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雷霆救兵

2019/11/19 — 20:56

11 月 18 日,警察包圍理工大學第二日,晚上有大批市民從尖東向理大出發,一起高喊「入 Poly,救學生」。期間警察水炮車多次射水,亦未阻前進市民。

11 月 18 日,警察包圍理工大學第二日,晚上有大批市民從尖東向理大出發,一起高喊「入 Poly,救學生」。期間警察水炮車多次射水,亦未阻前進市民。

滿地碎磚的馬路上,我見到一個身形瘦瘦個子小小的女孩,普通便服,戴著白色醫療口罩,拿起一件完整的磚塊,往地下摔,磚塊只是邊位碎了一片皮層的,她拾起,再摔;仍舊只是削了邊皮;她再拾起;再摔。她是要將磚頭摔成像其他的分為兩半,男孩子會在行人路石壆兩手持磚在中位打下去,磚頭馬上分裂兩半,但她做不到,左手有勞工手套,右手沒防護,只能拿起往下摔。如是者五次,仍未能做到。但她還是繼續針對這塊磚頭,像是跟它有仇。不,她不是跟磚頭有仇,她大概是跟暴虐的黑警有仇,來到尖沙嘴要幫手「入 Poly,救學生」。

這是 11 月 18 日晚,數百人被最暴力的防暴圍困理大,網上號召從尖沙嘴多路進入拯救被圍學生。從梳士巴利道至西九站、金馬倫道至佐敦道,全有碎磚雜物路障,九龍西大片烽火地。新任一哥仿效共產黨長春圍城,想困死理大懷疑是抗爭核心精銳的黑衣戰士,有人想撤就催淚彈封殺。但從沒面對公民抗爭的政權,無法估計沒有大台的社區游擊,你以為圍困著核心幾百人,卻激起 10 萬人將外圍變成核心戰場。我從柯士甸道看著催淚彈與火魔鬥法,至消防九龍總部外水炮車射藍色水破了巨傘陣,從尖東去到天星碼頭,路面給佈置成有序的磚石圖,零散的年輕人還在討論如何架疊磚頭最有效防止警隊操過,並俏皮地自己示範步履艱難,沒有去想銳武裝甲和水炮車輾過,那些磚頭根本不管用。幾個接壤戰況激烈,仍然有大批人從西九高呼向理大前行,雖然亦有部份分別登上校巴離去。

整晚,我想著史提芬史匹堡的電影《雷霆救兵》,為了拯救大兵 Ryan,最後一隊人都喪命,犧牲在所不惜,因為那個家庭三個兒子已在戰區陣亡,不能再少一個。這晚十萬青年聚集,也因為連月來已犧牲不少兄弟姐妹,不能再少一個!即使拿自己來換取。拯救行動是慘烈的,殺到旺角,再次多人被捕。但是拉不盡,抓不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早已升呢到「不怕受傷、不怕流血、不怕被捕」。這段時間正上映電影《決戰中途島》。我們不知道哪天才有一場扭轉局面的戰役,可以登陸諾曼第,戰役以什麼形式發生,但是,時間總是站在年輕人那邊。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