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駱惠寧清理門戶,建制派失意徬徨

2020/1/9 — 14:45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駱惠寧來港四日,仍未見林鄭,而李慧琼率民建聯一幫黨友,藉頭藉路,想搶晉見駱惠寧的頭啖湯,結果吃了閉門羮,落落寡歡而回。這半年來,唯有此事讓筆者心情大好。

奴才不是那麼好做的!奴才要能上體聖意,下撫民情,幫聖上解憂而不是添煩。駱惠寧受命於危難之時,他是來幹什麼的?他是來執王志民留下的一大灘「蘇州屎」的,面對如此厭惡性工作,哪裡會有好心情?李慧琼們不知進退,人家正忙亂,你卻博出風頭,正是典型的「唔知機」,自取其辱。

駱惠寧來港四天,還唔得閒見林鄭,這也有點異常。按理,禮節性拜訪一下,坐半個鐘,握一下手,不管內心如何看不起對方,好歹都笑容可掬拍一張照片,本是官場指定動作。連這半個鐘都不肯拿出來,可見眼裡根本沒有林鄭了。那個被習近平「高度評價」的林鄭,已然秋扇見捐,時日不長,沒必要虛與應酬。

廣告

那麼駱惠寧在忙什麼?

想像一個對香港全無認識的人,急急如律令來到陌生地頭,兩眼一抹黑,只有沒日沒夜惡補香港的政經形勢﹑文化傳統﹑國際關係﹑民意民情,材料如山高,門徑摸不到,舉目四顧,萬事「揪心」。

廣告

王志民剛走,整個中聯辦還是他的舊班底,這些人內心未轉彎,又曾參與失敗戰役,情緒低落,要擺平他們的思想和情感,已經夠頭痛,更不必說將要面臨的是更尷尬艱巨的工作。這幾天,駱惠寧勢必召開各種內部會議,傳達習近平對港最新指示,統一對外口徑,扭轉錯誤傾向。國際形勢險惡,台灣總統選舉敗局已定,香港更焦頭爛額,外憂內患,豈有歡容?

以中共做事習慣,王志民既然戴罪被貶,內部先要清除他的流毒,以前不受重用的,趁機落井下石,以前的心腹,更要痛哭流涕劃清界線,重新排隊,重組班底。面對複雜嚴重的社會環境,先整頓好內部,才能開始新的工作,這是駱惠寧不能抽空應酬李慧琼的原因。

筆者在早前文章中,提出四個觀察角度,用來判斷駱惠寧履新的任務,包括停止「止暴制亂」的口號﹑避見建制派﹑制止警暴和善待記者,目前已有三項基本得到證實。

「止暴制亂」被「重回正軌」取代了,不見林鄭拒見李慧琼意在顯示新作風,忽然善待記者是提前修補關係(據聞連蘋果日報記者都請進去了,蘋果是頭一回享此恩寵吧),只剩制止黑警一項,大概只能逐步來。如此,駱惠寧來港的任務,已經明白大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你的正軌不是我的正軌」,一言中的,重回正軌若不回香港人的正軌,長久是街頭見。拒見李慧琼怠慢林鄭,只是一種姿態,香港人不妨先存疑,聽其言觀其行。半年多來與記者為敵,收穫的是記者全面反感抵制,如今突然溫言款語,當然是以後要多多借重記者。

看起來,駱惠寧不是那種滿身戰鬥格左到出汁的高幹,相對來說是實幹派,著重處理實際問題,否則他也不會一改中共居高臨下的作風。王志民恰恰相反,溜鬚拍馬是能手,油頭粉面(鄭明仁語,極之傳神),說話都像詩朗誦,性格浮誇虛驕。這種人精於個人算計,拉大旗作虎皮,辦事能力卻是有限公司,難怪屢屢誤判形勢,把香港搞得風雲變色。如今被貶到清水衙門,仕途止步,作惡多端,該有此報。

駱惠寧新來埗到,已經不給建制派好臉色看,日後如何整頓一班左派「精英」,要放長雙眼睇了。建制派多年仗勢欺人,好事多為,如今新主子板起面孔,高深莫測,像李慧琼們那樣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怕不在少數。

不過,駱惠寧見記者提到「靠憲法和基本法」讓香港重回「正軌」,也是不祥之兆,動用到憲法會發生什麼事,值得香港人警愓。

運動不能因中共陣前易將而觀望,該做什麼還是要照做。近日各區區議會都有動作,一改舊習,初見新風,立足基層,配合大局,挖藍絲墻角,夯民主土壤,還有很多事情做。立法會選舉剩半年多時間,一晃就在眼前,要預作籌謀,很多界別也都動起來了,要多集氣多動腦,做足功夫,避免臨門失機。

一邊做自己的事,一邊靜觀其變,死守訴求,變通對策,堅持團結,抵制分化,如此駱惠寧是來抽薪也好,是來潑油也好,我們都能一直堅持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