架嗎?不過對管浩鳴來說,維護夏寶龍,較維護夏其龍神父更重要。當專業失去了初心、制度失去了民心、官員失去了良心,香港怎能不走在覆亡之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