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駐港大陸間諜變節 ‧ 心路篇】酷愛繪畫 憂成「沒有真實身份的人」 願發聲為港台民主加油

2019/11/23 — 17:01

(24/11/2019 20:10 更新:中國創新及中國趨勢發表聲明指,兩家公司及中國創新行政總裁向心從未參與任何情報活動,王立強從不是兩家公司的員工,指有關消息內容荒謬,純屬虛構。詳細報道按此

今日,美國《紐約時報》、澳洲《時代報》、《雪梨晨鋒報》、《60 分鐘》,以及華文媒體《看中國》均有報道,一個名為王立強的人自稱間諜,向澳洲政府發出 17 頁信件投誠,請求政治庇護。信件內容透露他作為間諜的行動細節。其中《時代報》、《雪梨晨鋒報》、《60 分鐘》,以及《看中國》均刊出王立強訪問,而《紐約時報》則是從消息人士取得該信件,加以報道,並引述西方外交界消息指,儘管部份指控有揣測性並難以證實,但也有可信的內容。

王立強指控,他曾任職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是多家中國特務機構與共產黨員潛伏的前線公司,該公司董事會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向心也是一個高級特務。

《紐時》曾向向心就此事查詢,向心以電郵回覆指不認識王立強。《立場新聞》曾致電「中國創新投資」尋求回應,但是電話無人接聽。另外《立場新聞》記者今日下午 1 時左右曾經到該公司位於德輔道西 9 號 26 樓的地址,發現大樓的升降機的「26 樓」按鍵已經鎖上,無法直達。 報道今次事件的澳洲媒體曾就此事向「中國創新投資」查詢,不獲回應。澳洲方面發表報道後,一封由 Edison Li 寄出的電郵指,「任何有一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些問題是荒謬和虛假的,質疑者很可能是有經濟目的。我們會將事件交給律師處理。」

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指,王立強是涉詐騙案在逃人員,其持有謂中國護照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均為偽造證件。

事件報道連結如下:

主稿﹕「澳媒:中國間諜投誠 自揭有份策劃綁架李波 滲透香港大專院校 影響台灣選舉」
【組織篇】指控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為特務基地 解放軍背後操控
【香港篇】稱策劃滲透大專 誘內地生起底社運人士 任職港上市公司是特務基地
【台灣篇】網軍+收買傳媒+金援 助國民黨 2018 勝選 「旺旺」是主要盟友
【媒體篇】指一亞洲電視台高層身兼軍方要職 受控港媒每年獲 5 千萬人民幣資助
【心路篇】酷愛繪畫 憂成「沒有真實身份的人」 願發聲為港台民主加油
上海公安局指王立強涉詐騙潛逃 持偽造中國護照及香港身份證

多家澳洲媒體共同發表報道,一名中國間諜變節,向澳洲政府投誠,提供大量情報。澳媒稱他為首個公開身份的中國間諜。中國特務組織強大,公開身份是極危險行為,為何此人卻甘願以身犯險?(其他詳盡報道請按此

該間諜名為王立強 (Wang “William” Liqiang),曾在香港任中國高級軍事情報員。他早前接受了包括《時代報》、《雪梨晨鋒報》、《看中國》和《60 分鐘》等媒體訪問,仔細公開其間諜活動之餘,亦訴說其個人背景與心路歷程。

廣告

學油畫出身 兒時愛國

王稱,他生於一個福建中產家庭,其父是共產黨員。他自小酷愛繪畫,苦練繪畫十餘年終考上安徽財經大學學習油畫,曾兩次參加全國性美術展覽並多次獲獎。他自言,求學時充滿愛國情懷。

廣告

他起初並非想成為間諜。澳媒引述他的說法指,最初他只是一名高級大學人員建議他進入名為「中國創新」的公司工作。王說,他於 2014 年遷到香港,替「中國創新」與「中國趨勢」兩家公司服務。入職後,他方發現它們並非普通公司。當王最後發現原來他的工作主要是為共產黨及軍方服務,他並不吃驚。

「坦白說,作為一個中國人,這是吸引的。薪水高,我又覺得自己是為國服務。當時我沒想到這是『特務』...它是含貶義的字詞。」

澳媒報道,由於王通繪畫,「中國創新」的老闆向心要求他教其妻龔青繪畫,因此三人關係漸親密,向心亦開始讓王從事間諜組織工作。

料再也無法見父母

王的妻子 Mia 2012 年起於澳洲讀書。2017 年,她告訴王懷孕消息。王開始質問自己,今後將如何告訴孩子他的工作,他們又將面對何種未來。王的孩子於 2017 年 11 月出生。今年 4 月 23 日,王往澳洲探望妻兒,他已計劃提筆寫信,向澳洲供出中共的特務工作細節。此時他已知道自己不會再回家,也不會再見到他的父母。

「每當我想到這一點,就覺得十分哀傷。不只我的父母,還有我的祖父、祖母...我不敢與他們聯絡,因為我們的電話都被監聽。這一點最令我哀傷...」

5 月底,他仍在悉尼,這時他收到一些組織寄來的文件,當中包括一些假護照,以便他在台灣展開間諜行動。看到這些護照,他表示,害怕自己成為「沒有真實身份的人」。此外他也害怕會被台灣的反間組織捉拿。

「要是我有甚麼事,我的家庭就會崩潰。我的家庭會怎樣?我的孩子會怎樣?誰能保護我?」

因此他決定變節,向澳洲政府寄出告密信。

變節後膽顫心驚

然而故事並不就此結束。王表示,他與妻子均與中共關係深厚,他們都是黨員,「我真的不知道這事會對我的生命構成甚麼影響」。他亦說,由於自己沒按指令去台灣工作,「中共當局一定會置於我死地,我的家庭父母也會受牽連」。

此外,澳媒引述王說,由於向心之妻龔青曾於南澳大學讀研究院,王立強擔心會被與龔青有關的情報人員傷害。「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員在 ... 這情報網。」

他坦言,由於自己知道得太多,每天膽顫心驚。王不斷搬遷,不斷改變生活習慣,並避開跟蹤他的人,以掩人耳目。

「因為中共在港台甚至澳洲幾乎無孔不入。」

直至七個月後,王才收到澳洲情報部門電話,指示他與相關人員會面。報道事件的澳媒估計,可能澳洲方面一時未能估計其情報價值,直至王向入境部門申請保護。

指中共控制港人「意識形態和行為動態」

王在這段時間,不斷看香港的抗爭如何日漸激化。他想到,若仍執行間諜任務,打擊香港抗爭或會成為其工作之一。

也在此時,他的世界觀改變了。

「中國看生命和世界的方式,無法創造出色的人才,因為那是極權,是獨裁。」王說。「我希望我的孩子和家庭可以 ... 為人類做些事。我感覺我能在澳洲做到這一點。」

他自言,自己曾參與的是「違反民主道義和控制媒體輿論間諜行動」,在這過程深知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像天網一樣監視著、控制著每個人的意識形態和行為動態。」他批評中共破壞世界民主,侵害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與世界觀的改變,我反黨反共的心也日漸清晰,計劃著離開這個組織。」

本來受命干預明年台灣總統選舉的他說,「我看到了香港的情形,實在不希望我親手把台灣變成香港,所以,我放棄了」。

願發聲能為港台民主人權鬥爭加油

他表示,希望自己公開發聲能為香港與台灣的民主人權鬥爭帶來力量。他自言一人之力對抗中國政府與其巨大情報網,有如螻蟻鬥大象,但最低限度他希望自己的兒子能知道他為何站出來。

他表示,深知中共不能信任,若他返回中國,一定會性命不保。因此他希望得到澳洲政府保護。

「當事態穩定後,我會回到自己的藝術天堂,因為我酷愛畫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